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暴乱令香港基层受害

 

五个多月来,黑衣蒙面暴徒的暴力冲击,令旅客来港大幅减少,多个行业大受影响,其中零售业销货量于第三季按年下跌近两成、饮食业总收益按年实质下跌13.6%,是自2003年沙士爆发以来最差。而香港酒店入住率平均只有六成,与旅游相关的行业已步入寒冬,酒店餐饮业要不断割价救亡,却也难救,旅客不会冒死伤之险来香港。

这些黑衣蒙面暴徒的暴乱行为,令基层市民的生计开始受损,旅游业餐饮零售业也因为游客减少而收入大减,很多甚至无法维持生计而结业, 从而导致这些行业的失业率上升,其中餐饮行业的失业率已升至6.1%。

交通不畅,建造业无工开、零售萧条及酒楼少人光顾已成常态,企业结业倒闭也多了,失去工作的雇员要申请破欠基金希望政府协助解困,相关求援的人数激增。劳工处今年1至10月接获2,400多宗申请求助,与去年同期比较急增三成一,索偿款额更超过2亿6,000万元,比去年多六成。有专家指,因申请有行政时延,相关数据仅反映香港7至8月期间的经济状况,担心未来的申请个案或申索款额会屡创新高,甚至如2003年沙士般恶劣。

更令人担忧的是,经济寒潮还在不断蔓延,连大企业都难以抵挡,因经济萧条蒙受损失而面临财困。财政司司长陈茂波坦言,这个财政年度香港将会面对赤字。持续不断的纷乱及暴行,打残香港,市民都要共同为这个残局埋单,主要的还是最基层的市民付出的代价最大。

另外,即使在区议会选举结束、市况有短暂的几日平静后,又有人故意上街制造纷乱,令香港乱局走不到尽头。

这些暴乱,最终使普通阶层的市民的生活受到最大损害,香港的竞争力愈来愈下降,经济实力也不断下降,令到香港被边缘化。 到香港的实力非常弱小时, 香港就衰落了,那些黑衣暴徒所在的基层,其实受苦最大, 因为他们没有能力迁走,离不开香港。

苏智成  测量师
香港建设专业联会理事

香港建设专业联会

** 博客文章文责自负,不代表本公司立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