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逃跑分子”林彪反问毛泽东:还有什么好抵抗的!


陈毅、张茜和周恩来、邓颖超在一起(资料图)

本文摘自《红墙见证录:共和国风云人物留给后世的真相》(二),尹家民 著,当代中国出版社,2009.10

1927年8月初,陈毅从白色恐怖笼罩下的武汉,顺江东下,苦苦追赶南昌起义的部队,终于在8月10日,找到了党中央军事部长周恩来。他立即接受了周部长的委派,去第二十五师七十三团任团指导员。

陈毅、林彪在天安门城楼上。临行前,周恩来握著陈毅的手说:“这个团是我们党最早建立的一支武装,训练严格,战斗力强,在北伐中是很有战斗力的,战无不胜,是最出色的前锋,有铁军、铁团之称。这个团现在是贺(龙)叶(挺)军里一个主力团,有两千多人,你要好好地去把工作做一做!”

“是!”陈毅坚定地回答道。

周恩来在法国勤工俭学时就认识陈毅,了解他的才能。他拍拍陈毅肩膀,仿佛歉意地补充一句:“派你干的工作小了些,你不要嫌小!”

“什么小哩!你叫我当连的指导员我都干!”陈毅爽快而坦诚地说,“只要拿武装我就干!过去,跟着武汉军分校的部队走,我才不高兴!什么消息也不知道!现在叫我到打仗的队伍里去,我愿意去!我可以完成任务!”

一介书生也完全倾心于武装了。这是他亲历四川保路运动屠杀、里昂护校斗争被武装押送回国、北京惨案、万县惨案、九江被迫放下武器,并结合宏观的认识所得出的宝贵结论!

陈毅就是怀着这样愉快的心情,走进了七十三团团部,在这里陈毅面临第一个考验——作为共产党的党代表和政工干部能否取得官兵们信任的考验。这个团毕竟还是国民革命军,官兵们对蒋、汪不满,对共产党比较有认识,但对政治工作人员,许多人还是持保留态度。陈毅自己对武汉时期某些政工人员的满嘴空话与“五皮主义”(皮带、皮靴、皮包、皮手套、皮马鞭)也很反感,所以能够理解官兵们看不起“狗皮膏药”的情绪。他自觉地塑造共产党的政工干部的形象。不高高在上,常到班排谈心。盛暑行军,又加某些地区群众受了欺骗宣传逃避一空,有时一天吃不上一顿饭。他都能和官兵们一样,挨饿走路,还扶助病号,帮士兵背枪。官兵们渐渐相信他的讲话了。

还在陈毅刚走进七十三团团部上任,尚未坐稳时,门口就跑来一个20来岁的年轻人,面带惶恐:

“报告团长,我的120块毫洋的伙食钱给勤务员背着逃跑了,我连现在的伙食钱都发不出去了!”

“勤务员是什么人?”团长黄浩声瞪圆了眼睛,厉声追问。

“这个勤务员是我的表弟,以为可以相信,不料拐款逃跑。”年轻人怯生生地回答。

“你是怎么搞的!你为什么不自己背伙食钱?”团长厉声呵斥道:“现在经费这么困难,你这是失职,我要枪毙你!”

部队从南昌撤出以来,战斗频繁,给养补充十分困难,120块毫洋,够一连人开一个月饭哪,团长怎能不动肝火呢!

参谋长余增生看着陈毅,说:“指导员,你刚到,这个事情你的意见怎么样?”

陈毅思考片刻,说:“现在要准备打大仗,由公家补发给他算了。他已经把钱丢掉了,你有什么办法?不然,他到哪儿去搞这么多钱呢?一连人总得吃饭。”

团长苦恼地摇摇头最后说:“那好,叫辎重队发给120块毫洋。”

刚才低垂著脑袋的年轻人,这时才敢抬起头。

陈毅走到年轻人面前问:“你是哪个连的?叫什么名字?”

他两腿一碰,高声回答:“七连连长林彪。”

“林彪同志,你既然是连长,以后伙食钱无论如何要自己背,你自己不背,让人再拐跑了怎么办?”

“是!”林彪感激地回答,“感谢团里的决定,今后,我一定自己背伙食钱!”

