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治港?乱港?

回归前夕及初期,中央都希望香港做到“商人治港”,建立以爱国的商人为核心的领导班子,使经济繁荣的香港继续发展,保持优势,于是由商界出身的董建华担任首两届特区政府的行政长官。然而,由于董建华任内表现未如理想,民怨积压,加上被批评管治经验不足及与公务员团队合作不善,中央很快便放弃“商人治港”的理想,往后三任特首都不是来自商界,反而有两任是公务员出身。即使梁振英不是政务官,但其依重的人物不少也是公务官,如林郑月娥、曾俊华、张建宗等等。可以说,回归以来,一直执掌香港政治命脉,牢牢掌握大权的,是公务员,香港实际上是“公务员治港”。


然而,不得不提的是,不论曾荫权或是林郑月娥,表现都是乏善足陈。尤记得曾荫权年代的不卖地、不造地政策,私人住宅落成量大幅减少,多年来低于10,000个,直接造成今天房屋短缺、私人楼价及租金高企的民生问题,埋下民怨爆发的伏线。在政治上,他又纵容社民连三子在议会行使暴力,以粗暴的拉布阻碍各项有益民生和建设的项目,并成为日后反对派的议政武器,既窒碍香港的发展步伐,亦使激进势力气焰更盛。加上在高铁事件上公关工作处理不善,造成激烈社会抗争无休无止,日趋暴烈,都是曾荫权年代种下的恶果。


至于林郑月娥,上任初期即向反对派主导的教育界大献殷勤,增拨50亿资源,以为可以冰释前嫌,化敌为友。结果是,当有政治议题可供炒作,反对派便会原形毕露,张牙舞爪,导致今日暴动不止的局面。而反修例运动持续半年,林郑月娥在主战与主和两条路线之间举棋不定,除了无尽的“强烈谴责”外毫无平息风波的手段,既让反对派成为区选的大赢家,亦令建制中人感到失望。

 

曾荫权和林郑月娥都是政务官出身,公务员中的精英,但是在位期间的表现对香港造成深远的负面影响,足以证明公务员治港是完全失败。笔者认为,公务员不适合担当领袖角色的原因有二:

 

一,公务员的思维,正如公共行政的理论指出,是“路径依赖”(Path Dependency)。意思是,在面对社会问题时,公务员倾向相信现有的机制,按照原有的方法或制度应付。即使效果不佳,最多只是小修小补,而不会破旧立新。可是,在这个日新月异,民粹高涨的年代,这种思维远远落后于社会形势和民思民想,既不能有效解决问题,也无法取悦市民大众。最明显的例子,就是曾荫权年代“尾二”一份施政报告中,为了回应坊间要求大量建屋的诉求,推出半桶水的“置安心计划”。其实,所谓置安心计划只是加入租用元素的居屋计划,加上配额偏少,对解决夹心阶层的住屋问题毫无益处,最终不到2年时间计划便被梁振英刹停。面对日益严峻的问题,永远只会推出蜻蜓点水式的改革,使问题和民怨愈滚愈大,正是公务员难担大任的主因。


二,公务员的政治敏感度不足。长期的官僚制度训练和工作经历,导致高官对于外部社会的脉膊掌握不足。部分原因是公务员理应恪守政治中立,工作过程较少受到政治立场左右,因而对于政治形势的分析和判断相对粗疏。另一方面,工作环境封闭,少与群众接触,也难以掌握民情。说白一点,就是不知民间疾苦。君不见两任公务员特首在选举前分别在池塘边吹口哨玩鲤鱼及不会使用八达通乘地铁,招人话柄?


除了能力不足的问题外,公务员团队的忠诚问题也是令人担忧的地方。过往,我们很容易相信公务员团队是建制的核心部分,然而经过廿多年的事例和今次的反修例风波,相信很多人都会有所保留。事实上,不少退休的第一、二届管治班子成员都是支持反对派的,例如陈方安生被称为“香港民主之母”,前局长王永平亦是反对派的文胆。至于曾经出战特首选举的曾俊华,更是不少反对派支持者属意的特首人选。加上反修例运动期间,有多名公务员自发举办集会甚至参与暴动,种种人和事都反映公务员未必全心全意听从指挥,执行工作,完善施政,甚至可能是反对派的“卧底”。

 

因此,笔者强烈反对未来选择任何公务员担任领袖位置,甚至出任司长也不赞成。在曾班子和林郑班子中,都有政务官担任政务司司长,但表现同样教人失望。许仕仁在任期间毫无建树之余,更发生贪腐渎职的事件,使香港廉洁形象大大受损;虽然张建宗未见私德有亏,但在处理是次暴动中屡次失言,其表现不但使市民无言以对,更令执法人员反感,可谓两边不讨好。假如未来的任人思维仍然是小材大用,相信政府管治效能只会有减无增。除非是公务员出身,但其后在政界或商界打滚,并取得一定成就,则可另当别论。

此外,笔者亦建议要设立公务员思想审查制度,以保证公务员团队的爱国意识。既然香港已是中国的一部分,行政长官必须向中央人民政府负责,主要官员亦要得到任命,其属下,即整个公务员团队都应该效忠中央政府。虽然现时所有新入职公务员必须通过基本法考试,但是内容显浅,亦无助建立爱国及效忠的观念。因此,在聘请新人时,应进行背景及思想调查,以了解求职者过往的言行有否与国家利益出现矛盾。即使是已入职的公务员,亦应安排到国内接受培训,加强认识国情,而有否爱国效忠的意识更应是除年资、能力和表现外其中一个升迁时的重要考虑因素。


过往我们相信建制板块主要由传统爱国团体、商界及公务员三个部分组成,可是前者走势下滑,政治影响力大受打击;商界则讲求利益为先,叛顺无常。如果不能确保公务员团队的服务表现和忠诚,恐怕建制力量会进一步受挫,一国两制事业的前景也会更加暗淡。

黄远康

** 博客文章文责自负,不代表本公司立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