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特朗普不理国防部反对 特赦战犯美军 杀无辜鞭尸拍照乜都得

美国总统特朗普不理国防部反对,赦免两名被控在阿富汗犯有战争罪行的美国军人,并恢复一名被降级的海军海豹突击队队员的军阶。有报导说,美国国防官员曾力劝他不要这样做。

特朗普总统15日赦免了美国陆军中尉洛伦斯(Clint Lorance)和陆军少校戈尔斯坦(Mathew Golsteyn)。洛伦斯曾下令士兵向三名平民开枪,被判二级谋杀罪成立;戈尔斯坦被控杀害了一名阿富汗制造炸弹的嫌疑人,目前正等待审判。

特朗普并恢复了特种作战军士加拉格(Edward Gallager)的军阶。加拉格在伊拉克与一名敌方作战人员的尸体合影,被控蓄意杀人,结果被判无罪,但被降了一级。

媒体报导说,国防部官员曾经劝告特朗普不要赦免这两名军人,因为可能会让军事司法系统的公正受到影响。白宫方面则对总统的行动进行了辩护。白宫新闻秘书格里沙姆(Stephanie Grisham)在一份声明中说,“过去二百年来,美国总统都利用授权向值得赦免的人提供第二次机会,这些行动符合这个历史习惯。”

但查看这三个美军犯下的战争罪行,可谓劣迹斑斑,完全不明白特朗普用什么标准赦免他们。

洛伦斯

洛伦斯

洛伦斯下令枪杀三个阿富汗男子案

克林特·艾伦·洛伦斯(Clint Allen Lorance)(出生于1984年12月13日)是美国陆军的一名中尉,他在2013年8月被判犯有两项二级谋杀罪,罪名是命令他领导的那个排的士兵,在2012年7月,在阿富汗南部向三个骑电自行车的男子开枪,令他们死亡。

在2013年8月的法庭审判中,洛伦斯的排中有9名士兵作证指证他。洛伦斯自己从未在法庭听证会上作证。他的士兵作证说,事发时他们的排在阿富汗南部,正在巡逻时穿过一片葡萄田,见到大约600英呎外一辆电自行车时,三名骑电自行车的男子正朝着他们排前进,无视停车命令。洛伦斯下令开枪射杀那三名阿富汗男子,但其实电自行车是无法到达他们那个排在葡萄田中的位置。洛伦斯被判二级谋杀罪成。

戈尔斯坦

戈尔斯坦

戈尔斯坦 (Mathew Golsteyn)少校是在阿富汗战争中服役的美国陆军军官。他在阿富汗马尔贾镇(Marjah)杀害了一名叫拉苏尔(Rasoul)的阿富汗战俘后,被指控犯有谋杀罪。

2010年,戈尔斯坦参加了代号Moshtarak行动,该行动是想将赫尔曼德省马尔贾镇从从塔利班解放出来。 当年2月,有人放炸弹炸死了两名在戈尔斯坦指挥下的海军陆战队队员。 戈尔斯坦和他的队员在附近的村庄中搜寻炸弹制造者,他们认定是当地人拉苏尔,因为一位部落首领声称拉苏尔是塔利班成员。根据戈尔斯坦旗下士兵的说法,首领戈尔斯坦不希望拉苏尔获释,并担心如果释放他,他会杀死告密的部落首领。

戈尔斯坦 在2011年接受美国中央情报局(CIA)问话时,戈尔斯坦声称另一名士兵后来将炸弹制造者拉苏尔从基地撤下,然后开枪杀死他。戈尔斯坦说,他后来帮助烧了尸体。事件揭露之后,陆军对此案进行了调查,但在2013年以无罪结案。

但到2016年11月,戈尔斯坦上了霍士F新闻节目做嘉宾。主持人拜尔问戈尔斯坦是否杀害了怀疑炸弹制造者,戈尔斯坦回答“是”。戈尔斯泰因而被陆军法庭重新开案审判并判刑。

加拉格尔

加拉格尔

加拉格尔刺伤战俘拍照留念

爱德华·R·加拉格尔(Edward R. Gallagher)(出生于1979年)是美国海军海豹突击队的特种作战队员。 从2018年9月到2019年7月,他被控预谋杀人、谋杀未遂、妨碍司法公正、为人员造成伤亡并与尸体合影,以及其他罪行。 他于2019年7月2日几乎被无罪释放,但被裁定与尸体合影罪成,与尸体合映被认为是最不严重的罪行。 在审判包括另一名医生认罪,声称加拉格尔是实际杀死受害者的人。

对加拉格尔最突出的指控也是最有力的证明是杀害战俘。当时一名被加拉格尔俘获的伊斯兰国年轻战士,正在接受医务人员的治疗。据两名海豹突击队的目击者说,加拉格尔在广播中说“他是我的”,走到军医和囚犯面前,一言不发地用猎刀反复刺杀了那个伊斯兰国战士。

加拉格尔和他的指挥官杰克·波特尔中尉随后和尸体合影留念,并与附近的其他海豹突击队队员站在一起。加拉格尔随后以短信向海豹突击队成员发送了死尸的照片,并解释说:“这背后的好故事是,用我的猎刀把他杀了。”

特朗普可以赦免上述三个犯下战争罪行的美军,美国凭什么对香港的自由民主指指点点,要立什么“香港人权民主法”呢?

deepthroat

** 博客文章文责自负,不代表本公司立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