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政府搞国际调查“捉虫” 监警会国际专家退场

政府没有接受示威者提出设立独立调查委员会,但在早前宣布撤回逃犯条例修订时,就宣布监警会下面会特设国际专家小组,协助审视反修例风波所触发的社会风波,但成件事搞到有点尾大不掉。

美国《华尔街日报》爆料,话监警会就审视反修例风波的国际专家小组成员已经辞职。报道指,国际专家小组关注,在审视反修例风波时,监警会权力有限,包括未能传唤证人或迫使警员提供证据,而在公众投诉送交监警会之前,必须先向警方投诉,专家小组在与监警会讨论后,未能就支持调查工作达成协议,决定辞职。

国际专家小组共5名海外专家早前访港,成员Clifford Stott于Twitter发布小组的进度报告,提到监警会的调查权力及范围存在结构性限制,不足以应付反修例事件的规模,认为需大幅扩大监警会的能力,包括向警方或其他机关取证、辨认及保护警队内外的证人、以及取得警方重要文件的能力,强调调查必须要有公信力,才能有效化解香港目前的危机。监警会随后发声明指,Stott发布的进展报告并非专家小组的公告,而是他的个人行动,而且该推文并未与监警会讨论,对此感失望。

 国际专家小组成员Clifford Stott转发他们请辞的消息。

国际专家小组成员Clifford Stott转发他们请辞的消息。

如今又再爆出国际专家小组辞职事件。监警会主席梁定邦就回应话,国际专家小组的阶段性工作已做完,不觉得他们是辞职,他们现时是先退出工作,当监警会舖排近期事件的事实工作后,小组成员非常愿意再商讨,表示有兴趣下一阶段工作。目前监警会已收到约500宗投诉,将会以事实为依归制作阶段性报告,以提供一个“大场景”,令公众明白投诉内容,因此报告未必会作很多建议。而首阶段报告,相信只可以涵盖到7月1日的事件,未必做到涉及新屋岭及8.31事件的投诉。

监警会主席梁定邦。资料图片

监警会主席梁定邦。资料图片

国际专家小组究竟是辞职还是阶段性完成退出,变成一宗罗生门事件。

整件事源于政府妥协的心态。示威者有五大诉求,有两个方向回应: 原则派表明要止暴制乱,不要跟随示威者的逻辑转,而妥协派则希望可以尽量顺应示威者的要求。

好明显是妥协思维主导。对于示威者要求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政府认为不可以接受,因为这个委员会是明显针对警察,结果搞出了一个妥协方案,在监警会内设立一个国际专家小组。这是一个“不汤不水”的方法,政府一出就注定出事。结果在强大舆论压力下,国际专家小组愈企愈硬,政府不接受,他们就唔捞。事后回看,搞一个国际专家小组, 都系“捉虫”的建议,对家不收货,自己又搞到尾大不掉。

小鲨

** 博客文章文责自负,不代表本公司立场 **

另类防疫小贴士

每天看到新闻,深感难过,不禁认真思考有什么事情可以做。 总结一下以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