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犹豫建制派选民是最后的关键

区议会选举临近,各方大力发功,左右选情。整体而言,这次反《逃犯条例》风波,对反对派的选情大大有利,对建制派极度不利。建制派占据了本届区议会72%的议席,今届如果能够保住50%的席位,已要谢天谢地。

这两星期的事态发展,对建制派的形势有稍稍轻微好转,主要有两方面,第一是持续的所谓“大三罢”的示威,示威者阻截了主要公路和阻碍地铁行驶,令到上班一族极其不便,怨声载道。泛民不肯与暴力割蓆,对事件视而不见,触发市民不满;第二是特区政府制止暴乱的表现软弱,连建制派的选民亦很有意见,不过,上星期六解放军便服出营协助清路,以及这星期警方换了一哥后硬起来,包围理大,拘捕和登记了约1100名示威人士,让亲建制派市民稍稍舒气,对建制的选情略有帮助。

但总的而言,这次选举的正常赛果,仍是反对派大胜。我很奇怪为什么建制派告急的声浪这样小,他们的选情,其实已危如累卵了。

看看最新民调就知,首先看支持度。2015年上届区选时,支持建制政团46.6%,支持反对派政团只有38.9%,建制政团净支持有7.7个百分点,才可在单议席单票的区选中取得72%席位。但最新民调显示,支持建制政团的市民大跌到36.5%,支持反对派政团者就狂升至59.5%,建制派政团变成浄输23个百分点,在单议席单票制选举那能不败?

其次看新增选民。这次选举一个附加变量是有39万新增选民,他们以年青人为主,大部分人会投反对派。以八成投反对派计,反对派候选人每区平均净增240票。

第三看投票率,上届区选投票率47%,若温和增长到53%,由于新增投票者有七成投反对派,反对派每区再净多267票,每区加新增选民合共浄多507票,以此推算,建制派议席已跌到50%的临界点。

若投票率急升到58%,反对派因高投票率影响再加新增选民效果,每区合共净多853票,建制派会议席大面积丢失,他们的议席会远低于50%。以现时民情的热度,投票率升至55到58%这些高水平,绝不为奇。

总的来说,建制派的选情极其严峻,而最后的变量是建制派的犹豫选民会否出来投票。按民调估计,建制派选民当中,有三成是犹豫的选民。过去,他们都是建制派的支持者,但在反《逃犯条例》的风波中,他们觉得特首林郑表现很差,特区政府抗暴不力,因此改变过往的投票意向。我甚至听过有建制派选民说,一家四口会投票给泛民,借此表示对政府的不满。这些建制派的犹豫票,甚至转成投反对派的票,绝对会左右今次选举的结果。

不过,无论选民因何投票,是次的选举将会有深远的影响。它将会被反对派甚至国际社会视为香港民众是否支持暴力抗议行动的公投。反对派大胜,在外国人眼中,将意味着大多数香港人支持反修例示威运动。

另外亦有实质影响,立法会有一个议席由区议会选出,反对派如果在区议会选举中夺得过半数议席,先在立法会多拿一席。另外,区议会也会选出117名行政长官选举委员会成员,由于建制派特首候选人一般只以一、两百票胜出,若反对派多了百多票,再加上反政府的发展商的票,反对派甚至有机会推代表做特首管治香港。

双方民意基本固化,超高投票率也是大概率事件,建制派的犹豫选民如何投票,将是左右这次区选的最后因素。

卢永雄

卢永雄

** 博客文章文责自负,不代表本公司立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