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突破框框设计结合舞蹈 将艺术融入生活迸火花开

VR眼镜睇舞蹈,游走现实与虚幻间。

艺术不是固体,艺术家体内都流着躁动不安的血液,时刻想突破框框,带领观众寻找新视野。本地有艺团将舞蹈与设计师椅子结合,让观众置身“泳池”中,用VR眼镜观看舞蹈,游离于现实与虚幻之间。有食物设计师则利用生物艺术,重塑满汉全席,反思现代饮食文化及未来食物系统;有行为艺术家磨削与自己体重相同的铁柱,形体合一地演绎成语“铁杵磨针”,藉艺术感受时间。

徐奕婕。

公共空间是每个城市必有的板块,供公众自由进出及休憩,但设计上有否回应到人们的需求,向来是室内建筑师郭达麟的关注点。擅于环境舞蹈的独立舞者徐奕婕,亦不时寻找在剧场以外的演出场地,两年前二人在机缘下认识,促成首个结合舞蹈与室内设计的场地特定创作—《SWIM 1.0》。

独立舞者徐奕婕(左)与室内建筑师郭达麟。

这跨界别创作由爱秩序湾公园内的椅子为起点,“公园内有一幅漂亮的草地,但旁边的长椅却背向它,非常浪费”,热爱环境设计的郭达麟说。两年前他获邀改装公园内的二十组长椅,让公众“乐坐其中”,以沙滩椅为蓝本,拆掉长椅原有的椅背,并加插一张“新椅”。

徐奕婕(左)、郭达麟。

想像公园成泳池“游干水”

公园内的长椅改装后,郭达麟有次看见一名伯伯将双脚放在椅上,正想上前询问意见时,对方立即把脚移开,焦急地说:“不好意思,是不是不能将脚放上去?”反观小朋友看到这张“新椅”便跑上去动来动去,令他思索应如何解开成年人对公共空间的固有枷锁。

郭达麟经友人介绍下结识徐奕婕,启发他将看似风马牛不相及的舞蹈与室内设计结合,由舞蹈员带领大众将公园想像成泳池。二人来自两个不同领域,思维大不同,却意外碰撞出创作火花,“既然已将草地幻想成泳池,索性让舞蹈员在草地表演时‘游干水’”,郭达麟说。

去年十二月,《SWIM 1.0》在爱秩序湾公园的“城东故事”活动中首演。艺团特意安排多名环境舞蹈员穿上红色连身泳衣,戴上泳帽泳镜及手持吹气沙滩波,持续进行舞蹈表演,吸引一家大小、长者及路人,停下脚步观看,徐奕婕表示,“环境舞蹈与剧场舞蹈演出不同,观众不用专注十多分钟欣赏表演。舞蹈员接棒式交替演出,扭转表演限时的概念。”

戴VR眼镜穿梭现实与虚拟

为刺激大众的想像,他们让观众戴上VR眼镜,欣赏一段以全景拍摄的舞蹈影片,投入于演出。郭达麟忆说,一名小男孩戴上VR眼镜后,认出片段中的舞蹈员是徐奕婕,便用手指向现实中的她,正是穿梭于现实及虚拟之间的例子。

二人对环境创作的意念,均启发自芬兰进修的日子。郭达麟称,芬兰人与大自然之间的关系,不如香港人般疏离,他们看待公共空间也采取开放态度,“在公园基本上看不到栏杆,可以任意践踏草地,见到水都会走去触碰一下,成件事好随意。”

曾到芬兰舞蹈交流的徐奕婕认同,芬兰人对公共空间的限制很少,互相尊重及信任其他用家,当她以为在当地跳舞表演要事先申请,才得知每一处公共空间都可化成舞台,“朋友告诉我不用想太多,想跳舞就随便跳吧!当地文化的确与香港很不同。”故二人想到将香港与芬兰运用公共空间的异同,以艺术方式表达出来。

每年秋季,世界文化艺术节都为本地观众带来崭新的北欧艺术体验,二人近月亦趁机创作全新的表演项目《KALEVALA》,将芬兰和中国民间的开天辟地神话,于艺术装置及舞蹈中重现。

仿五弦琴蓝绳牵观众互动

徐奕婕与另一芬兰女舞蹈员,跟随现场演奏的音乐在走廊跳舞,分别演绎代表中西的神话故事,到演出中段二人面向场地的水池,一步一步走进水池里,使用艺术装置中仿效芬兰五弦琴的蓝绳,即兴创作舞蹈及泼动池水。现场观众的视线亦被舞蹈员牵引到水池中,尾段舞者更与观众一起互动,将蓝绳交给观众,寓意艺术将彼此互相连系。

过往只能将场地想像成“泳池”,今次却能走进水中跳舞,对艺团而言是一种新突破。而这种崭新亦得来不易,需靠KALOS Productions独立制作人何嘉露在背后穿针引线。她直言,向场地管理员开宗明义申请在水池跳舞,基本上不可能,“因场主会担心落水有危险,连我们去装设艺术装置都不断提醒我们。”

艺团唯有“先斩后奏”,到演出前才告知场主,舞蹈员将会下水演出。经过多番游说,他们最终分别在香港大学、大埔海滨公园及香港文化中心,三个公共空间中顺利演出。然而,公共空间设计及环境表演能否互相配合,将成为团队下一项任务,目前他们正整合演出经验,并撰写一份计画书予上述场地,郭达麟称,“要将设计、舞蹈融入生活,最重要是提高大众的接受程度,而第一步就是让场地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