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涉强奸恐吓“兼职女友” 仓务员否认:我有俾钱㗎

受害少女只是中三学生~

38岁仓务员于去年4月在Instagram 见到兼职女友(Part-time Girlfriend ,下称PTGF)广告,进而认识一名中三女学生,两人到时钟酒店内进行“交易”。但仓务员被指未经女生同意下性交,3日后又以偷录的音频、影片截图威胁她,“如果我公开咗会点”,少女最终报警求助,被告于警员埋伏下被捕。他在警诫声称“我有畀钱佢㗎,我无强奸佢”。仓务员否认强奸及刑事恐吓两罪,今在高等法院受审。

仓务员否认涉强奸恐吓兼职女友。资料图片

现年17岁的事主透过视像系统作供,庭上播放其于报案翌日的家居录影会面。事主指,自己自4月3日开始任PTGF,形容自己“可以话做到风生水起”。她于4月14、15日联络上被告,两人相约于4月17日见面,其后到酒店“交易”。事主补充,两人有约定可做的事,包括替对方手淫、“抽水”、“揽揽锡锡”等。

但被告却无遵守规定,不但摸心口,更用手指及性玩具侵犯其私处,被告其后“用佢下面整我下面,话唔入,只系磨擦”,事主则反指被告“入咗4份1”约2、3次。事主表示自己曾大叫“唔好啊,我话唔得㗎”、“讲过唔入得㗎”并推开被告,甚至痛哭,事主又透露自己患有情绪病,指自己“情绪崩溃到一个极点”。

其后事主穿回衣服,被告给予500元予事主,事主反问“点解畀咁少”,并指被告当初每月支付1.5万元包养她,事主又极力争取最终成功多获200元。

3日后,被告将当日偷录事主穿衣的影片截图、音频等传送给事主,反问“如果我公开咗会点?”,又发送一个“4万几个麻甩佬talk sex”的群组予事主,但之后又表示没有将截图、音频外流,但著事主“谂办法塞住我把口”,事主认为对方期望自己“乖乖地就范”,又认为自己有把柄在对方手上,其后联络社工及母亲,并报警求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