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记者想逼高永文讲催泪弹“祸害” 高反客为主: 暴徒先掟腐蚀液及烧人

网上流传流传一段影片,前食物及卫生局局长高永文在慈云山助选,与街坊握手时,有记者上前问他:“现时成街都是催泪弹,成个香港都系,我哋应该点样处理?政府会点样保障人民嘅健康?”

高永文尝试开始回答,但记者不断自说自话继续讲问题,高永文唔跟佢哋游花园,话“你先讲完,你讲完之后,到我可以讲的时候,你就叫我讲啦!”

过了一会,高永文终于可以回答:“警察是有他的职务,用最低的武力去保持社会治安,但面对汽油弹、腐蚀液体,又阻住市民返工生活,呢种情况唔可以继续。我知道年青人心里面有一团火,我行医咗30几年,我学习咗一样野,就算你自己认为𠮶样嘢好啱。”记者打断话题,插嘴说:“我想你以你嘅专业去解答人民嘅健康问题,点样去处理?而唔系讲汽油弹嘅问题。”

高永文反问记者,边个用暴力先?(网上截图)

高永文反问记者,边个用暴力先?(网上截图)

高永文即说:“如果你讲汽油弹同腐蚀液体,你知唔知道对人体嘅伤害系几咁严重?”记者又插嘴:“宜家系讲催泪弹嘅问题。”

高续说:“我哋宜家有执法人员,被腐蚀液体伤害,受到二三级烧伤,佢哋将来面对嘅系一个好艰苦嘅生活,我做医生完全知道,汽油弹烧到一个人危殆呀,其实每一样暴力都对身体有影响,你有无问吓边个人用暴力先?”

高永文一路强调暴徒先用暴力,以腐蚀液体伤害警察,以燃烧弹烧人,完全跌入对方设定的议题中,估计记者想借高医生之口,讲出催泪弹的害处,这一招完全无法生效,最后记者亦无奈结束访问。

从政者,包括官员都要认真睇吓高医生的应对啦,要有主心骨,知道问题的根源,不要纠缠对家设定的议题,跟住人家的逻辑走,永远走不出困局中。

小鲨

** 博客文章文责自负,不代表本公司立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