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复工”计画输口碑 建造业不寄厚望

有曾参与计画的受伤工人轮候医疗复康服务长达9个月。

建造业工人时有工伤,新一份《施政报告》推出为期3年的“工伤雇员复康先导计画”,以个案管理模式,为建造业工伤雇员提供私营治疗及复康服务。事实上,职安局两年前已推出类似的“复工”计画,惟至今只接获6宗个案,有业界反映,曾参与计画的受伤工人轮候医疗复康服务长达9个月,加上由保险公司主导,医疗人员及个案经理会以赔偿角度处理工伤个案,业界担心新计画乃旧酒新瓶,难以提高工人对计画的信心,未能向他们提供适切的复康及复工后续支援。

政府文件指,去年因工伤请6周以上病假的建造业工人有2300多人,为所有行业之冠。资料图片

现时建筑工人不时因工受伤,业界引述政府文件指,去年因工伤请6周以上病假的建造业工人有2300多人,为所有行业之冠。但受伤工人轮候公院专科及复康服务,往往需时经年,拖慢复康及复工进度。为加快工伤后的复康进程,新一份《施政报告》推出为期3年的“工伤雇员复康先导计画”,为建造业工伤雇员免费提供私营治疗及复康服务,相关工伤个案将由个案经理跟进,消息人士指出,费用由雇主及政府共同支付,预计最快于22年推出。

新一份《施政报告》提出多项保障工人职安健的措施,包括复康先导及进修计画等。

翻查资料,政府提出上述先导计画前,职业安全健康局于17年已推出涵盖建造业及指定行业的“受伤雇员重投工作先导计画”,劳工处更早于03年推行“自愿复康计画”,由保险公司邀请工伤雇员,接受计画所提供的私营服务。惟有业界指,这些计画由保险公司主导,工友反应平平,质疑新推出的计画是“换汤不换药”,难以保证有效协助工友复康复工。

工业伤亡权益会署理总干事萧倩文称,现时职安局或劳工处的计画,因由保险公司作主导,会令工友质疑相关医护人员或复康经理的持平性,“例如有受伤工友明明需要更长时间休养,但医护人员签一两次短期病假后,便称可以复工,令工友质疑相关人士建议并非从复康角度出发,纯粹想为保险公司省钱。”

陈八根指出,现时参与计画的工友,由保险公司转介至复康顾问,再到接受医疗复康服务,平均需耗时6至9个月。资料图片

建造业总工会权益及投诉主任吴伟梁认同,大部分建造业工人均不信任复康经理的建议,“工友觉得这些中介人会偏帮保险公司,说服他们接受某些方案,使其赔偿额变少。”职安局发言人则表示,保险公司会转介合适个案予局方跟进,局方会透过“认可职业复康顾问”,尽快安排复康服务,让受伤工友把握黄金康复期,协助其早日重投工作。

根据立法会文件显示,建造业雇员的工伤大多涉及肌肉骨骼受伤。工联职安健协会副主席叶伟明表示,工伤后3个月为“黄金康复期”,在此时段进行集中及针对性治疗,有助提升受伤工人的复原能力,“比起长时间排公家(公立医院)队,工友一定希望排私家(私家医院)队,快些复原。”

叶伟明表示,工伤后3个月为“黄金康复期”,工人普遍不希望轮候时间较长的公立医院接受治疗。资料图片

但建筑地盘职工总会理事长陈八根指出,现时参与计画的工友,由保险公司转介至复康顾问,再到接受医疗复康服务,平均需耗时6至9个月,变相拖慢复工进度,“相比之下,看注册中医跌打更快。”他称,因现时职安局计画主要以职业复康中心为指定服务提供者,同期并不多私营医疗机构参与,故排期甚久。

在现行计画下,受伤工人在复工一环,主要由雇主与复康顾问商讨。萧倩文直言,本港现时缺乏明确的复工政策,使工友处于被动位置,雇主协助雇员复工亦流于鼓励性质,在协调雇员重返原先工作岗位,或者提供再培训等方面着墨甚少,“雇主往往会担心工友再次受伤的索偿问题,有时候宁愿放弃原有员工。”扎铁业团结工会总干事黄惠民则指,不少受伤工友向他反映,担心在复工前参加再培训课程后,日后会被雇主安排文职工作,变相失去原有职位。

经常接获工伤个案的吴伟梁坦言,两年前推出的先导计画反应冷淡,业内几乎无宣传,参加计画的受伤工友寥寥可数。职安局证实,该计画推出初期有两家保险公司参与,今年再获另一家保险公司参与,该局至今共处理6宗由保险公司转介的个案。

此外,政府文件曾初步建议,受伤工人将来参加“工伤雇员复康先导计画”后,须停止由医管局提供的治疗及复康服务。萧倩文担心,工友一旦不适应而退出计画,需重新轮候公营医疗服务,变相“两头唔到岸”。至于工友的伤残津贴,亦需通过公立医护及医务社工申请,故她担心私营医疗机构若无相关申请权限,将令工友失去相关权益。

业内消息指,政府将于下周举办简介会阐述新计画的详情。叶伟明及萧倩文均期望,政府可厘清个案经理的职责,以及成立专责管理部门,由有公信力、独立的第三方监管个案经理及复康公司的操作,甚至引入注册及发牌制度,提高工伤雇员对个案经理的信心。吴伟梁亦建议,除了西医复康治疗以外,个案经理应考虑为工友提供中医针灸治疗。

叶伟明续称,现行的《雇员补偿条例》于上世纪五十年代订立,其框架多年来大致不变,只更新部分赔偿金额数字,故建议政府尽快修例,增加工伤复康部分,与时并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