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学维修 应该自己搞掂

香港经济急滑,政府财政收入大减。今个财政年度原来预计有168亿元的盈余,但随着经济环境转差,税收及卖地收入减少,加上年中推出纾困措施,预料截止明年3月财政年度结束,政府将会有财政赤字,是2004年以来首次。

政府早前半个月内,先后将三间大学,合共逾20亿元的工程拨款申请撤回,当中包括中文大学医学院扩建工程拨款申请。据说因为大学校园乱局未止,建制派议员反对在现时再拨款予大学。但近日政务司司长张建宗强调,政府不会针对及惩罚院校。后来有政府消息人士放料,希望尽量在明年第一季重提这20亿拨款申请。

其实真正应该讨论的是,几间大学最近受暴力示威者破坏后的维修开支,到底应由谁负责。受损最严重的是中大和理大,特别是理大,好像经历战事一样,有建筑物被焚烧,泳池变了掟汽油弹练习场,图书馆水浸,看来大学的维修费用,数以亿计。按一般情况,大学又会向政府申请拨款维修,建制派又被逼做橡皮图章,通过拨款,但如今香港应否这样“一般”呢?

1.     破坏自己学校为何要纳税人找数?

在上月的所谓“大三罢”中,大学校园内的暴力示威者,有大学生、也有外来人,他们有计划地占领校园附近的天桥,抛下重物阻塞道路,以达到瘫痪交通大动脉的目的,遇到警察驱逐,就退守校园之内,和警察对峙,大学校园变成示威者的阵地。警察除了最初期进入校园之外,后来根本退守校外,很多破坏、例如放火烧大楼,都是包括学生在内的示威者自己造成。他们以破坏来发泄,为何要由纳税人找数?尤有甚者,政府如今拨款大学维修设备,难保过一两个月又被再占据破坏,这个纳税人找数的黑洞,没完没了。

2.     大学管理层拒绝警察入校园应否负责?

不同的大学管理层处理手法有高低,结果差别很大,高手出尽法宝,校园破坏较少。低手未能控制乱局,校园沦陷破坏极大。中大和理大管理层都曾拒绝警方入校园内执法,但他们却没法保证校园安全,结果全线撤离,令校园变成无人看管地带。大学管理层拒绝警方进入校园,又无法防止暴力示威者对校园的破坏,理应由大学自己找数。

3.     政府财力有限应先帮有需要的人。

也因为暴力示威,令到经济急滑,裁员潮杀到,预计明年有10至20万人失业。另一方面,一座立法会大楼被破坏,维修费也要4000万,中大、理大这样被大肆破坏,随时一间大学都要1、2亿去维修,两间合共要4亿。若用去这笔钱帮助10万个失业工人,每人都可以资助4000元,帮补一下他们的生计,总好过花在大学因无谓破坏导致的维修之上。

政府不资助大学维修,大学过去揾钱不少,有自己的储备金,可以支付,不够也可以自行筹款,自己搞掂,不要找纳税人找数。

若学生破坏大学,政府火速拨款维修,过一两个月就修好,效率太高,整个过程好像无痛地打机一样。由于破坏并无成本,亦无代价。转眼学生又可以再破坏,再维修,纳税人的钱就如倒到咸水海一样,永无休止。

若大学要付出代价,即使用储备金支付,对学生仍然无痛,但大学管理层起码会有感觉,下次出乱事时,不要只顾政治正确,动辄拒绝警察入校园执法,否则破坏了大学,自己要找数。

这种行动不是惩罚,而是负责。需要负责,行动前就会三思了。

卢永雄

卢永雄

** 博客文章文责自负,不代表本公司立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