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秦汉隋唐游侠极盛 宋代后“行走江湖”反而更方便

金庸的武侠世界,在宋代后才能有演绎,也符合史实。

一代武侠小说泰斗金庸,建构及发扬新式武侠小说世界。在金庸的武侠世界观,大抵从北宋开始。不过,从史实的角度看,闯荡江湖的“侠”,是从宋代开始式微。

影视中的“荆轲刺秦王”,荆轲为战国末期卫国人,著名刺客 (网上图片)

早在春秋战国时期,从最低层贵族“士”,分离出“游士”与“游侠”阶层,一般以武犯禁,一诺千金,士为知己者死。及至秦汉,游侠之风仍然盛行。

司马迁著《史记》,专门辟出“刺客列传”与“游侠列传”。到了汉代,据《汉书·尹赏列传》载长安多游侠,“闾里少年群辈杀吏,受赇报仇……城中薄幕尘起,剽劫行者,死伤横道,桴鼓不绝”。到了隋唐,游侠仍然是诗人歌咏对象,李白《侠客行》咏,被金庸演绎成“侠客岛”上的绝世武功秘笈。

司马迁著《史记》,专门辟出“刺客列传”与“游侠列传” (网上图片)

入宋之后,尚武之风稍息,游侠自此归于沉寂。但与此同时,一个生机勃勃的江湖社会,却拉开序幕。事实上,秦汉隋唐有游侠遗风,但限制流动性、禁止人口自由流动的社会制度却严重抑制江湖社会。缺乏流动性,人口没有自由流动,如何“行走”江湖?

网上图片

在汉唐时期,政府是许私自出远门,必先向户籍所在的官方申请“过所”(明朝继承这制度,名为“路引”),申请程序相当麻烦。以唐朝为例,申请人要请好担保人,向户籍所在地的里正交代清楚出门缘由、往返时限、离家之日,本户赋役由谁代承等等。由里正再向县政府呈报,核实、签字再向州政府请给,州政府再逐项审核无误,才发给“过所”。政府会在各个关卡勘验“过所”,没有携带者抓起来治罪。这制度下,根本不可能产生战国时代那种远游的游侠,只能成为与地方势力结合的群众而已。

网上图片

“过所”之制,晚唐时荒废,到了宋代,已经不知“过所”为何物。但宋朝也有类似于“通行证”,一般叫做“公凭”或“引据”,但只是在出入军事要塞时,才需要验看“公凭”,一般情况穿州过县则不需要。换句话说,宋代社会比汉唐时有更大人口流动的自由,人民才摆脱户籍与土地束缚,闯荡江湖。

网上图片

宋代社会流动性非常活跃,宋元著名历史学家马端临《文献通考·刑考》有载:“古者乡田同井,人皆安土重迁,流之远方,无所资给,徒隶困辱,以至终身。近世之民,轻去乡土,转徙四方,固不为患。”据记载,于唐代的坊市与夜禁制度亦于晚唐逐渐瓦解,人们自由地沿河设市,临街开铺,到处都是繁华杂乱的商业街,也没有晚七朝四夜禁制度存在,出现繁华的夜市。

人们自由地沿河设市,临街开铺,商业街繁华杂乱,可在《清明上河图》了解到 (网上图片)

孟元老《东京梦华录》;吴自牧《梦粱录》均有载:“夜市直至三更尽,才五更又复开张。如耍闹去处,通晓不绝”;“通宵买卖,交晓不绝。缘金吾不禁,公私营干,夜食于此故也”。“金吾”,即掌管宵禁的官员;“金吾不禁”,就是宵禁取消之意。

网上图片

海外汉学家称宋代发生一场“城市革命”,一种更富有商业气息与市民气味的城市生活方式从此兴起。不用申请“过所”、没有关禁、没有坊市与夜禁制度,为江湖夜行人创造生存时空,不论是“月黑风高杀人夜”,还是“夜深灯火上樊楼”,江湖中事情往往都适合在夜晚发生。这种新的生活方式及社会环境,才适合江湖人生存。

网上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