*

其他文章

的哥

需要过海、目的地太近、地区偏远,甚至是客人态度疑似嚣张,都可以是的士大哥拒载的原因。香港的士的服务质素一直为人诟病,偏偏多年来“的哥”依然故我,都是靠着“独市”的优势。

 

犹记得早年“共享经济”概念兴起,Uber以此旗号进军全球不同城市,挑战一直受规管的传统的士行业。政府没有对这种新形经营模式提出规管的工具或者方法,只尝试利用“白牌车”条例作管理,结果惹来劣评,Uber高层曾不客气地称“香港可能并非一个智慧城市”,而希望在的士以外有更多选择的香港市民,则继续以行动支持Uber,车照叫,懒理是否合理和和合法。

 

的士行业因市民无心消费,生意大受打击

的士行业因市民无心消费,生意大受打击

 

无论是对Uber的正式规管,或者检讨目前的士的服务质素,政府都拖拖拉拉,说了两三年,政府今年在《施政报告》中亮出“引入的士司机违例记分制度”一招,以回应市民的诉求。过去几个月政治风波令市民消费意欲减淡,的士行业自然叫苦,坊间预计这种情况将再持续一段时间。政府选择在这个艰难时候“动手”,效果可能会更有效,或者是更艰巨?相信只有具超凡政治智慧的高人才能计算。

 

标德

** 博客文章文责自负,不代表本公司立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