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大事件来龙去脉

修例风波进一步升级至大学校园,当中犹以中文大学情况最严重,校内多处火光红红,催泪弹、燃烧弹四散,吐露港公路被堵,至今无法完全重开,到底中大发生何事爆发警察与示威者冲突?

不少中大生或市民对事件在电台反映不满和质疑,我们尝试综合不同的渠道,解答不同的质疑。

1.     “学生在学校搞自己的集会,为何警方要在人家的学校,说人家是非法集结。”“纪律暴队走入大学,想攻占大学,驾驶水泡车,我们当然前来保护同学。”

其实,警方11日欲驻守二号桥,源于首先有示威者向吐露港公路及东铁线路轨投掷杂物。

根据审理限制警方进入中大禁制令的法官陈嘉信指出,11月11日“三罢”行动不顾公众安危瘫痪香港,证据显示当天的确有很多示威者在中大二号桥及附近投掷砖头、汽油弹及其他物品,堵塞吐露港公路及东铁线路轨,危害道路使用者的生命及安全。

陈官指,警方有合理理由相信或会构成破坏社会安宁的情况出现,便有权根据《公安条例》第17条驱散在任何地方举办及任何种类的公众集会。

2.     要坚守二号桥,有学生明言“无妥协空间”,不接受警方仅退至桥尾,而非全面撤出校园,“条桥系我哋㗎,唔系警察㗎。”

其实,根据政府地契,警方昨日一度驻守、连接中大东边校园及中央校园的二号桥属于政府土地。

3.     “见中大有代表教师与警察有谈判,但转头警察又推进,又放tear gas,这个举动其实就是政府与我们示威者沟通的一个缩影,给香港人很大启示,不要再信这个政府。”

其实,警方与学生坚守二号桥两端,持续至11月12日,当日下午2时多,警方与校方达成协议,只要没有人再投掷杂物到桥下,警方就会撤退到桥的后方,但其后学生却违反承诺,有网上片段有示威者说:“我答应他们可以退后,无答应我们不可以向前。”于是警方才再发射催泪弹。

学生戴上头盔、面罩,用垃圾车、水马等物品筑起防线,防止警方进入校园执法,有人投掷汽油弹及杂物还击,警方也攻入校园拘捕学生。校长段崇智及前校长沈祖尧前后作出调停,欲劝学生和平散去。

段崇智傍晚时分称,获警方答应,中大保安驻守桥头,警察退至桥尾。既可保证吐露港交通安全,学生也无需在校园内见到警察。不过,学生坚持,若不释放被捕中大生,不同时意有关的协议。未几再出现催泪弹和汽油弹。

4.     有市民认为,“我觉得无分是否CU(中大)学生,大家是香港人就应该互相帮忙,无理由见死不救”,“话晒里面武器,那么高火力,也要找一些对抗他们(警方)的武器”

而警方周二(11月12日)单日在全港各地方加埋,共使用1567枚催泪弹、1312发橡胶子弹、380发布袋弹及125发海绵弹,而单单中大示威者用了数百个汽油弹。

警察公共关系科总警司谢振中说:“为何我们为了维持秩序、为了不让暴徒将杂物投掷到公路,竟然反过来被香港部分市民指责。”

小鲨

** 博客文章文责自负,不代表本公司立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