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香港的教师都是政治专才吗?

 

“各位同学,不要做政治冷感的港猪!大家都已经是大学生,要有社会责任!”某位任教大学语文科的讲师呼吁我们罢课并参与反修例的示威游行。

我对他说:“我对这个逃犯条例修订的内容完全不了解,所以觉得自己不适合在此事上表态, 还是先仔细阅读一下这条例修订的内容比较好吧!”

他竟然对我说:“这条例的内容不重要,因为这次修例事件是中共和香港政府的阴谋!你是个思想单纯的无知小女孩,所以对政治没有认识,我不怪你。我会利用自己的政治知识去教导你⋯⋯”

我问他:“为什么你会觉得这次修例是一场阴谋?”

他回答:“如果这条例通过了的话,我们在香港境内触犯了内地的法律,就会被强行押上内地审讯和判监,可能只是批评内地政府一句就会被判处死缓,难道你不害怕吗?”

听到“在香港境内触犯内地的法律”这一句后,我忍不住问他:“X老师,请问“逃犯”一词是什么意思?你是中文科的权威人士,请你跟我们这些学生解释一下吧!”

他回答我:“我十分理解你是个一个天真单纯的小女孩,毫无政治智慧,所以才对此没有危机感。我会把自己的政治智慧传授给你⋯⋯”

我承认自己没有政治智慧,但他没有解答到我的问题。我问的是语文科的问题,而他却用了政治的知识去解答我的问题,完全是答非所问。想不到一个中文科的权威人士都会有跑题的一天!
回想起今年六月初因反修例示威而与大学讲师的争论,感慨香港教育界真的是政治人才济济啊!教育界的政治专才原来一直都被大众所低估,即使政治科从来不是香港中学教育或大学教育的必修科,但香港教育界人士竟然可以单靠自学而成为政治专才,这绝对是香港教育界之光啊!

我回想起中小学时代的老师大多数都是政治专才,他们都十分热衷于谈政治,上课时一谈及到政治就会滔滔不绝,甚至可以去到废寝忘餐的境界(完全听不到放午饭的下课钟声)。

回想起中学时代,某位中文老师在六月最后一天的课堂上对我们说:“你们明天一定要上街参与游行,这才是关心社会的好学生!”

为什么关心社会就一定要上街游行呢?明天上街游行的目的是什么?这位老师从来不回答上述的两条问题,而且总会回应我一句:“总之,身为老师的我,会尽力利用自己的政治知识去教导你们成为一个有社会责任的好学生,你们听我的就没有错了!”
这位老师的言下之意是要我们对他抱住“不要问,只要信”的心态吗?

不过,这位老师平日主张香港学生应该要有独立思考能力,不要盲目听从某一方的话,凡事都要有批判式思考。现在他却要我们不要思考和质疑他的政治观,更要绝对相信他,这究竟是什么原因呢?

原因非常简单,试问身为普通人的我们会质疑牛顿的万有引力学说吗?这位老师的政治学说跟牛顿的万有引力学说拥有不相伯仲的权威性,所以学生不能质疑并要完全相信他的政治学说,这绝对是合情合理。

香港教师都是拥有超能力的政治精英,在政治教育资源如此贫乏的环境下,他们竟然可以单靠自学就成为政治界的牛顿,绝对是香港之光!

李柔然  香港大学学生
香港建设专业联会青年部理事

香港建设专业联会

** 博客文章文责自负,不代表本公司立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