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如何在巨量的噪声中 看到恐袭临近的讯息

香港的暴力示威持续了半年,群众热情略为降温,但有迹象显示,运动正朝向恐怖主义的方向发展。可惜事态得不到香港社会的足够重视。

在华仁书院附近发现的土制炸弹有巨大杀伤力。警方收到情报,在香港华仁书院斜坡的一个隐蔽处,检获两个放满铁钉的土制炸弹装置,警方检查之后发现炸弹组装完备,可以引爆。两枚土制炸弹与挪威2011年的恐怖袭击中所使用的炸弹类似,同样存有硝胺成份,加上铁钉的杀伤力,挪威恐袭事件造成8死30人伤。

能够制造类似2011年挪威恐袭的炸弹,恐怕不是一般香港的激进学生可以达到的水平。香港社会对示威向着恐袭的方向发展,关注度严重不足。我和不同人谈起此事,支持暴力示威的市民,会很简单地把警方检获的炸弹,说成是警察自导自演的好戏,用以嫁祸示威者。这种每逢见到重大负面新闻便指控警察栽赃的逻辑,成为继续支持暴力示威的最佳思维方式。

我也与一些温和的建制精英谈过,他们则采取一个顾左右而言他的态度,潜意识想避开这些暴恐事件,因为害怕过于突出这些事件,等同支持要对示威者强力镇压,甚至等如支持“派解放军入香港”。他们属议和派,经常想着与反对派或示威者和解。示威朝着恐怖主义方向发展,在他们思维框架中,没有合理位置,只能忽略。

在2001年911事件发生前,没有人能想像在光天化日之下,美国纽约闹市中的一座大厦,会在恐袭中倒塌。即使世贸双子塔第一座遇袭倒下之后,仍然没有相信另一座大厦会受攻击。

奈特.席佛(Nate Silver)在《精准预测:如何从巨量噪声中,看出重要的讯息?》(The Signal and the Noise)一书中,谈到这个问题,根据贝氏定理的公式计算,第一架飞机撞向双子塔前,美国高楼被恐怖攻击的可能性根据历史纪录是两万分之一,或者说0.005%,因为过去未发生过,所以接近零。但第一架飞机事故发生后,美国国内被恐怖攻击的机率当下被改写,提高到了38%。这时,再预估第二架飞机撞上高楼发生的机率时,运用贝氏定理的公式计算之后,整体机率陡增到99.99%,即是机率超高。然而,一般人“凭感觉”的预测却是:在艳阳高照的纽约,发生一次袭击已经够不可能了,第二次几乎是真的完全不可能!但使用贝氏定理,却能轻松预测第二起事故的发生。结论是我们不能凭“感觉”行事。

奈特.席佛(Nate Silver)的《精准预测:如何从巨量噪声中,看出重要的讯息?》

奈特.席佛(Nate Silver)的《精准预测:如何从巨量噪声中,看出重要的讯息?》

现今世界有太多噪声,掩盖真相。我们又有太多预存立场,进一步阻碍我们去发掘真相。

奈特.席佛是“美国预测鬼才”。他在美国政情不稳的2012年,正确预测了50州,35席参议员的当选人,命中率达100%,从此声名鹊起。

《精准预测》一书的核心要旨,是过去不能预测现在,美国本土过去未发生过大规模恐袭,不代表现在不会发生。唯有“现在”发生的事情,能够量测现在。然而,“现在”总是充满噪声的,这些未经时间沉淀、筛选的噪声,再加上我们偏见,成为Nowcasting的主要障碍。

奈特.席佛在书中不断提醒预测者:

  • 默认立场或过度自信,对预测来说,是非常可怕的事。
  • 预测不是在追求是与非,而是估算事情发展的“机率”。有精准的机率,才能做出有利的决策。
  • 当大家不免被噪声迷惑时,不要跟着群众走。
  • 有新的重大资讯进来时,能保持客观,随时更新的预测,才有可能是精准的预测。

当我们看到警方追查到两枚与挪威2011年的恐怖袭击类似的炸弹时,就应该知道香港受到炸弹袭击的机率大大大提升了。不要因为过去52年没有发生过炸弹恐袭,就以为不会发生。至于对眼前看到的事情完全不信,只信“这是黑警栽赃”,就近乎宗教了,已超越了讨论理性预测的范畴。

卢永雄

卢永雄

** 博客文章文责自负,不代表本公司立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