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4年违规坐头等舱222次 云南城投原董事长被“双开”

(原标题:4年违规坐头等舱222次,旗下上市公司前三季巨亏10亿 千亿资产国企云南城投集团原董事长被“双开”)

每经记者 张钟尹

“云南城投集团原党委书记、董事长许雷2015年至2019年违规乘坐飞机头等舱222次,超标金额286294元。”11月11日,一则由云南省纪委监委网站公布的云南城投集团“自我揭短、自曝家丑”通报引起了社会关注。

今年5月,许雷向云南省纪委监委主动投案。11月12日,许雷被通报开除党籍和公职。

而11月12日云南省纪委监委网站公布的另一则通报显示,云南城投集团本部及下属企业存在违规购买酒、茶等问题,金额共计93.75万元。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根据2019年半年报披露的数据,云南城投集团持有上市公司云南城投置业股份有限公司(云南城投)64015万股,占公司股权的39.87%,为第一大股东。三季报显示,今年1~9月,云南城投营业收入为48.52亿元,同比下降30.61%;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亏损10.63亿元,同比下降567.15%。

班子成员4年乘机超标30万

自2009年7月起,许雷开始担任云南省城市建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期间交替担任集团党委书记和副书记职务。十年来,许雷一直牢牢占据云南城投集团“掌舵人”之位。

今年8月,云南省委第七巡视组进驻云南省城市建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进驻时间为60天。

11月11日~12日,云南省纪委监委连续两天通报云南城投集团违规违纪问题。

通报指出,2015年至2019年,云南城投集团领导班子成员10人违规乘坐飞机头等舱276次,超标准金额共计307194元。其中,仅许雷一人2015年至2019年就违规乘坐飞机头等舱222次,超标金额286294元。

通报详细列出了2015年至2019年间,云南城投集团领导班子成员违规乘坐飞机头等舱的次数、经办、报账、审批报销等人员。

比如,通报显示,许雷2018年乘坐飞机头等舱82次,超标金额110147元,由办公室原员工梁诗敏经办,许雷签字报账,经办公室主任肖伦、会计人员钟静和财务管理中心原总经理莫晓丹审核,董事会秘书李波、总裁杨涛审批报销。

集团本部违规购茶买酒93万

此外,云南城投集团还存在违规购买酒、茶等问题。根据通报,集团“自曝家丑”时详细列出“牌子是什么、数量是多少、均价是多少、共计多少钱”,“由谁申请、经谁同意、是谁批准”等细节也一一公布。

通报显示,集团本部2015年至2017年违规购买酒、茶等共计93.75万元,其中购买酒81.44万元,购买茶叶、三七粉等12.31万元。

其中在2015年共涉及20批次,金额30.97万元。先后购买习酒窖藏1988等白酒293瓶,金额14.27万元,均价487元/瓶;购买奔富407等红酒186瓶,金额5.18万元,均价278元/瓶;购买帝泊普洱茶珍等茶叶7.12万元,购买三七粉等4.4万元。

2016年,共计55批次,金额50.36万元。先后购买38度国窖1573等白酒624瓶,金额30.93万元,均价496元/瓶;购买奔富407等红酒550瓶,金额19.43万元,均价353元/瓶。2017年,共计5批次,金额11.63万元。

此外,2018年,集团下属云南水务投资股份有限公司12家下属企业违规购买酒、茶共计26.19万元。

一上市子公司前三季亏10亿

云南省城市建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是由云南省国资委监管的省属大型企业。集团组建14年,目前拥有两家主板上市公司(云南城投置业股份有限公司和云南水务产业股份有限公司),一家新三板公司(一乘股份有限公司)。

截至2018年12月31日,集团总资产2924.73亿元,累计实现收入逾1400亿元,实现利润逾150亿元。旗下主要上市公司云南城投经营范围包括房地产开发与经营;商品房销售;房屋租赁;基础设施建设投资;土地开发;项目投资与管理。

不过,上市公司云南城投当前运营情况并不理想。公司发布的《云南城投置业股份有限公司2019年第三季度报告》显示,报告期内,公司营业收入为48.52亿元,与上年初至上年报告期末(1~9月)的69.93亿元相比,下降了30.61%。

而公司盈利情况则显得更为严峻。报告期内,云南城投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亏损10.63亿元,与上年同期的2.28亿元相比,下降了567.15%。

一位财政专家向记者分析,不同于一些融资平台公司,云南城投较早以房地产为主营业务,市场化程度较强,盈利水平是不错的,此外公司拥有的净资产也能够变现。现在出现较大亏损可能受到两方面冲击:一是经营范围内的房价没有如预想般上涨;另外可能也与领导干部违规行为及其经营不善等因素相关。

有房地产行业专家向记者表示,前几年云南城投的战略扩张非常厉害,是全国城投类企业中投资节奏比较“猛”的企业。但类似比较激进的投资往往也容易受到市场环境的影响。从实际情况来看,也说明公司经营不够稳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