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耶律德光入中原遭反抗 北还时逝被逼制成木乃伊

入主中原仅4个月,中原军民群起反抗,镇压无效罢兵北还。

中国历史上的一个专有名词曰“帝羓”,即是“木乃伊皇帝”之意,主角就是辽太宗耶律德光。

辽朝第二任皇帝耶律德光,契丹名为尧骨,是辽太祖耶律阿保机的次子。作为马背上的朝廷皇室,耶律德光自幼随父母四处征战,为契丹国建立赫赫战功,因功进拜天下兵马大元帅。耶律德光又为“草原本位主义”的坚定拥护者,不主张汉化,立场贴近述律平,深得母亲器重。

辽代胡瓌《出猎图》描绘的契丹人 (网上图片)

耶律德光本来没有继位可能,因为耶律阿保机称帝后,册立嫡长子耶律倍为太子,给予“人皇王”之称,明确表明态度让他接班。耶律倍虽是草原上长大,却痴迷汉文化,不仅擅长吟诗作画,还主张以儒家思想治国。这样,便跟主张遵守传统、维护祖制的母后述律平产生了矛盾。

考虑到耶律倍一旦上台,很可能强行全盘汉化,必会激起传统派贵族强烈反弹,使得国家陷入分裂。因此,辽太祖驾崩后,述律平临朝称制一年间,胁迫群臣拥戴耶律德光为皇帝。

耶律德光称帝后尊奉述律平为太后,与母亲共掌朝政。当时,兄长耶律倍虽然跟皇位失之交臂,但依然统治著疆域广阔的属国东丹(即原渤海国),并且旧部党羽依然众多,若他举旗造反,必然让契丹陷入内战。所以,耶律德光在登基后的4年间,不断削夺东丹国实力,派人监视耶律倍,最终迫使他抛妻弃子逃奔后唐。

《卓歇图》中画笔下的契丹人 (网上图片)

耶律德光志向远大,不甘心于只在塞北称王,所以在吞并东丹、完成统一后,便将注意力南移,意图进军中原。天显十一年(公元936年),后唐节度使石敬瑭叛变,以称臣称子、割让燕云十六州为条件,乞求契丹出兵助其反唐建国。耶律德光对石敬瑭的条件相当满意,遂率5万精锐骑兵南下,在晋安寨重创后唐主力军,解除晋阳之围。

耶律德光其后在晋阳扶立石敬瑭为帝,建国号为(后)晋,再派兵随同石敬瑭南下攻占洛阳灭掉后唐。后晋进占中原,契丹大军撤回塞北,第一阶段南进中原完成。此后,耶律德光建立南、北两面官制度,分治境内汉人和契丹人,并将燕云十六州建设成进一步南下的基地。

后晋高祖石敬瑭在位时,对契丹异常恭顺,但也不免遭耶律德光欺辱。等到石敬瑭死,后晋出帝石重贵即位,因不愿步叔父后尘,在大将景延广唆使下,摒弃“称儿称臣”国策,改而采取“称孙不称臣”的路线,对契丹发出战争叫嚣,激怒了耶律德光。

辽国画中的契丹人 (网上图片)

会同七年至九年间(公元944至946年),耶律德光三度率军南侵,前两次遭遇中原军民殊死搏斗,大败而回。最后一次南侵时,由于后晋军队主帅杜重威在前线不战而降,中原门户大开,耶律德光才如愿以偿地攻灭后晋,占领中原。

会同十年(公元947年)正月初一,耶律德光以中原皇帝的仪仗进入大梁,接受百官朝贺,一个月后,正式将国号由契丹改为辽。此时的耶律德光,把自己视作中原之主,但仅仅过了4个月,便遭遇中原军民群起反抗,先前向他表示效忠的藩镇,纷纷打出驱逐辽军的旗号。耶律德光军事镇压无效,被迫罢兵北还。

 

《卓歇图》中画笔下的契丹人 (网上图片)

 

在返回塞北的途中,耶律德光走到栾城杀胡林便突患重病而死,终年46岁。噩耗传到辽国都城上京,太后述律平悲痛欲绝,随即下令将耶律德光遗体运到塞北安葬。由于当时已是初夏,天气暖和,遗体若不防腐,根本无法顺利地运到塞北。

因此,南征的文武大臣和太医绞尽脑汁,最终按照牧民们醃制腊肉的办法,将耶律德光的肚皮剖开、摘去内脏,然后用盐醃排除水分,再用火慢慢烘干遗体,最终制成类似于“木乃伊”一样的干尸。据见北宋司马光《资治通鉴》记载,由于时人称呼腊肉为“羓”,所以耶律德光的干尸也称呼为“帝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