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内地精英对美国涉港法案的10点观察 关键一条中国不会让步

美国参议院通过《香港人权民主法》。内地精英网红兔主席在微博撰文,分析法案最后很大机会生效。

他认为特朗普可能将香港问题和贸易摩擦绑定,以香港问题要挟中国在贸易上让步,将是对中国的极大侮辱和伤害。这会被国民看成是新的南京条约,中国人民情感上怎么可能答应。如此,中国政府也断然不能接受。中国在这个问题上将不惜付出代价。美国在香港问题上“硬搞”,只会使中美的政治信任更弱,谈判更加困难,对美国也没有任何好处。以下是文章全文:

兔主席微博文章。

兔主席微博文章。

关于美国涉港法案的十点观察

美国参议院通过了涉港法案(《hong kong human rights and democracy act》。中国七个部门密集回应,谴责美方行为。 

以下是本博的一些看法。
 
1、  这个法案还是要走一些程序的。

一是参议院和众议院版本不完全一样,双方需要调解,并对最终版再进行投票。这是要花时间的。(编者按,这个程序一天后已完成,众议院已通过新版法案)

二是最后需要总统来签署。如果总统签署或者在10天期限内不予理会,则法案将会变成法律。总统也可以行使否决权(veto),如果总统否决,法案将打回国会。但如果国会两院各自有三分之二的议员支持,又可以否决总统的否决,继续完成立法。由于现在看来两院大多数议员都支持法案,且两个版本差异也不大,以上只是时间问题了。两院就最终版表决通过的可能性还是很大的。Trump可以去否决,但由于两院议员普遍支持法案,否决将使他处于政治被动,而即便否决,再次获通过的可能性也很大。除非Trump去广泛游说反对本法案,否则法案是有可能通过的。

2、  法案的推动是自下而上的,最主要的驱动力是反华先锋——佛罗里达参议员Marco Rubio。这个人极度反华,致力于在所能看到的一切战线上推出反华措施。Rubio的目的不是因为他关心中国,不是因为他关心一国两制和香港,而是因为他要捞取个人政治资本,为往后的总统选举打基础。由于反华已经成为美国的“政治正确”,因此会有“鲶鱼效应”,有一个积极推动者,反华提案就很容易获得其他政客及主流社会的支持。

3、  从外部信息来看,Trump并不是这个法案的支持者。他也非常回避在香港问题上表态,但凡表态,也都是说相信中国政府能够妥善解决问题,认为美国不应随意干预。他的这种立场也导致了华盛顿的极大不满。Trump一定会对他们说,我在和中国进行艰难的贸易谈判啊,咱们不应该介入到这些敏感问题里,使谈判变得更难。但其他的美国政客并不管这些。事实是,即便没有中美贸易摩擦,他们也会推动这个法案。

4、  如果美国的政治势能足够强,法案都已经被放到Trump桌上,逼迫他做出签或不签的选择时,我认为他会转向,既然筹码已经送到手中,为何不以此要挟中国?“我面临极大的国内政治压力啊。如果你们(在贸易问题上)不妥协,那我只能签署这个法律。”现在,法案还没签出来,是一个非常特殊的时期。Trump利用这个法案,装出老好人状进行努力的“调解”(I’m just trying to help you),并试图在谈判上获得更大的主动权。

5、  但中国政府当然无法接受。虽然从美方视角看,这个法案的形成机制是复杂的,是多方力量的结果,不是一个人意志决定的。(Trump会说:你不能怪我)。但从中方视角看,这就是美方不同政治力量在潜意识驱动下努力朝一个大的方向——遏制中国——运作的结果。国会确实可能和总统的角度、看法、立场不同,但他们加总在一起,组成了美国国家政府,产生了美国的国家行为,一定会把贸易和香港联系在一起,这是中国无法回避的。

6、  将两个事情(香港和贸易摩擦)绑定,以香港问题要挟中国在贸易上让步,将是对中国的极大侮辱和伤害。这会被国民看成是新的南京条约,新的21条,中国人民情感上怎么可能答应。如此,中国政府也断然不能接受。美国人会发现,中央会死守这个政治底线,并且希望美方打消将两个一起绑定的企图。中国在这个问题上将不惜付出代价。美国在香港问题上“硬搞”,只会使中美的政治信任更弱,谈判更加困难,对美国也没有任何好处。我相信美国贸易谈判方最终会形成这个理解,建立这个预期。如果我们的判断是中国不会屈服,那么从这个角度看,在这个时点弄出这个法案,对美国推进对中国的贸易谈判并没有正面作用,反而可能有负面作用。我相信Trump可能能看到这一点,这也是他没有积极表态、没有积极推动这个法案,埋头搞贸易谈判的原因。

7、  我们从各种负面情绪里稍微抽离一点看看这个法案。会得出什么样的看法呢?
 
