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区选追踪----不打的舆论战怎会赢

区选过后,还有不少建制派不接受这个选举结果。我对他们说,这是一件好事,让大家认清真正的问题所在。

这次选举有56.9%选民投了反对派,42.3%选民投了建制派。其实在多个民调问及各种和示威相关的议题,已经常反映出类似的近乎6、4之比的黄金分割比率。

例如民调显示完全不接受暴力冲击和破坏的市民有39.8%,对暴力完全接受、理解并接受、理解但不接受的三组人共有58.8%,又是接近6比4。

在民调中相信太子站内死了人的有48%,不信的有29%,其余是不知道,将有看法的77%人群化大成100%,就出现相信太子站有死人的是62.3%,不信的是37.7%,也是接近6、4之比。

所以话支持反对派和支持建制的市民大约是6、4之比,其来有自,也是香港的“大民意”。过去在区议会选举,玩法是不讲政治,讲地区服务加“蛇斋饼糭”(建制派和反对派都派),模糊了6、4大民意。但今次区选飞只黑天鹅出来,全人类都走去讲政治,按政治取向而投票,在单议席单票制下,就造成一面倒的选举结果。

而过去在立法会选举,走出一批和建制派友好的“中性候选人”出来,把反对派5%的选票拉过,就出现所谓建制派和反对派得票55%对45%的局面,但老实讲,这也是一种“偷鸡”的结果。你看这次区选那些中间一些的政党,不少是全军尽墨,就知道在政治热度很高的环境,非蓝即黄,没有一个中间的市场。

所以要追踪区选结果的底因,要对香港的民意环境有一个全面的了解。香港740万人口,18岁以上能回答民调的大约600万人,这就是一般民调反映出来的民意。有413万登记选民,今届区议会有294万人出来投票,167万人投了反对派,124万投了建制派,说建制派多了几十万票也意义不大,因为对手增加的票数更多。

如果时光可以倒流,选战可以重打,建制派如果要取得区议会过半数议席,只有两方向,第一是社会降温,投票率跌到53%或以下。第二,反对派的选民中,有部份转移了。

无论支持建制派或反对派的选民,都有些游离份子,我估计反对派的56.9%选民中,有27.7%是较有可能转移变成不投票/或按地区功绩投票,这“27.7%”的数字何来,皆因民调显示有27.7%“理解、但不接受暴力”的市民,他们较期望暴力示威快点完结。这批人最后没有转移,皆因第一,政府无能,没有结束旷日持久暴力示威的方法。第二,相信警方滥暴杀人。

太子站其实没有死人,但造谣者很成功,造出“黑警杀人”的印象,最好笑的是如今还在街头巷尾,马路之上,看到大量“黑警杀人”的涂鸦。日看夜看,真是不信也会变成相信。

我一直认为,抗暴要有心战室,要打舆论战。但数名港府高官私下抱怨,连他们也不明白为何不设心战室,搞到各部门各自为政,一盘散沙。

这让我回想回归之前,港督肥彭为了硬搞政改,要和北京打打舆论战,在港督府设心战室,成员除了肥彭外,有浑名叫“大细龟”的英国来两个高级助理,有搞军情出身的布政司霍德,有新闻统筹专员韩新,有绰号“魔僧”的中策组组长首席顾问顾汝德等等,全部人我都领教过,个个都是超班叻人。在这种心战室监控下,假设谁够胆散播“警察在太子站杀人”的假消息,第二日等拉都可以了。

现在的政府不想、不识、不敢去打舆论战,结果就一定会输了。

卢永雄

卢永雄

** 博客文章文责自负,不代表本公司立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