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谁为“鸡蛋”定分界

在反抗运动中,反对派往往称自己为鸡蛋,把他们想推翻的政权称为高墙。但当鸡蛋放弃和平手段,使用暴力甚至高危的手段时,便和鸡蛋的形象不太匹配,他们已变成挡在想上班市民和上学学生面前的高墙。

这几天的暴力示威,部份已经接近可以造成重大伤亡的水平。第一、攻击铁路。暴徒不但向列车车厢内掟汽油弹、纵火,更把大量杂物包括自行车、长梯,直接丢在铁路路轨上。在红磡理大附近,有暴徒向行驶中的东铁列车掷燃烧弹,幸而汽油弹落地后并无着火。万一引起大火,全车的人都有可能活活被烧死!当然,那些丢在路轨上的大型物件,随时会令到列车出轨,酿成重大伤亡。

第二、投掷重物到高速公路上。最近的两天,在中大及理大附近的天桥上,有人把椅子等重物丢到吐露港公路和红隧入口公路上,也有人在港大把杂物丢到薄扶林道上,表面上这些行动只是堵塞交通,但试想一下,汽车正以时速100公里在公路上,突然从天飞来重物,司机闪避不及的话,便会造成致命车祸。昨日已经有私家车因为天桥上掉下杂物撞车。暴徒从天桥掷重物到路面堵塞交通的行为,非常危险。警察进入中大院园,正是要捉拿暴徒阻止上述破坏行为,结果在中大内酿成冲突。

第三、“私了”极其暴戾。在街头群殴持不用政见的人,司空见惯。有日本游客举起相机拍照,暴徒以为他是内地人,便把他打得头破血流。这种排华行径,连基本的事实都搞不清便胡乱“私了”,更遑论暴徒会针对警察、内地人和内地学生了。

第四、袭击警察和焚烧警车警局。昨日,沙田便有暴徒包围一辆冲锋车,落单的警车司机慌忙逃走,幸好有路过的电自行车司机愿意把他接走,暴徒亦把警车焚毁。再这样发展下去,随时发生杀警事件。社会秩序,严重失控。

“鸡蛋们”这些行径,随时造成重大人命伤亡。

有人问我事件会如何了结。从逻辑上说至少有四种可能结局。第一、政府全面让步收场。先不论在这样的环境之下,政府已经很难让步,反观激进示威者近日已经不再大喊“五大诉求,缺一不可”,他们在喊“香港人报仇”。问他们具体要做些什么,却说不出个所以然,或许“杀警”暂时还未叫得出口,但“解散警队”,已经叫得震天价响。至于解散警队之后又如何,当然没有人有答案。所以,政府就算想让步,也不知道可让什么,这个结局的机会等如零。

第二个结局是拖到完场。这本是特区政府的美妙梦想,想拖着拖着,拖到事件自行解决。不过,如今这场运动既有极其愤怒、充满复仇感的激进学生参与,幕后黑手亦虎视眈眈,单看台湾的总统蔡英文,如何高兴地就香港的事态发言,便知一二,台湾教育部刚刚撤走过百个台湾在港大学生,未来情况更不乐观。特区政府坐在那里等运到,想用拖字诀去解决事件的机会,比较渺茫。拖得愈长,警察和示威者的冲突愈积愈多,仇恨更深。

第三个结局是全面爆煲。上面提过的袭击行为可以造成的大面积的伤亡,就算发生这个情况,也不等于灾难会自行停止。因为每次出现这类事件,“鸡蛋们”都会声称肇事者是警察或者是大陆公安假扮的,把责任推得一干二净。好像周一在马鞍山有人被泼天拿水之后放火焚烧,网上即时有人说这是一场表演。但发生重大伤亡事件,出现不能控制的动乱,最后中央只能派出大量武警来港平息乱局。武警进场的确可以平乱,试想一下,如果有十万武警来港,他们不用开枪,只需拿着警棍,遇到暴力示威者便追打围捕,不出三日,暴乱就会停止。当然,武警入城,不是大家想见到的结局,或许这个反而是幕后黑手最希望见到的后果,借此证明一国两制失败,中共干预。

第四个结局是特区政府“的起心肝”、提起精神来抗暴。运动搞了五个多月,特区政府还是迟疑不决,并无全面动员起来对抗暴行,但我们仍希望特区政府能够改弦更张,统筹平乱。

最后会出现那个结局,目前仍是未知之数。但暴力的“鸡蛋”蓄意揽炒,令升斗市民肯定被逼陪葬。到底谁是“鸡蛋”、谁是“高墙”呢?

卢永雄

卢永雄

** 博客文章文责自负,不代表本公司立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