1)  其实这个法案主要是符号性的,对香港经济的影响不大。它主要落地在贸易——美国以后可能取消对香港独立关税区的认定,将香港与中国等同对待。由于香港和美国的直接贸易非常小,这个影响是很小的。
 
2)  法案对金融没有什么直接影响。同时,美国不会希望盲目的没来由的在金融上制裁香港,毕竟美国金融机构与香港的金融绑定也非常深,美国也不敢轻易的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具体参见本博文章:香港反对派推促的美国反华法案对香港经济的影响
 
3)  通过这次事件,中国大众不仅仅会看到美国媒体、政府的伪善和双标,还会看到他们的恶毒。美国涉港法案将是一个难得的即时的爱国主义教育现场。美国会因此丢掉更多的观众,并帮助把国内的“灯塔主义者”们进一步推到墙角,使他们更彻底的丧失自己在国内已经持续下降的舆论影响力。
 
4)  除了中国内地社会以外,其实香港社会也在集体经历一个受教育的过程,通过这次事件,很多人(包括建制派、政府高层、警察、中间派市民、港漂等)能够第一次非常清晰地看到西方媒体及政客的双标、伪善和恶意。如果说他们以前还盲目相信西方媒体,认为在西方媒体口中就可以找到真相的话,盲目相信政客,认为政客的表态必将正义,那么这一次之后应该会有很大的转变。他们每天生活在现场,掌握大量的信息。他们所看到的、理解的事实和西方的表述是180度相反。他们亲身经历西方在扭曲事实,打压中国。更甚的,还要把惩罚落在香港市民身上。我认为,同样的反思教育也在香港发生著。不能盲目相信西方。
 
8、  但法案确实也有一些负面影响,主要是对香港政府和警察的高层产生影响。涉港法案有一条是要打击参与“剥夺香港自治”的个人或机构在美国的权利。连登等反中仇恨网页上的用户已经迫不及待地提出了一些制裁人选。港府官员很多与美国有密切联系,包括投资资产、小朋友在美国就读之类。因此,这一项制裁的最大影响是对港府官员;不能排除他们为了保护自身在美利益而回避强力执法。如果这样发展,则香港政府deep state的问题可能会更进一步。
 
9、  绝大部分黑小将因为知识水平问题,并不能看懂和理解美国涉港法案的内容、内涵。他们认为这个法案可能可以摧毁香港经济,并且充分说明华盛顿是支持香港反对派的示威的,给他们壮胆,同时,他们也认为,正是勇武才让美国政府走到了今天这个位置,和香港反对派更加紧密的团结在一起。他们会认为:“荣光归于暴力”。如果没有暴力,运动一定失败。结果是什么?结果可能是他们会希望乘胜追击,酝酿更大的暴力,引起更多的国际关注。所以,美国涉港法案客观上会起到长黑小将志气、灭香港政府威风的影响。
 
10、 我每天都会看一看西方媒体的报道口径。到目前为之,西方媒体除了在过去几周有一些些微的转向,与运动开始保持适度距离,旁观者身份增加以外,我最主要的发现是,香港政府/建制派/蓝营声音是惊人的、系统性的缺失的。比方说,在各种报道里,往往只见采访反对派,不见采访蓝营。两边完全不对等。确实,这些媒体可能是有政治偏见,会更加同情示威者一边,更加愿意接触反对派。但港府/建制派你也可以去积极沟通啊,去做主动的媒体关系、公共外交。而从沟通角度来说,你们是港英时代下来的统领华人的政界及工商业界精英,与英国联系最紧密,英语好,懂他们的思维方式,且你们大多在英美体系受教育,都带着英文first name。你们去和洋人交流,难道不会比《环球时报》、CGTN更加有效么?本人一再呼吁,建制派们应该积极地去engage西方媒体,去为香港和北京公开表达你们的声音,去接受访谈,去WSJ和NYT上写文章,去主动接触媒体表达声音,尽一切努力纠正西方媒体中的舆论偏见。
 
今天写到这里。

Ariel

** 博客文章文责自负,不代表本公司立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