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区选追踪 —“和理非”选票没有转移之谜

区议会选举尘埃落定,部份建制派选民执拗是否有160万张选票失踪,这只是一种虚假慰藉,其实输了就是输了。

分析选举结果应该采取一个务实求真的精神,从结果当中发掘真相。是次的区议会选举,建制派整体得票率42.3%,而反对派得票率为56.9%,基本上反映出大民意的四六之比。反观2015年的区选,反对派得票率只有38.5%,而建制派得票率高达55.8%,主要是当时的选举没有那么政治性,便没有反映出四六之比的大民意。

建制派得票率42.3%,显示绝大多数支持建制的人已经出来投票,可以说即使他们不满意特首的表现,也含泪投票。所以,出现这个选票结果的关键,不是支持建制派的人没有投票,而是对家有更多人出来投票。

从另一角度看,即时发生了五个多月的连场暴力示威,令社会造成重大损害,也没有令到那六成的反对派支持者,或者所谓“和理非”的选票转移。政府或者建制派以为连番的打砸抢烧,会令到“和理非”投票转向,或者至少不出来投票,但结果这种情况并没有出现,是今次选举当中最叫人猜不到的地方。

我与很多年青人谈过,颇了解他们的看法。发现建制派最大的盲点,是不理解对方心目中的“警暴”(警察暴力)问题。如果问一些年青人,他们会否接受马鞍山57岁的绿衣建筑工人被黑衣人淋天拿水并放火焚烧,年青人的回应会是一、整件事只是一场表演,是假的;二、那些黑衣人是“黑警”假扮的;三、比较理性的会说:“这些事情我也反对,不过… ”

建制派听完会觉得年青人既偏离现实,想法也很天真。但当你和年青人深入讨论之后,会发现他们认为警察滥用暴力“有根有据”,在太子站杀死了至少6名示威者,另外,那名IVE的15岁学生陈彦霖也是被警察打死之后,弃尸海中。固然,科大学生周梓乐也是被警察推落楼的。既然警察如此残暴,这个政权就一个暴政,面对暴政,那些反抗的暴力,即使不能够接受,但可以理解。甚至有部分年青人觉得暴力是必要的反抗手段。

这些观感是有民调数据支持的。有本月的调查问市民是否接受示威者的暴力冲击和破坏,结果显示完全不接受的受访者只有39.8%;理解但不接受的有27.7%;理解并接受的有24%;完全接受的有7.1%。把理解加上接受的人数比例高达58.7%。而更重要的是与7月时的民调比较,这些数字没有太大变化。而理解或接受暴力冲击的人群比例(58.7%)与今次区议会投票结果56.9%支持反对派相当接近。

由于这么多人“理解或支持”暴力,所以即使经历连场的暴力示威,也没有令到他们转而反对反对派。另外,民调又显示,有42.5%的人认为特区政府要为暴力负最大的责任,而觉得暴力示威者要负最大责任的只有12.9%。这解释了投反对派票的人群的逻辑,示威者固然暴力,但警察杀人灭尸的行为远为残暴,而要为各种暴力负责任的是特区政府。所以,他们坚持要投票给反对派。

反对派的核心观点是“警暴”,基础是众多虚假消息,例如民调显示有48%的人认为警察在太子站打死了示威者。但暴动延续至今,政府并无成立心战室去打舆论战,任由对手捏造和散播警察杀人的消息,令很多人形成根深蒂固的仇警概念,再加上特首极低的民望,就成为今次建制派败选的核心原因。

卢永雄

卢永雄

** 博客文章文责自负,不代表本公司立场 **

另类防疫小贴士

每天看到新闻,深感难过,不禁认真思考有什么事情可以做。 总结一下以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