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夺权

在11月24日区选前一个月,当时大家在关心在连串暴力示威中,区选究竟能否办得成?

我和亲台人士谈起此事,他们对香港区选显得满不在乎,笑称香港的示威,已经为民进党总统蔡英文拉了很多票,台湾传遍香港示威者被“黑警”打死、在警署内被强奸的消息,香港局势成为台湾选举最主要的话题。若香港因暴乱而取消区选,会被理解为暂停民主,一国两制破产,蔡英文正中下怀。

但和亲美人士谈起区选,态度完全不一样,他们认为香港一定要进行区选,北京不能输打赢要,他们很紧张区选必须如期进行。

由两者的差别,可以理出一个思路,台湾只想香港大乱,以证明一国两制失败,为自己助选。而美国却更深谋,支持反对派由选举进军,意欲夺权。假设这是一场颜色革命,最后要在香港建立一个亲美政政府,未来有何路径?

1.     以区议会为基地,瘫痪政府,占据政治议题,大量繁殖后代。从建制的角度,选后的区议会相当恐怖,18区中有除离岛外,17区被反对派过半数占据,其中黄大仙和大埔区议会更全军尽墨,一个建制派议员也选不出来。未来反对派最“大路”的玩法,是利用区议会逼迫警察,瘫痪政府,各种要咨询区议会的发展项目,都很难通过。更激的玩法是借区议会通过政治性议案,抢占舆论主导权。

另外区议员有大量政治资源,有人粗略一计反对派大量抢位后,几年可拿到超过10亿,以那80个当选的素人为例,相信不少是本土或勇武派,他们可以借区议会的资源,大量繁殖下线人物,抢占政治地盘。

2.     攻占立法会半数议席。立法会直选的名单投票制,类似比例代表制,有异于区议会的单议席单票制。若明年9月立法会直选时和区选一样,反对派取得57%选票,建制派得42%,结果也不会如区议那么灾难性。

上届2016年9月的选举后(未DQ议员之前),在立法会70个席位中,有29个反对派,40个建制派,1个其他,建制派还稳过半数35席。明年9月选举,在功能组别方面, 建制派会先失一个区议员选出的区议会功能组别议席。而以个人票作为投票方式的功能组别,如仍是建制派的工程界亦属高危,建制派比2016年功能组别可能共失2席。至于直选方面,建制派可以失1至3席。若以悲观情况计,建制派失5席到35席,反对派加5席到34席,建制派随时跌到半数边沿,政府极难管治,只要一两个建制议员叛逃,就可翻盘。

3.     抢占特首之位。特首选委会有1200人,当中117席由区议员互选产生,过往这些选委席位由建制派包办。到2021年12月下届选举选举时,这117席将全部落入反对派之手。反对派在上届特首选委会有325席,若反政府的民情持续到2021年,粗略估计反对派的选委席位随时冲击400席。若加上区议会产生的117席,他们的席位可能有500席以上,虽然仍未够601票的当选票数,但若有一些手握100票的财团,和反对派合流,随时可以选出一个亲美特首,夺权大功告成。

民主选举,本来赢输无定数,政权转易也很正常。但从政者若被外国操控,选出来专门和本国对抗,那又是两码事了。6月的时候,我和政府高官议论时局,他们希望“挨挨吓就过去”。一般情况的确如此,上街上得多都会累。但若政治运动有外地势力操弄,就不是这么容易挨过去了。现在看来,这个夺权之局,已远超特区官高官能处理的范围了。

卢永雄

卢永雄

** 博客文章文责自负,不代表本公司立场 **

另类防疫小贴士

每天看到新闻,深感难过,不禁认真思考有什么事情可以做。 总结一下以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