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叶永烈:王光美与江青


刘少奇夫人王光美于10月13日凌晨在京逝世,享年85岁。

王光美作为刘少奇夫人,曾活跃于中国政治舞台,使江青颇为嫉妒。

王光美生于1921人,比江青小七岁,硕士生,英语纯熟,文化素养比江青高得多。笔者在一九九一年七月七日采访王光美时,她正在读美国记者索尔兹伯里所赠英文原版《长征——前所未闻的故事》。

王光美出身名门。父亲王治昌,字槐青,曾留学日本早稻田大学法律系,回国后在北洋军阀政府农商部任工商司长,还曾出使英国、美国。

王槐青曾两度丧妻,有过三次婚姻,三位夫人生下十一个子女:前两位夫人生三子,即长子王光德,次子王光倚,三子王光超。王槐青第二次续弦,夫人名叫董洁如,她生下八个子女,即王光杰、王光复、王光英、王光美、王光正、王光和、王光平。内中王光英,在王槐青出使英国时出生,王光美则在王槐青出使美国时出生。

王家子女中,王光杰在清华大学电机系学习时,结识了中共党员姚依林(即现今的国务院副总理)。姚依林是“一二·九”学生运动领导者之一,任北平市学联党团书记。受姚依林影响,王光杰投身于“一二·九”运动。一九三八年五月,王光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台。为了掩护秘密工作,姚依林调来一位女中共党员,和王光杰装扮成夫妻,住在那里。这位女党员名叫王新,一九三六年十一月十六日加入中共,比王光杰还早。

不料,弄假成真,这对假夫妻朝夕相处,产生爱慕之情。经中共地下组织批准,他俩于一九三八年十二月二十六日正式结婚。这么一来,在王槐青子女婿媳之中,有了两位中共党员。王光杰和王新在家中产生影响,使王光超、王光美、王光和、王光平都倾向中共,有的参加了中共地下工作。在王槐青子女之中,也有倒向国民党的,如王光复报考了国民党空军航校。

王光美考入辅仁大学。一九四五年,她在辅仁大学理科研究所获科学硕士学位。经王光杰、王新介绍,崔月犁结识了王光美。崔月犁是中共北平市委负责人之一(后来在一九八二年四月至一九八七年三月任卫生部部长)。

一九四五年十二月,美国政府派前陆军参谋长马歇尔为总统特使来华,以“公正”的面目出现,“居中”调解国共军事冲突。于是,在重庆成立了国、共、美三方代表组成的“军事三人小组”,即张治中、周恩来、马歇尔。不久,在北平成立了“军事调处执行部”,由国民党代表邓介民,共产党代表叶剑英和美国代表饶伯森。军事调处执行部需要翻译,经中共北平市委刘仁指示,崔月犁通知王光美,调她去那里担任中共方面的翻译(虽然这时王光美尚不是中共党员)。

一九四六年八月,马歇尔的“调处”宣告失败。王光美赴延安。一九四八年,王光美加入中国共产党,并和刘少奇结婚。对于刘少奇来说,这是他的第五次婚姻:他的第一个妻子是何宝珍,生刘允斌、刘爱琴、刘允诺两子一女;第二个妻子谢非没有留下子女;第三个妻子王前,生刘涛、刘九真一女一子;第四个妻子王建,结婚半年便离婚;第五个妻子便是王光美。

王光美和刘少奇结婚后,翌年生刘平平,此后又生刘源源、刘亭亭和刘小小(即刘潇潇)。王光美性格温和,不像江青那样倔烈,她善于使这个由多位母亲生育的多子女(同父异母)的家庭和谐幸福,视刘少奇几位前妻所生子女如同己生。

解放后,王光美在中共中央办公厅工作。

王光美不如江青之处,是她的入党时间晚了十五年,论革命资历比江青差。

然而,在一九六二年九月,当印尼总统苏加诺挽著夫人的粉臂款款步下舷梯,踏上北京机场时,作为外交礼节,刘少奇携夫人王光美前去迎接。九月二十四日,《人民日报》刊登了刘少奇夫妇和苏加诺夫妇在一起的照片。翌日,又登载了王光美和苏加诺夫人在一起的照片。

江青一直嫉妒著王光美,特别是王光美作为刘少奇夫人,一次次出访:

一九六三年四月十二日至二十日,刘少奇和夫人王光美访问印尼;

一九六三年四月二十日至二十六日,刘少奇和夫人王光美访问缅甸;

一九六三年五月一日至五月六日,刘少奇和夫人王光美访问柬埔寨;

一九六六年三月二十六日至三月三十一日,刘少奇和夫人王光美访问巴基斯坦;

一九六六年四月四日至四月八日,刘少奇和夫人王光美访问阿富汗;

一九六六年四月十七日至四月十九日,刘少奇和夫人王光美访问缅甸。

尤其是印尼街头,出现巨幅王光美画像……

江青的心中不是个滋味儿。中国的“第一夫人”,明明是她,可是王光美却四面风光,在海外出尽“第一夫人”的风头。尤其是王光美英语精熟,又擅长交际,海外声誉颇佳。

江青决心要与王光美比高低。江青在《人民日报》上以毛泽东夫人身份出现在与外国贵宾的合影中,是这种比高低的初次尝试。江青在上海搞《纪要》,借毛泽东的支持和声望,以中共中央文件形式下达全党。“文革”,使天平朝江青倾斜:江青崛起而为“中央首长”,王光美则随刘少奇的垮台而一落千丈。

一九六七年一月六日,一幕惊险剧在北京发生。

那天下午,快要吃晚饭的时候,中南海刘少奇家中,电话铃声响了。

王光美和刘少奇正在家中。王光美接电话,耳机里传来急促的声音:“是刘平平家吗?你是刘平平的亲属吗?刘平平刚才被汽车撞伤了,大腿骨折,正在我们医院里抢救,请你们马上来!”

