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阿爷动真格 香港平常心?!

这几天发生的事情很多。

1. 警察终于用较强硬的手法,对付暴力示威。中大和理大被大量外来激进示威者入侵,占据校园,不但堵塞主要干道,还成为暴力示威基地,中大被盗去80公升的浓硝酸等大量危险品,可以造成过万个镪水弹,对整个社会危害极大。后来中大学生会和外来黑衣人割蓆,最后占据者上周六自行散去,吐露港公路亦能重开。
而理大的示威学生和外来黑衣人绑缚在一起,一直占据不撤,警方改变策略,由昨日起改为围捕,所有离开的示威者要搜查拘捕。估计理大内有500个占据者,相当部份不是理大学生,全港勇武派随时有半数在理大内,若警方拘捕他们,起码完全纪录了他们的身份,对未来控制暴乱大有帮助。社会上有好多温情派,以为警方要攻入理大,以为会出现一场六四。其实警察根本不想强行攻入理大清场,而是等人出来逐个捉,若将来理大断水断粮,示威者亦很难坚持下去。

2. 高院裁定引用《紧急法》订立《禁蒙面法》违宪。多名反对派议员就《禁蒙面法》入禀高等法院申请司法复核,高院法官林云浩及周家明昨日颁布裁决,裁定《禁蒙面法》不符合相称性验证标准,及《紧急法》不符合《基本法》的规定,判反对派胜诉。
高院判定《禁蒙面法》违宪,主要指引用《紧急法》令《基本法》规定的立法会的法例规管权岌岌可危,裁定《紧急法》违反《基本法》。高院又指《禁蒙面法》范围过濶,包括禁止合法集会的参加者蒙面,规管过多并不对称。
高院这个判决会引起两大质疑。第一,香港法院并无违宪审查权,裁定特首引用《紧急法》违宪亦有违“行政主导”的《基本法》立法原意。香港的司法机构一直以为香港法院有违宪审查权,可以判定本地法律是否违反《基本法》,但中央一直强调本地法院没有违宪审查权,这样去审查才是违宪。另外《基本法》起草时一直强调行政主导,如果在紧急时候行政长官仍不可能引用《紧急法》订立应急规则,而必须由立法会通过,这既大大限制了行政长官的权力,亦等如废了《紧急法》,中央很难接受。
第二,香港现在是暴乱的非常时期,法庭应该以非常的方式处理,以公众利益为重。 《禁蒙面法》在很多西方民主国家也有,法案最后也要在立法会通过,到时也可修订,法庭现在否定 《禁蒙面法》 ,势必令暴力示威者起哄,蜂拥而出,社会影响极坏。面对极不寻常的暴乱,法庭好像不为所动,只以平常心处事。
现在政府很大机会会提出上诉,而中央亦可能因而释法。

3. 阿爷处理香港的调子急促升温。
香港暴力活动愈演愈烈,引起中央高度关注,最高领导人习主席一个月内两度就香港问题表态,他上周在巴西开腔,指止暴制乱是香港“当前最紧迫的任务”,可见他非常重视稳定香港的局面。
到上周六就有着便服的解放军由九龙塘军营出来,协助清路,有些军人球衣上印有的“雪枫特战营”和“特战八连”,原来是“雪枫旅”反恐特战分队,这是对暴动者的一个讯号。昨日广州有过千个特警举行反恐演练,一大批新技术新战法曝光,这是第二个震慑讯号。

一直传闻台湾插手香港事务。阿爷就派尚未正式服役的第二艘航母,通过台湾海峡。这是中国自主研发的航母,率先出行台海,别具震慑意义。这是第三个讯号。
香港大乱,在非常时期,阿爷开始动真格,出重手。难道还可以香港不急只有阿爷急吗?
卢永雄

卢永雄

** 博客文章文责自负,不代表本公司立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