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岭南史话】采珠暴富 南汉命大埔海狂捕珠害民不浅

大埔采珠血泪史到明初才了断。

珍珠自古以来为中国人心中财富象征,古代社会、政治及经济生活等诸多领域中,扮演重要角色。上至帝王将相,下到平民百姓,无不以珍珠作为喜爱和追求的对象。《淮南子: 人闲训》记载,秦始皇经略岭南一个重要原因,是“利越之犀角、象齿、翡翠、珠玑”,珠玑者,珍珠也,圆的叫珠,不圆的叫玑。

《天工开物·扬帆采珠》(网上图片)

到了汉代,喜爱珍珠程度不减,《后汉书·安帝纪》记载东汉安帝元初五年(公元118年),诏书中提到京师甚至出现“至有走卒奴婢被绮縠,著珠玑”的情况。于那个时代的文人如张衡、繁钦、曹植等作品中,以及大量汉魏乐府诗歌中,都有描写珍珠。

先秦以来,岭南就是著名珍珠产地,番禺则是《史记》中唯一提到的珍珠汇聚的都市。汉代徐闻所在的合浦郡,是岭南最主要的珍珠产地,闻名全国,采珠业和商业贸易十分活跃。西汉一名大臣王章,因章上表谏帝要疏远专权的王凤,最终被王凤构陷下狱死。王章死后,妻儿等流放合浦,据《汉书·王章传》载:“凤薨后,弟成都侯(王)商复为大将军辅政,白上还章妻子故郡。其家属皆完具,采珠致产数百万。”

《天工开物·没水探珠船》 (网上图片)

据《汉书·百官公卿表》了解,王章下狱死于成帝阳朔元年(公元前24 年),王商任大将军是在永始二年(公元前15年)。因此,王章家属就是在9年间,靠采珠致产百万。徐闻在西汉是合浦郡的郡治所在,当时采珠业和商业的繁荣可想而知。

【岭南史话】系列早前讲到当时合浦人还有一套采珠绝技。合浦的珍珠,自古以来一直是当地向朝廷进贡贡品。五代十国时期南汉开国君主高祖刘䶮,著名的除了他是荒淫残暴之君,更非常憧享受生活,他大兴土木,广修宫殿档次非一般,《南汉书·高祖纪二》载:“作昭阳、秀华诸宫殿,以金为仰阳,银为地面,榱桷皆饰以银;下设水渠,浸以真珠……造玉堂珠殿,饰以金碧翠羽。”

《南汉书·高祖纪二》局部 (网上图片)

玉堂珠殿珍珠需求甚殷,到了后主刘鋹时期,更在大埔海设媚川都,二千人被征募落海采珠。据《南海志》记述,大埔海媚川都,就是现今香港大埔,珍珠产量更与著名产珠地广西合浦齐名。不过,即使大埔珠民擅于潜探深海,但面对庞大珍珠上贡量,珠民饱受疾苦,丧命者不计其数。

在古代,采珠风险极危险-采珠人多是腰栓大石,手拿猪尿泡等可以储气的装置,赤身下海-采珠人潜入海底,承受大水压之余,更有被暗流卷走、漩涡吞没的风险,也有毒海蜇、海蛇和恶鲨的突袭。因应采珠惨况,宋朝开宝五年(公元972),实行仁政的朝廷废止民众采珠。福建莆田文人方信孺有一诗词《媚川都》,写下的就是一段大埔采珠血泪史:“漭漭愁云吊媚川,蚌胎光彩夜连天。幽魂水底犹相泣,恨不生逢开宝年。”

清嘉庆年间《新安县志·香港海防图》局部,“大埔头汛”表示有清军在大埔驻守 (网上图片)

不过大埔采珠业到元明两朝依然著名。到了元代,当地采珠业周而复始,时营时禁。由于朝廷过度采集珍珠,采珠业迅速萎缩。到了明初,大埔海采珠近5个月,却仅得珍珠半斤。朝廷认为珠量已经净尽,明令废止,采珠业才告一段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