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叶剑英:舌战群儒展风采

叶剑英:舌战群儒展风采

黄琪奥


图为一九四零年中共中央南方局常委叶剑英(右)在重庆良庄看望沈钧儒(左)时留影。(红岩联线文化发展管理中心供图)

1986年10月,一位伟大的开国元勋逝世,当时中共中央的悼词称他“在重大的历史转折关头,敢于挺身而出,毫不犹豫地做出正确的决断”。

“这位开国元勋就是叶剑英。”重庆红岩联线文化发展管理中心原主任厉华说,大家都知道他在军事上所取得的成就,但很多人不知道的是,叶剑英其实和重庆也颇有渊源。

突如其来的刁难

时光回溯到1940年春,国民党顽固派发动的第一次反共高潮被粉碎后,蒋介石精心策划,在重庆召开全国参谋长会议,制造舆论,准备发动更大规模的第二次反共高潮。

“1940年3月初,八路军(也就是十八集团军)参谋长叶剑英接到了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召开军以上参谋长会议的通知。”厉华介绍,3月4日,参谋长会议在军委会礼堂举行。但在蒋介石的操纵下,会议变成了指责八路军“罪行”的声讨会。

史料记载,会议一开始,蒋介石便大骂共产党和十八集团军。蒋介石训示道:“诸位,你们都是参谋长,去冬以来,攻势作战真是一塌糊涂,让敌人笑话!今天开会的唯一宗旨就是检讨。我历来讲,统一军令,严肃军纪,方能克敌制胜。然而,有人公然不听军令,划地称王,拥兵自重,游而不击,摩擦不断……不是袭击友军,就是包庇叛军,此种破坏抗战的行为,能不检讨,能不严惩吗?”

“蒋介石一点火,也让一些早有准备的‘参谋长’们纷纷跳出来火上浇油。”厉华介绍,天水行营参谋处处长盛文立即起身发言,说第二战区之所以没有完成冬季作战的任务,是因为山西新军叛变,十八集团军公开掩护叛军,袭击友军,不让友军与民众接近,因此作战困难;冀察战区没有完成作战任务,也是因为十八集团军屡次袭击鹿钟麟、石友三等部,给日军以“扫荡”的机会。随后,按预定计划,第二、第八等战区及集团军的参谋长楚溪春、黄百韬等国民党将领也开始连珠炮似地对十八集团军进行大肆攻击诽谤,并罗列了袭击友军、破坏政权、强征粮食、滥发钞票等所谓的“罪名”。

“可以毫不夸张地说,蒋介石召开这个会议的目的,就是要用车轮战往共产党和八路军身上泼污水。”厉华说,叶剑英如果不能在此次会议中进行有理有据的反驳,那么国民党就可以堂而皇之地以此为由掀起反共高潮。

有理有据驳斥谣言

“面对国民党将领的刁难,会场上具有民族正义感的将领,都暗暗替叶剑英着急。”厉华说,但叶剑英本人对此却毫不在意,反而不时用笔记录著什么。

叶剑英为何会如此淡定?原来,叶剑英在会前就预料到国民党方面会对共产党和八路军进行攻击,他和有关人员一起搜集资料,分析形势,研究对策,会前做了认真充分的准备,并通过各种途径了解到蒋介石的企图和各有关战区、集团军与会人员的动态,并明确了这次会议上共产党的态度是拥蒋抗日,反对摩擦,一切以抗战、团结、进步的大局为重,充分摆事实,讲道理,晓以大义,争取更多人的同情和支持,粉碎国民党顽固派的阴谋诡计。

“因此,会上针对国民党诸将领充满敌意的发言,叶剑英没有急于申辩,而是冷静地做好记录。散会后,他和南方局的同志一起,将原已准备好的发言稿又作了修改和补充,为正面交锋做好准备。”厉华说。

“现在我来说说我的观点。”1940年3月8日,身着黄呢军服,佩带中将领章的叶剑英缓缓地站了起来,看到他要发言,整个会场都安静下来。

“委员长,我先报告我十八集团军的作战情况。我军一贯执行统帅部和委员长的抗战命令,在华北敌后团结广大军民,抗击敌军,艰苦奋战,成绩卓著。”伴随着叶剑英的发言,整个会场的气氛为之一变。

“叶剑英在之后的发言中,首先从华北战场入手,分析华北战场的敌我态势,介绍了我军的战略战术,以及若干具体战役和战果。”厉华说,叶剑英讲得条理分明,形象生动,更举出具体数据加以证明,使在场不少将领耳目一新,为之一振。

请大家注意他们的措辞。共同社说:日军将士莫不切齿痛恨,立誓尽歼共军,以飨阿部中将之英灵。请听,他们是‘切齿痛恨’啊!‘立誓尽歼共军’啊!”

“叶剑英的发言引发了诸多参会将领的共鸣,一时间议论感慨之声不断,关于我军‘拥兵自重’‘游而不击’的谎言也不攻自破。”厉华说。

反客为主赢得支持

“在那场会议上,叶剑英不仅驳斥了国民党的谣言,还为我党赢得了不少国民党上层人士的支持。”厉华说。

原来,在列举完八路军在华北战场上取得的战果后,叶剑英话锋一转,对蒋介石说:“委员长讲话提到‘摩擦不断’,这是事实。军中确实有人热心搞摩擦,但指责我十八集团军搞摩擦则是颠倒黑白,混淆视听,必须加以澄清,以明是非,以清责任。摩擦只是一个现象,实质是某些人把我们十八集团军和许多抗日武装视为‘异军’,视为眼中钉,必欲除之而后快……大敌当前,必须以大局为重,谁干那种亲者痛仇者快的事,都不应得到宽容。我们十分拥护委座严肃军纪,彻查此事,对制造摩擦者不能姑息迁就。”

“听到叶剑英的发言,蒋介石的脸色完全变了。”厉华说,由于会前曾规定每个战区集团军参谋长的发言不超过30分钟,蒋介石就想以此为理由来阻止叶剑英的发言,没想到叶剑英大声地说:“委座,我还没有讲完!”蒋介石也只好让他继续讲下去。

“在随后的讲话中,叶剑英还就正确解决摩擦问题从政治和战略上提出四个原则。”厉华说,这四个原则分别是:提出摩擦问题的目的应是求得以正确的方法消除摩擦,而不是扩大摩擦;解决摩擦问题时不应仅仅从武装冲突这个角度看待,而应充分考虑到产生这种现象的政治、战略原因;把十八集团军当作异军看待,这是许多摩擦产生的根源;抗战中民族矛盾是第一位的大问题,摩擦则是从属的,决不能有意把局部摩擦扩大为全面内战。

“叶剑英在此次军事会议上的发言,不仅争取到许多国民党爱国将领对我党我军的了解和同情,还有力地驳斥了所谓十八集团军游而不击、袭击友军等论调,粉碎了蒋介石欲借冬季攻势不力,加罪于十八集团军进而向十八集团军发动大规模军事进攻的阴谋。”厉华说,正因为此,董必武在听到这一消息后,曾赞叹道:古有诸葛孔明只身赴东吴,舌战群儒,流芳千古;今有叶剑英只身赴参谋长会议,舌战群儒,可谓异曲同工,英雄本色。

火红的李子柒现象

一位内地网红创造了国际奇蹟,令人大开眼界的是中国的互联网文化,原来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