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政府需要有"灵魂"

 

在今年度政府的卖地表中,在本月底回标的,算是最重磅的其中一个,这就是西九龙高铁站上该发展项目。

根据土地招标文件,地盘面积约643,106平方呎,总楼面面积约3,164,616平方呎。由于位处高铁站及高铁路轨管道之上,故有颇多与现有铁路结构衔接面的事项要处理,亦需要处理有关通风廊等环保事项。

今次的招标地盘,处于香港特区之重要战略位置:

向南可经西区海底隧道直达香港岛;向北可经西九龙公路至荃湾及再经屯门公路至新界西北地区;向东可经西九龙公路再经大老山隧道至新界东北地区,亦可经将来之中九龙干线直达启德及东九龙地区;向西亦邻近昂船洲军营,或经西九龙公路及北大屿山公路直达机场;其高铁管道亦有出入口毗邻石岗军营。

当香港地区出现重大事故,万一需要内地经高铁系统急速到香港市中心支援时,西九龙高铁站便是最佳的落脚点。

其有关运输基建之交通便利,绝对是整个香港地区的重要战略位置,并非一般的铁路上盖物业发展可相提并论。

但纵观整份土地招标文件,其内容及规范思路,与政府过去多年来的土地招标文件没有什么分别,在设计规范方面,全无政治考虑,这足以证明特区政府仍然只是十分”中立”的一个机关。

但作为一个有为的政府,真的应该如此”中立”吗?

目前的特区政府,仿佛只把自己定位为”程序上的协调员”:各范畴由各专业部门把关,各自表述,哪怕部门之间的意见是南辕北辙,就只将各部门的要求钉装成书,交出市场,让市场持份者自行找各专业部门化解其矛盾。这样,行吗?

此外,专业政府部门的效率亦是另一个问题。笔者每天的工作都会与建、测、规、园业界朋友沟通,经常听到对不同政府部门的投诉,例如:

某认可人士入则予屋宇署,而屋宇署在某交通上的安排,需要向运输署索取意见,而根据法例屋宇署需要在30天内审批申请人所入的图则,但运输署的意见却迟迟未交回屋宇署,于是屋宇署就以未有运输署的意见为由,要求入则的认可人士自己撤回该则并重新申请(Withdraw & Resubmit),以让屋宇署有多三十天的时间作审批。问题是,一般的建筑项目由拍卖土地至取得地政署的满意纸(Certificate of Compliance)一般只有四年半左右的时间(即约54个月),单单一个运输署的意见,已消耗了项目两个月时间。更有例子,运输署于收到该屋宇署的图则约接近两个月前,提出一些模棱两可的意见,因屋宇署需要在第60天前回复认可人士有关之申请,最后屋宇署就会以收不到运输署清晰的“不反对通知”而拒批(disapprove)这份入则申请。对于该认可人士,两个月时间消耗了,但在政府审批过程中,却几乎是零进展。

以上只是冰山一角,与建筑发展有关的政府部门还有地政署、规划署、消防署、路政署、渠务署、水务署、土木工程拓展处、康文署、食环署等等。

可想而知,先不论香港房屋土地供应短缺问题,即使有土地,各政府部门的不协调已大大推迟有关的房屋供应效率。

单单以上述例子,尽管问责局层面费煞思量以增加房屋供应,但到部门层面,却是令一套处理手法,阻碍房屋供应效率,影响社会民生。

政府部门,各自为政,只着眼于各自的内部既定程序,而忽略了各部门的最根本存在价值。

近月来,听到不少专业政府部门将目前的社会混乱情况说成只是政治问题,而专业部门只处理技术性的民生问题, 政治并非其专业范畴之内,故选择不牵涉其中。但这些专业政府部门可曾想过:
政治问题,也是因民生问题处理不好已酝酿出来的。

归根究底,部份问题的成因就是出于特区政府的所谓”中立,而缺乏领导、指令各级政府专业部门有效前进的能力。

如以人体作比喻,专业部门就是不同的器官,负责中央协调的就是脑袋。

身体每个器官只各自讲求自己的内部程序、权力范畴、专业自主权等等,却不与其他器官协调;脑袋也不敢向身体各器官发出清晰明确指令,因担心各器官会指责脑袋专制滥权,践踏其专业;脑袋想向右走,但不敢提出,因担心左脚会反对。向左走,又担心右耳会反对。如此下去,莫说向手脚下指令,脑袋连自己想下一个动作做什么也未知。

为何香港的脑袋会变成这样呢?可能是因为在九七年回归前,这个脑袋也只是被港英政府训练为其中一个器官而已,只会执行程序上的统筹工作,却没有”灵魂”。

作为一个有为的人,更重要的,是需要有”灵魂”,有前进方向,有自己的价值观,活出人生。

笔者相信,了解及实现香港人所向往的生活,就是香港特区政府决策局及各级政府部门的工作目标及存在价值!

田 朗   规划师
香港建设专业联会理事

香港建设专业联会

** 博客文章文责自负,不代表本公司立场 **

拣楼话挞订

本月9日星期一是最新一期居屋的“拣楼日”,一众中签者相继到房委会客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