王光美的心,一下子收紧了。

刘平平,刘少奇和王光美所生的女儿,刘少奇的第六个孩子。刘少奇和王光美婚后,共生四个孩子,即刘平平(女儿)、刘源源(儿子)、刘亭亭(女儿)、刘潇潇(女儿)。

王光美正想细问,对方把电话挂断了。

刘少奇听说女儿出了车祸,也很着急。

就在这时,电话铃声再度响起。这一回,是公安局交通大队打来的,说刘平平骑自行车在六部口附近被一辆汽车撞伤,正在抢救,要求亲属尽快赶往医院。

王光美打算马上去医院,但是,周恩来为了她安全,曾下过指示,要她不得离开中南海,以防不测。这样,王光美让女儿刘亭亭和警卫班长骑自行车去医院。

刘亭亭走后,王光美还不放心,又叫儿子刘源源骑自行车去医院。

过了一会儿,电话又响了。那是亭亭打来的,讲话似乎很犹豫,说一句,停一下。亭亭说,平平是“粉碎性骨折”。接着,是一位“大夫”的话音,要求家长尽快赶往医院。

这下子,王光美决定赶往医院。刘少奇一听,站了起来,跟她一起去。于是,在警卫的随行下,刘少奇和王光美的轿车离开了中南海。

谁知,到了那家医院,他们立即处于清华大学“井冈山”红卫兵的包围之中。

原来,这是清华大学“井冈山”红卫兵“精心设计”的圈套,假称平平遇上车祸,引诱王光美上钩。亭亭和源源去了之后,被他们扣留,作为“人质”。他们逼迫亭亭给王光美打电话,说平平“粉碎性骨折”……

不过,红卫兵没有想到,刘少奇也来了!

警卫迅速报告上级,得到的答复是:“刘少奇立即回中南海,王光美可以去清华。”

这样,刘少奇在警卫们保护下,登车回到中南海。

王光美落到了红卫兵手中,被连夜拉到清华大学审问、批斗……

刘少奇一回到中南海,马上给周恩来打电话。周恩来一听,立即给清华大学“井冈山”红卫兵下了死命令:无论如何,明晨五点之前,必须让王光美回到中南海!

清华大学“井冈山”红卫兵的话,说出了他们的后台老板——江青。没有“江青同志支持”,他们怎敢用欺骗手段去戏弄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主席刘少奇和夫人王光美?翌日,所谓“智擒王光美”的传单,就从清华大学飞向四面八方,成为“爆炸性新闻”!江青很是得意,因为她利用红卫兵,羞辱了王光美,出了积在心中多年的怨气!

四月八日,王光美接到通知,去清华大学作检查。

四月十日,在江青、陈伯达的支持下,在清华大学举行了三十万人批斗王光美的大会。

且不提批斗会上那荒唐的种种批判,王光美在万国睽睽下,最为招人注意的是被红卫兵戴上一长串用乒乓球串成的项链!

这起因,是因为王光美在随刘少奇访问缅甸时,在晚宴上,戴了一条金项链。戴根金项链,本是不足大惊小怪的,何况那是缅甸联邦革命委员会主席、革命政府部长会议主席奈温将军赠送的,王光美戴上它也是表示礼貌。

江青在看电视新闻时,居然注意到王光美脖子上细小的项链。她大为不悦,因为她在王光美出国时关照过:“依我看,有时不戴首饰效果反而好。你穿一身黑丝绒,就像安娜·卡列尼娜那样,显得别致、出众!”她,仿佛把王光美当成她的“样板戏”中的演员似的,连戴不戴首饰都作了“规定”!

当她见到王光美违反了她的“规定”,就记在了心中。这本是芝麻绿豆之类小事,她在接见红卫兵的领袖们时却说:“王光美出国访问时戴项链,完全是资产阶级的作风。我本来不让她戴,她也答应我不戴了。后来,在看电视时,我却见她戴了项链!”

幕后导演的几句话,便使红卫兵们想出主意:给王光美戴上用乒乓球串成的大项链,对她进行羞辱!

光是侮辱人格、丑化形象、败坏名声,江青还觉得远远不够,她要量王光美于死地!

江青要对王光美进行政治审查,建立“刘少奇、王光美专案组”。这个专案组,属中央专案组领导。

江青加给王光美的罪名,是令人触目惊心的:“是一个美国特务!战略特务!战略情报特务!”

荒唐的岁月,用荒唐的逻辑,编织著荒唐的故事:王光美是“美国战略情报局的特务”,一九四六年“打入”了北平军事调查处执行部担任中共方面的翻译,此后又嫁给了刘少奇,“埋伏”在中共核心圈之中,“窃取”最为重要的“战略情报”……

在“文革”中王光美被关进秦城监狱。然而,在粉碎“四人帮”之后,正好相反,江青被关进秦城监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