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政府应有新办法止暴

 

暴乱持续五月有余,大家眼见11月24号区议会选举在即,心想暴乱应该都要停一停,来收割暴徒五个月的努力成果,让泛民主派和暴徒派赚到盆满钵满。

但是随着11月11日以来暴徒的暴力升级,让人着实摸不著头脑。这是要博一铺更大的收获吗?用人命伤亡打算逼政府取消或者延后今届区议会选举然后激起更大民怨,最后在民怨沸腾中收割大部分的议席。还是台湾民进党政府为了明年的大选不惜制造动乱的香港为其造势。

暴力不停社会运作就要停了,我相信社会停顿这点就是支持或者同情暴徒的港人都不愿意看到,因为香港的生存成本太高了,普遍的打工仔一个月没有收入,就会令无数家庭陷入困境。所以在此提出几个止暴的点来供社会考虑。

从法律上而言,紧急法下蒙面法的实施并没有起到大的阻吓作用。一个更加全面,迅速和即时的香港安全法更加迫切的需要。在香港安全法下,惩罚参与暴乱的暴徒法则更重和经过简易程序以最快时间处理。凡是在警方定性为非法集结的地区,凡是被警察拘捕,均可以立即经警方收押并等待上庭,上庭后以案情严重性处以2年以上10年以下监禁,不可缓刑。刑罚适用于任何11岁以上的香港公民,若被捕人士为非香港公民,则在刑满后逮捕出境,永世不可再入香港。

紧急法下严厉管制网上特别系社交平台的不实言论散播。警方可以落案控告任何发布,转发和评论经警方确认为不实的言论和内容。可以通过简易程序对相关人士处以5000港元的罚款和4-8星期的监禁。任何在紧急法下不配合香港警方的营运商和平台均可以被封站和禁止在香港的业务。

乱世用重典,在香港安全法下的香港如果暴徒不减,可以增加监禁的年期作为阻吓暴徒的杀手锏。另外,紧急法下的香港安全法还需规定参与暴乱而被拘捕和判刑的人士如果是学生,自动丧失学位和继续升学的权利,如果参与的人士为专业人士,在定罪后立即丧失其专业人士资格,并且在刑满后也不能再获取相关行业的专业资格,如果参与人士为政府公务员或者纪律部队人员,刑满后不能再从事任何政府,公营机构或者与政府关系密切机构的任何行业。

如果参与人士为民选代表,刑满后不得再参与香港的任何选举,若该人士属于以上任何一类,其刑罚一样适合。任何个人因为暴动罪被捕并且入罪后,在其个人信贷报告内均有永世不能再获得任何银行或者财务机构的信用借贷,包括信用卡,私人财务借贷或者楼按等均被禁止,银行开户也会被禁止。

在执法方面,警察需要以拘捕为主,利用更加先进的暴徒识别工具,对暴徒进行识别和拘捕。需要大量部署便衣警察方便混入暴徒中间和附近进行区别和拘捕。大量利用无人机执行巡逻和收证工作,再发射可以辨认暴徒的识别物,最后发射烟雾弹为警方掩护,警方到场后便可展开拘捕。警方有电子仪器可以追踪到识别物来拘捕在场的暴徒,就算是逃出案发现场的暴徒,也可以根据识别物来进行追踪抓捕。驱赶的策略并不能令社会回复安宁,但大量拘捕和判重刑却可以。

最后在支持暴徒的资金方面进行冻结。紧急法下颁布冻结一切警方有证据显示支持暴徒的资金和来源。包括一切支付给为暴徒提供法律服务的律师楼的账户。暴徒如果有经济困难可以申请法援,没有经济困难的暴徒可以自行或者通过其家人来请律师,但其个人或者家人也会被经济审查,以确认没有收受外来资金的援助。

希望以上几方面的严惩和经济封锁,可以阻断暴徒继续破坏香港社会安全和安宁。

薛良文 旅游公司董事总经理
香港建设专业联会理事

香港建设专业联会

** 博客文章文责自负,不代表本公司立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