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医者父母心

公共医疗系统超负荷,影响有目共睹:流感期间伊利沙伯医院床位爆满,连走廊也需摆放病床,而屯门医院病床更加是长期爆满;急症室等到“天荒地老”…… 即使政府制造诱因,如推行医疗券及自愿医保,希望促成公私医疗分流,但算盘似乎未能打响。

 

观其原因,一方面是市民使用公共医疗服务,习惯一直没有太大改变,收费低而且公立医院一向以“医人为先”见称,无钱也会医好你,顶多因医院太迫而要求病情不太严重者回家休养。二是医生医术水平高,是世界公认。市民手上即使有医疗券,不等如他们不会来,用毕医疗券自然又回到公营医疗系统。即使他们买了保险,有什么突发事也是到公立医院求助。

 

长者人口增加,市民希望政府尽快规划及落实改革公营医疗系统。

人口增加,政府应尽快规划及落实改革公营医疗系统

究竟市民愿意付出多少钱来治病呢?供楼重要,还是医病重要?在政府一直补贴医疗的情况下,这个问题似乎很难找到答案。更重要是我们的人口不断增加,长者人口升幅更大,即使长者较为健康,但始终有日也需要照顾和医治,只是这段日子有多长而已。

 

长命百二岁不是讲玩的,政府不要奢望长者有病不去医(或者不在香港求医),负责任的做法是尽快规划及落实改革公营医疗系统,包括增加医院床位和医护人手,否则又是一个管治的计时炸弹。

 

标德

** 博客文章文责自负,不代表本公司立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