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学生去打仗

美国总统特朗普终于签署了《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法案于上个星期四已经放在特朗普的枱面,他拖了几日才签约,叫做给了习主席面子。然而,这法案是要把利刀架在香港颈上,夺香港之权,迟签几天,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姿态而矣。

不要小看这条法案,它除了要定期检讨香港的人权民主状况,严重的可以制裁香港,取消香港独立关税地位。试想一下出现2003年那种状况,美国随意指控伊拉克拥有所谓“大杀伤力武器”,是什么也说不出一个所以然,但美国就在媒体上散出一些概念式武器,叫做“超级大炮”,美英两国也没有通过联合国,就向伊拉克开战,并把伊拉克总统侯赛恩杀了。到2015年,英国参与伊战时的首相贝理雅承认,所谓“伊拉克拥有大杀伤力武器”,只是子虚乌有的假消息。但人已死了、国已破了,就算英国承认是造假开战又如何?美国还是活得好的,她有为做假开战道歉半句吗?而16年过去,伊拉克到今天战乱还未完。

到了某一天,美国一时高兴,可以指责香港政府进行了灭绝大屠杀,在某个地铁站残杀过百个示威者,美国可以马上制裁香港。美国只需要有“伊拉克拥有大杀伤力武器”那种程度的“证据”,就可以出手了。

这条《香港法案》就如一把悬剑,由于制裁具杀伤性,特区政府官员往后在做决策的时候,可能会再三考虑,怕不跟美国政府的立场,香港就要受到制裁,甚至怕美国再修改法案,把制裁扩展到港官个人身上。

美国制定《香港法案》,是对香港和中国内政的赤裸裸干预,特别是美国有如此惊人的造假入侵外国的往绩,更令人不寒而栗。香港这半年的一场“革命”,不但被台湾利用,更成为美国手上的一只好牌,难得有黄之锋等香港反对派投怀送抱,要求美国制订一条法案制裁香港,美国自然顺水推舟,马上如你所愿。香港被人利刀架颈,予取予携。滑稽的是,香港这场颜色革命,布局摆得一清二楚,但很多香港人、包括特区政府的高官,却视而不见,如在梦中。

应对战争,应有战争的方法。11月16日至21日,伊朗发生了一场与香港类似的颜色革命,大家看看伊朗如何应付。去年特朗普单方面撕毁国际与伊朗签署的伊朗核协议,之后美国对伊朗采取制裁,伊朗虽然是世界第四大产油国,但本身缺乏炼油设施,搞得伊朗的油价大升,民不聊生。

最近,伊朗政府宣布把汽油价上调50%至一公升15000伊朗里亚尔,便触发了群众示威。伊朗政府深信在国内多处地方爆发的大规模骚动,背后有美国黑手,一些被捕的暴徒亦承认收取了美国和以色列等国每天60美元报酬(大约等如当地8天的工资),上街打砸抢烧。在这5天伊朗多个城市的激烈暴动中,有警察和示威者死亡。伊朗政府采取激烈的手段,把互联网断了,切断示威者的讯息联系,期间所有人都不能上网,结果暴动在五天内便初步平定。

在香港,不要说断网,就算是实施《紧急法》,也有很多政府高官和金融界人士反对,认为会损害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地位。香港一方面要止暴制乱,另一方面又要维持着相对自由的国际金融中心环境,面对的局面,比伊朗更加困难。如果说伊朗对暴动的回应是大学生级数的,香港只能用博士级的高手去应对,要熟知军情和谍战技术,才可以对抗国家级的对手的攻击。

可惜香港特区政府却以小学生的水平去回应一场颜色革命,对暴力示威只识谴责、再谴责和强烈谴责。这就像小学生拿着枪上战场打仗,就算那些小学生年年考第一,却始终只有小学生的视野。

美国的《香港法案》,只是颜色革命的序曲,而非终章。香港从政者不要觉得自己点叻点叻,要开阔眼界,多关心国际时事,重温过去20年环球各国的颠覆运动历史,为自己补补政治课吧。

卢永雄

卢永雄

** 博客文章文责自负,不代表本公司立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