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区选追踪 ---- 笔杆子里出政权

几年前,在北京参观新华社历史陈列馆,看到了1949年4月22日凌晨,毛泽东亲手撰写的一则新闻,报导前线红军大举渡过长江的最新战况。看着这珍贵的历史手稿,想到毛泽东这位中共统帅,与国民党激战当儿,竟然亲手提笔写新闻稿。一直听说中共靠笔杆子和枪杆子出政权,追踪历史,果真如此。

新华社展示1949年4月22日,毛泽东亲手撰写的红军渡江新闻稿。

新华社展示1949年4月22日,毛泽东亲手撰写的红军渡江新闻稿。

红军过江之后两日便攻克南京,毛泽东写了《人民解放军占领南京》不朽诗作,起首的两句“钟山风雨起苍黄,百万雄师过大江”,传诵至今。在当年的社会,以诗词传扬意识形态,影响民众、鼓动军心,是最有效的工具。亦可见在战斗中抓住笔杆子,抓住意识型态,是何等重要。

毛泽东看着红军攻占南京的新闻,作出《人民解放军占领南京》的不朽诗作。

毛泽东看着红军攻占南京的新闻,作出《人民解放军占领南京》的不朽诗作。

昨天讲到香港政坛有三种意识形态:民主主义、港独主义和民族主义。在这场运动,民主主义者和港独分子合流,变成了暗独民主主义者。特区政府理应起而反对,但她没有采取行动,被对方牵着鼻子走,这是最大的路线错误。原因可能有两个,第一是不觉得对方有大台,不知道是一场战争,第二是不觉得自己一方的意识型态可以取胜。恐怕是两种心态都有。

闻说在区选之后,反对派赢了八成多的议席,特区政府曾经一度想祝贺当选的议员,最后在保安局局长李家超反对下作罢。当选人中有一批人还有参与暴动的案件在身,若政府化身成一个中立的球证,当然可以开心祝贺,若然看作是抗暴战争的一部份,又有何值得庆祝之有?由此事可见,特区政府根本没有一种战时心态,没有察觉“范式转移”,不相信对方有幕后大台,才会如此被动。1997年亚洲金融暴之初,特区政府也是如此,根本不认同风暴对香港有冲击,但到1998年才突然醒觉,全面作战,最后入市平乱。

香港这场大戏,幕后有台湾和美国的影子,关键在于美国。美国压制中国的野心已很明显。美国国会先通过香港法案,两日前再通过新疆法案,同时又推动北约军事同盟,提出远在大洋彼岸的中国是北约的新威胁的立场。在这场中美的斗争当中,暗独民主主义者投向美国,要求美国制裁香港甚至中国。这种叛逆行为,较在港发动暴动更加严重,对之理应割蓆反对,不应龟缩不语。怕只怕政府潜意识是担忧对手声势浩大,民主主义的大旗优越高尚,若不让步投降,怕自己会一败涂地。这种想法,只是一个局限于香港的“小岛思维”,既没有历史观测,也缺乏国际视野,没有审视现代意识形态的强弱变化。

第一,    要看清民族主义之强。在游行时有人打出前英国殖民地旗号,睇落相当荒谬可笑。若对英国非殖民化历史有兴趣,不妨看看英国著名记者拉平(Brian Lapping)所著的《帝国斜阳》(End of Empire),专门记述了1947-1980年间,大英帝国从殖民地撤退时的各种部署。简言之,英国统治殖民地的时候,不会让当地发展民主,以免当地人民挑战殖民政府,但临近撤退时,就全速推动民主选举,并扶植的亲英势力,和当地的民族主义者斗争,希望亲英分子能保护帝国撤离后的利益,但结果往往是民族主义者取胜,比较典型的例子是印度的甘地和尼赫鲁以及新加坡李光耀。民族主义者立足于民族立场,抵抗西方强国的压逼,较容易赢得人民的支持。

现今中国的经济体已达到美国的六成,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足以与美国抗衡,举起民族主义旗帜,一点也不失礼。特朗普已经示范了给大家看,你胆敢说谎四次,便开始有人相信,而香港的政府和建制派却不信/不敢宣扬民族主义,便被人踩在脚底,变成人家高尚,建制卑下。

第二,要看清民主主义之弱。在30年前,在东欧铁幕解体之时,民主主义的确是全球最强的意识形态。但发展到今天,西方民主的问题充分暴露,特别是特朗普上台之后,美国采取本国优先主义,所有外交政策都以美国利益为先,根本完全漠视民主的真义。现时是民主主义的第三波退潮,投靠美国、宣扬民主主义,正是最弱势的时候。

由特区政府以至建制派政客,不懂得意识形态,对手够胆讲多两句,便会相信了对手的一套,按著对手的游戏规则去打转,结果永远找不到出路。若特区政府要重新上路,要从端正意识型态定位开始。

卢永雄

卢永雄

** 博客文章文责自负,不代表本公司立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