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三名黑衣人自称代表发最后通谍 中大学生会割蓆 “从未知悉对方诉求”

3名留守中大的黑衣示威者,昨晚宣布愿意重开吐露港公路南北行各开一条行车线,并发出最后通谍,要求政府24小时内承诺,释放所有被捕示威者,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以及不会取消或延迟本月24日举行的区议会选举。

不过,无人知道这三个前线示威者是谁?真是中大学生吗?他们的代表性成疑。声称“无大台”的示威者公然霸占中大后,公然向港府提出限时的要求,以开通部分吐露港行车线为条件,若港府不应允他们的诉求,又恐吓再堵塞吐露港公路,以及作出进一步行动。

无人知道这三个黑衣人的背景,似乎不是中大学生。资料图片

无人知道这三个黑衣人的背景,似乎不是中大学生。资料图片

但中大学生会终于表态,话知悉3名示威者开放行车线等的行动计划,过程中有提出质疑,但遵守“无大台”的原则,尊重前线决定,并从未知悉及同意有关区议会选举的行动诉求。

中大学生会又说,干事会昨晚召开紧急大会商讨去留,但未有结论,二号桥示威者代表首次接触学生会代表时,表示已和其他中大防线示威者达成共识,而中大学生会没有成员出席记者会。

中大学生会这种表态,无疑与那些所谓“二号桥示威者代表”割蓆。据闻有外来黑衣人是在星期二晚警方和中大示威者对峙时,进入中大,之后并没有离开,部份人士是非常激进,甚至试图冲入宿舍,后来被宿生挡住。故中大学生会才发表声明表态。

另外,有来自香港中文大学 Staff group 的信息,中大历史系副教授Ian Morley指,现今在中大的蒙面示威者大部分并非中大学生,这些黑衣人来自各方,并非之前的学生,而且带着多种不同的武器,又设路障,他们究竟是谁?校内的情况,比24小时前更为紧张,大部份中大学生及职员已经离开,请大家不要回来校园。亦怀疑究竟是哪些人以学生名义发出重开吐露港公路的声明,中大校园充斥着外来的不知名人士,志在制造麻烦,相信其他大学校园也有类似情况出现,请问大学的行政人员为何完全没有讯息?他们是否连发出一个电邮都这么困难?

段崇智的公开信。

段崇智的公开信。

中大校方的处事手法备受批评,中大校长段崇智终于发信表述立场,由过去同情学生,又变成比较强硬。

段崇智在信中话,11月13日星期三,蒙面示威者继续从二号桥投掷杂物,吐露港公路因此不能安全通行,须继续全面封闭。大学强烈谴责此等不负责任的行为,并对数以十万计的市民及道路使用者造成严重不便,致以深切的歉意。

他又说,过去数天,有为数过千的蒙面人士因应网上号召来到中大,我们相信当中大部分并非中大学生,场面极度混乱。之后校园发生了更多违法事件,包括纵火、掘起大量砖块、大学的校巴及工作车辆被盗用、教学楼、宿舍及餐厅被毁坏或占据。有人更从校外运输物资入大学以大量制造汽油弹。大学实验室内部分危险品及易燃品亦被盗去,这些物品可被用作制作爆炸品或对人身造成严重伤害。对于大学被利用为进行以上违法行为的场所,对公众安全构成严重威胁,我们极度遗憾。而校园遭受的大规模破坏,估计复修需时以月计。

段崇智话,由于大学的运作已受到严重影响,我在此要求所有外来人士即时离开中大。大学是求学问的地方,而不是解决政治纷争,甚至是制造武器、使用武力的战场。假如大学不能继续履行其基本使命及任务,我们须寻求相关政府部门协助,以解除当前的危机。

Ariel

** 博客文章文责自负,不代表本公司立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