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食店蚀钱个唱煞停 黄翊叹蚀到入肉

做夜市,影响更大!

受社会气氛影响,饮食业首当其冲,演艺界同样受波及,等咗26年终于可以喺乐坛翻生的黄翊竟然“中”两瓣。黄翊同《头条日报讲》,在大埔墟街市顶楼经营的食店生意急跌7成,每晚黄金时段得返几枱客,蚀到入肉!原先打算明年4月喺麦花臣再开演唱会都急急煞停:“人哋张敬轩演唱会都要取消啦,你系黄翊啫,唔系叫取消,系收皮呀。再咁落去,我哋咪要eat banana?”

黄翊因演出TVB《流行经典50年》在乐坛翻生。

食店蚀钱,演唱会又被叫停,黄翊相当无奈,他说:“我哋做夜市生意更加难搞,因为交通问题,入夜啲人就唔出街,放工即返屋企食饭,扶老携幼更加唔方便,怕冇车搭,之前黑衣人曾破坏过我哋熟食街市嘅大堂,要围板装修5日,加埋大埔堵路,做咗十几年生意从未试过差成咁,好老实讲,我都想你可以教吓我点算好。”

黄翊位于大埔墟街市顶层的食店,即使政府减租一半都系要蚀钱。

问到应变方法,黄翊坦言无晒计,“真系要去问高人,自问智商好低,谂唔到有乜方法可以解决到,我真系好烦。都冇乜应变办法,因为食店喺政府大楼经已减租一半,所以申请唔到中小型饮食业应急钱,师傅做咗好多年就冇得Cut,一样都系咁嘅粮,唯一尽量叫散工唔使返工。”黄翊愈讲愈灰,“唯有坚守香港精神挨住先,顶得就顶,希望香港状况可以平息得到,但相信需时较长。不过,因为过年后街市要大装修半年,哈!𠮶半年唯有拎枝结他去隧道乞吓食度日,到时经过见到黄翊唔好畀硬嘢,最少都畀两条嘢我,要软嘅。”

同以前旺市比较,黄翊真系好心伤。

讲到喺乐坛难得翻生,黄翊更气馁:“我冇唱20几年歌,直至两年前受到大家注意可以出返嚟,谂住努力想做啲嘢,本身想再搞演唱会,依家都唔敢再搞住,好彩之前申请场地系后备第4,排到第3个已经攞咗个期,否则死得更惨。”

去年黄翊出山搞咗个《最爱的你演唱会2018》,仲请埋李克勤做嘉宾。

黄翊和儿子及太太陈存正生活简单幸福。

翻生后阿翊出过唱片《A Second Chance》,对呢个圈仲好有理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