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个有好过无的“买卖协定”

中美贸易谈判接近达成首阶段协议,美国总统特朗普自行放料说这是一个“大协议”(big deal),中国需要,美国也需要。

就目前传出来的协议版本,美国会取消原定于12月15日对156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加征新一轮关税。中国一直不接受美国只是不加征新关税,要美国降低已经加征的关税,闻说在首阶段协议,美国会对3600亿美元的中国货品所加征关税率降低五成,而中国也会按比例降低对美国货品加征的关税。美国要求中国明年购买500亿美元的美国农产品,还希望中国列出每月购买额,每月都要达标。中方不同意订立月度购买额,可能最后美国会放宽到按季或更长时间的购买指标。

中美贸易战打了接近两年,现时的首阶段协议,完全未涉及核心的问题。美国外交事务协会资深研究员希尔曼(Jennifer Hillman)表示,目前达成的这个所谓首阶段协议,不应该算是一个正式协定,因为绝大多数美国政府最初提出的目标均未达到,这不应该被形容为贸易协定,这只是一个“买卖协定”。希尔曼这个形容比较适切。

一直传闻特朗普向中国狮子开大口,更要中国按足他的要求狂买美国货,又要美国派员到中国监察。特朗普可能误会了中国仍处于江泽民或者胡锦涛年代,比较和善可欺,现在习主席主政,让步也有底线,弄不好便拉倒,等到明年11月美国总统选举完之后再算。中国企得比较硬,特朗普唯有让步。其实中美双方都有达成协议的动机,贸易战再拖延下去,对中国经济有明显下行压力。至于美国,美股虽然创新高,但特朗普面对国会的弹劾威胁,急于要有一个贸易协议来冲喜一下,让美国人觉得他是一个可以为他们争取到利益的好总统,倒过头来向国会施压。

假若中美可以达成首阶段协议,会有什么影响呢?第一,有好过无。即使这只是一个买卖协议,份量甚轻,但有协议总好过没有协议。因为没有协议,双方的矛盾必定激化,白刀子进、红刀子出,互相割颈,对两国的经济都会造成更大冲击。另外美国一直借香港问题作为杠杆去要胁中国,当双方关系差劣,美国使用香港这只棋子的机会大增。所以,中美有初步协议,会对中港经济和香港局面起到一些短期稳定作用。

第二,一波将平,一波又起。中美达成首阶段协议,减低关税,只是将贸易战降温。但根据之前一直流传出的消息,第二和第三阶段谈判,将更加困难,当中必有高低起伏。在双方关系再次陷入低潮时,又会大打口水战,所以绝对不能对双方达成首阶段协议过分乐观,皆因核心矛盾并未解决,或者这些问题永远都不会解决。

第三是中国以时间换取空间。从宏观看中美局势,无论特朗普能否连选连任,中美的关系都无法回到二、三十年前的那种“联中制苏”的友好状态。中国深明其理,但仍愿意做出守着底线的妥协,例如买几百亿美元农产品,即使这些农产品用不完,放在仓库里烂掉,只当向美国交保护费而已。中国要争取两、三年的空间去调整经济结构。首先是继续进行供给侧改革,减低过剩的产能,改善经济体质;其次是调整产业比例,降低出口比重,增加内需的活力,减少对外贸,特别对美国的依赖;第三是大力发展高科技产业,从工业4.0、到AI、到一切的创新产业,中国都会下命令去投资发展,令中国挤身科技强国之林。

简言之,见到中美有协议,不要过分欣喜,就当是这个忧伤2019年的圣诞节前,一剂短期的安慰剂吧。

卢永雄

卢永雄

** 博客文章文责自负,不代表本公司立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