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区选追踪 — 无意识形态会丢失政权

我尝试用剥洋葱的方法,逐层去拆解这次区选反映的核心问题。这次区选的表象是56.9%支持反对派的选民,即使见到有暴徒淋天拿水放火烧异见者的极端暴力、遇上连番堵路阻地铁的超级烦扰,但依然支持反对派,连5、10%的选票也没有转。关键是他们深信了警察杀人、政权残暴的宣传。而造成这个现象的底因,是香港乱了6个月,政府仍没有成立心战室打舆论战。

为何政府连心战室也没有?我与几名政府高官谈过这个问题,他们提出一些似是而非的原因,例如这种事情之前未做过,又或者这样做并非特首的风格等等。但我认为这不是一种忽略,而是政府高层根本选择不去高姿态打舆论战,皆因政府不希望与示威者全面对抗,根本不想站在他们的对立面上。

政府高官对有政治性争议性的政策,只求通过,不作论述,早已成为特区政府施政的风土病,因为特首、高官们只珍惜自己的羽毛、只关注自己的民望,见到可以攞分的事情就出来雄辩滔滔,一遇到富争议的政治议题便潜龙勿用,只求最后能够在立法会夹硬通过,不论述令政策支持低下,早已习非成是。

但今次的情况更加复杂。由于泛民和勇武合流,幻化成一枝反对派联军,狂攻建制。按道理特首应是建制的大将军,应该带头和反对派联军对抗。但她一有机会,却变身成为球证,站在建制派与反对派中间,老是想去和谈。即使是街头暴乱,警察是为了维护社会秩序暴徒时,特首的球证心态仍是挥之不去,没有旗帜鲜明支持警队。很多时候,警察只能够单打独斗,打完半日仗又要出来解话,政府则龟缩在幕后,发出一个又一个的谴责声明。特首根本不想领军打仗,又怎会成立什么心战室呢?

有人问我特首是否真黄丝、无间道,我不敢苟同,因为我看不到特首以至政府高层有很强的政治信念和意识形态,他们的问题正正是没有意识形态,所以显出一种“西瓜靠大边”的投机。

不知从何年何月开始,特区政府崇尚政治化装,可能礼宾府的幕僚看得美剧《白宫群英》和《纸牌屋》看得太多,以为政治就是耍耍手段,搞搞化装,弄高民望,就可以长期执政。最后本来已无信念的政客,变得加倍投机,所有人都可以是盟友,所有东西都可以交易,最后就忘乎所以,尽失本心了。

香港政坛有三种主要的意识形态,本来是民主主义和民族主义的斗争(泛民斗建制),但大家都在一国两制的框架内,用中国的说法是人民内部矛盾,可以调和。但最后泛民派生出港独主义(本土派),一讲到港独,和民族主义就是敌我矛盾,是你死我活的斗争。

这场修例风波,泛民和本土合流,民主主义搭上港独主义,这是泛民最错的地方,表面上是和暴力不割蓆,骨子里是和港独不分家,在中美贸易谈判的最敏感时刻,走去华盛顿叫美国制裁香港,实际是针对中国,带香港走上最危险的背叛国家的道路。泛民若不回头,最后将要为这个错误决定,负上沉重代价。

特首面对民主主义和港独主义的合流,其实别无选择,只能站在民族主义这一边,全力抗暴,借抗暴拉泛民回头,而不是闪闪躱躱不去表态。在抗暴上不作为,令民众以假为真,误信流言,按此投票,最后就会丢失政权。

我过去介绍过一半书,是Franz Schurmann所作的《共产中国的意识形态和组织》(Ideology and Organization in Communist China),讲述中共如何靠意识形态和组织两大法宝,以少胜多。我研究时再加上第三大因素:魅力领袖,中国当年靠共产主义、严密的党组织和毛泽东的领导,夺取政权。

香港特区政府既无魅力领袖,又放弃意识形态,平时选举靠地区组识一项,遇上这场颜色革命,就显得手足无措。要上场战斗,首先要有信念支撑,若觉得对手的信念比自己高,你自然厌战,那就未打先输了。

卢永雄

卢永雄

** 博客文章文责自负,不代表本公司立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