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这是香港城市的安魂曲” 卜睿哲:我们可能见证香港特殊地位终结

香港的暴力示威不断升级,美国国会通过“香港人权民主法”,这一系列的变化,连前美国官员都感到震惊。前美国在台协会主席卜睿哲(Richard Bush)认为,暴力示威正为香港奏起安魂曲,美国国会通过的法案更是火上加油。高人话, 卜睿哲的观点值得港人深思,可看看中评社的报道。

卜睿哲。中评社图片

卜睿哲。中评社图片

美国知名亚洲问题专家卜睿哲称,香港在“一国两制”之下的特殊地位有可能在暴力升级的抗议运动之下终结。他承认美国国会新通过的法案有推动香港沈沦的危险,但他期待白宫在执行中有回旋余地。

现在是布鲁金斯学会东北亚政策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卜睿哲,最新在布鲁金斯官网上撰写题为“香港城市的安魂曲”(A requiem for the city of Hong Kong)之专文,分析此次香港抗议运动暴力明显升级之特点,开篇即断言:“正如我们所知,我们可能正在见证香港的终结。”(We are likely witnessing the end of Hong Kong as we know it.)

卡睿哲在布鲁斯金网站的文章。

卡睿哲在布鲁斯金网站的文章。

这篇文章发表第二天,美国国会参议院19日傍晚无异议通过2019年“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要求美国行政当局每年对香港自治情况进行评估,以决定香港是否还可享有1992年“美国-香港政策法案”所给予的特殊地位。美国国会众议院20日傍晚快速通过参议院版本的法案,将送交特朗普总统签署。

中评社记者问卜睿哲:特朗普会签署这项法案吗?如果此法实施,真对香港和香港人民好吗?有人称这项法案若剥夺香港特殊待遇,只会推动香港沈沦,您是否同意这种看法?

卜睿哲回应:“我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我猜想特朗普总统更希望这个法案不要送到他的办公桌上。如果他签署了(或否决),他和他的下属现在有责任执行。在有些情况下,国会要求行政部门采取行动,而行政部门却没有这样做。我正在等待这项法案的最终文本,看看白宫还有多少回旋的余地。我很确定有一些。”至于这个法案若签署,主要受害者是否香港及香港人民,会否推动香港沈沦,卜睿哲表示,仍在观察法案文本,但这种危险确实存在。

在“香港城市的安魂曲”这篇文章中,卜睿哲指出,要证明“一国两制”的主张是正确的,需要各方有良好的判断力和克制力。最终,共存的可能性消失在催泪瓦斯的烟雾和汽油弹的火焰中。

曾在香港生活到中学时代的卜睿哲分析,人们相信,造成当前香港危机的原因是社会和经济不平等,这种想法是有道理的。他指出,香港是世界上财富最集中的地区之一,但年轻人找不到好工作,也买不起房子,因而无法成家。但经济和社会不平等已存在几十年,对此几乎没有采取任何措施,缺少的是纠正的政治意愿。原因之一是大多数商业精英不愿意分享他们的财富;另一个原因是,北京中央政府认为,通过商界精英和公务员领导的统治,有可能保持香港的繁荣与稳定。

卜睿哲指出,这种策略有一个“阿喀琉斯之踵”(致命弱点)。在“中英联合声明”中,北京同意香港实行独立的司法制度、法治以及保护公民和政治权利。1997年政权转移后,一个纯粹的经济城市变成了一个非常政治化的城市,市民们渴望行使他们所拥有的政治权力,并认识到这是减少政治和经济权力集中的唯一途径。

近年来一直关注香港形势并有专著的卜睿哲分析了此次抗议运动与2003年和2014年两次较大规模抗议活动的不同:首先,香港政府显然没有意识到,民众对经济和政治问题的不满情绪仍在非常接近表面的地方发酵,遣返条例只是点燃新的抗议运动的火花。港府最终做出了让步,但为时已晚,抗议者无法认识到让步的价值。

其次,与2014年相比,这次抗议运动中更激进的成员采取了不同的策略。他们没有占领道路,而是采取了“游击战式”的行动,在城市里四处游动。抗议者的暴力程度比以前要严重得多。在卜睿哲看来,“抗议者挑衅警察的次数之多,足以形成攻击和反击的恶性循环”。

卜睿哲指出,抗议者犯了几个策略性错误。当香港政府做出让步时,他们要么没有看到宣告胜利的价值,要么不想这么做。他们想要延长这场斗争,使妥协成为不可能,并尽可能多地损害香港的体系。他们提出了一系列最大化的要求,并一直坚持到今天。抗议者组织的方式强化了这种不妥协的立场--他们的运动是由激进分子组成的网络,缺乏正式的领导。运动“如水般”进行,很多人很活跃,但没有人负责。没有任何机制来判断持续的行动何时会导致当局让步的回报递减,没有办法决定什么时候收手。

最后,抗议者误判了外部角色的意图。卜睿哲指出,一方面,抗议者对中国领导人对国家安全的担忧不理解,反过来又因为其抗议方式强化了这种担忧。香港的强硬派正在强化北京的强硬派。

另一方面,一些美国政治领导人一直强烈支持这场运动,即使他们没有完全理解它的暴力特性,抗议者似乎并不明白,作为美国采取行动的最终决策者,特朗普总统并不关心民主、人权和法治,他只是在与中方的交易中采取选择性绥靖的手法。

最后,卜睿哲总结道,香港商界精英利用“一国两制”来自肥;激进的政治活动人士利用北京给予的自由制造出中国领导人肯定认为的对香港主权的挑战;北京中央政府现在可能会从根本上削减曾受保护的香港自由,并实施严格控制,以确保这种危机不会再发生。在这样的体制之下,香港能否作为国际金融中心生存下来,还有待观察。

延伸阅读:https://www.brookings.edu/blog/order-from-chaos/2019/11/18/a-requiem-for-the-city-of-hong-kong/

毛拍手

** 博客文章文责自负,不代表本公司立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