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菲裔男生涉笔鎅同窗 脸留2道疤痕事主:感到冰冷物件划过脸

被告拒认罪~

资料图片

跑马地玫瑰岗学校中三学生生本年四月放学后跟友人打招呼,惟遭另一名菲藉的中二随行同学以粗口问候其母亲,两人之后更发生打斗。2日后中三生要求对方道歉不果,反遭对方涉嫌以原子笔鎅伤左面颊。菲藉生否认一项伤人罪,今在东区裁判法院受审。被告解释当时并非故意用粗口辱骂事主,只是在练习广东话。

事主蔡泽森。

左脸现时仍留有2度疤痕的事主蔡泽森忆述,他本年4月9日放学后前往巴士站时,偶遇一名相熟同学并跟对方打招呼,随行的17岁被告 DELFINO Aramiz Julyan Zita突然以粗口问候事主母亲,事主不甘示弱,并以粗口辱骂被告全家后才离开。岂料寃家路窄,2人在巴士站再度相遇,事主质问被告“点解你要闹我?”,但被告不谙中文,在随行朋友翻译下解释“其实唔系同你讲。”惟事主不接受解释。

事主感到愕然,因为被告反指事主以粗口辱骂自己在先,事主开始感愤怒,喊:“系你闹我先”。被告随即脱下他的背包推撞事主,两人遂开始打架,虽中途有人企图阻止但不果,事主被打至眼镜飞脱,直至巴士到站,事主才罢休并离去。

2日后事主在学校小卖部重遇被告,由于事主不善以英文沟通,故邀请友人Ameermoaaz替他翻译并传话。3人和其余同学移师到更衣室进行谈判,事主托友人要求被告主动道歉,但被告居然露出一副嚣张的表情,友人说:“咪理佢喇,佢傻X”。两人其后离开更衣室时,无意间再发生碰撞,被告用右手先后在事主左面颊前大力挥动两下。被告感到在东西划过脸部,形容过程发生在电光石火之间,当下并不感到疼痛,也看不到武器,只在面部感到遭一些冰冷的物件划过,在同学的告知下才知道左脸淌血。

辩方解释,被告当时并非故意对事主说粗口,他只是在练习刚学会的广东话句子,惟被告不接受解释,怀疑被告歧视他。辩方质疑,事主一早部署好联同其友人,在更衣室内欺凌被告,事主否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