以后,陈毅到各连去抓工作,来到七连时,林彪总会提起那天的事,对陈指导员帮他说情,再三表示谢意。

一场风波过后,林彪跟随部队在饥寒交迫中,继续前进。

但是部队到达大庾县城时,情况又发生了变化。粟裕详细记录了这段史实:

当时黄埔军校出身的一些军官,其中包括七十三团的七连连长林彪,来找陈毅同志,表示要离开队伍,另寻出路。而且还“劝”陈毅同志也和他们一起离队。他们说:“你是个知识分子,你没有打过仗,没有搞过队伍,我们是搞过队伍的,现在队伍不行了,碰不得,一碰就垮了。与其当俘虏,不如穿便衣走。”陈毅同志坚定地回答说:“我不走。现在我拿着枪,我可以杀土豪劣绅,我一离开队伍,土豪劣绅就要杀我。”陈毅同志更严肃地告诫他们:“你们要走你们走,把枪留下,我们继续干革命。队伍存在,我们也能存在,要有革命的气概,在困难中顶得住,个人牺牲了,中国革命是有希望的。拖枪逃跑最可耻!”……当部队离开大庾县城的那天,他伙同几个动摇分子脱离部队,向梅关方向跑去。只是因为地主挨户团在关口上把守的紧,碰到形迹可疑的人,轻则搜去财物痛打一顿,重则抓来杀头,林彪感到走投无路,才又被迫于当夜返回部队。44年后的“九一三”事件,林彪在叛逃中自我爆炸。陈毅同志回顾过去历史时提出:“南昌暴动,上井冈山,林彪起过什么作用?他根本是个逃跑分子。”

林彪又跑回来了,找到陈毅,交代了擅自离队的过程,说:“现在我经过了认真的考虑,认为还是回队伍来干好。”

陈毅平静地听着,心里已经有了主意。林彪检讨完了,陈毅就明确告诉他:“你现在不走就好嘛!你回来我们欢迎嘛。”陈毅让林彪仍回七连当连长。

林彪有些不安:“这合适吗?”

陈毅说:“你对七连熟,七连对你熟,这样对你工作有好处。如果那边有什么对你不利的说话,由我做工作去。”

林彪因一度离队和爱用私人的毛病,使得朱德、陈毅对他印象不是太好,所以尽管他是黄埔四期生,打仗也勇敢灵活,后来有两次营长出缺都没有提升他。在朱、毛会师以后,当上了二十八团一营营长。刚当上营长的林彪比较积极。当二十八团与敌七十九团遭遇时,红军第四军参谋长兼二十八团团长的王尔琢大声命令林彪:“你带上全营,抢占前面的制高点鹰崖岭,从敌人的侧后打下来,敌人如果垮了,坚决追击,直捣永新!”

林彪复诵了命令,转向朱德:“军长还有什么指示?”

朱德说:“猛打猛冲猛追!一路追下去,路上有金元宝也让后续部队去拣!”

林彪说了一声:“是!”迅速跑回营里,带上一营,便向左前方飞速插过去。林彪“短促出击”的本事很大,动作既快又猛,打得敌人死伤枕藉,狼狈回窜,连敌团长刘大胡子也被击中,从马上落下,其余人大多成了俘虏。

林彪在战后见到了他一直敬慕的毛泽东。他请毛泽东为他的一营人讲话。随后,林彪又单独与毛泽东谈了一阵。毛泽东在谈话中得知林彪是林育英、林育南的堂弟,在他肩上轻轻拍了两下,笑着说:“好几年前,我就认识你那两位堂哥,他们很不错啊!”

毛泽东对林彪的印象很好。他认为,林彪年纪轻,又系黄埔毕业,部队带得好,好好培养一下,将是个有前途的军事人才。

团长王尔琢中了叛徒的黑枪,林彪便担任了该团团长。

1929年1月1日,漫天大雪。为了粉碎敌人三省“会剿”井冈山的阴谋,军委接受了毛泽东委员的建议,沿着山间小路兼程急行军,顺利占领了大庾城。当时已任红四军政治部主任的陈毅率领的二十八团,按照毛委员的部署,派出一个营占领新城,向南康、赣州警戒。团主力在大庾城北高地集结,三十一团占领梅关,防御南雄方面的敌人。二纵队和军委就在城里边。因为部队行军神速,估计敌人还不能来,准备在大庾城住一夜。

不料,下午4点多钟,新城方向打响了,枪声越来越近。

毛泽东对陈毅说:“我们到城外看看去!”两人爬上小山一看,糟糕,二十八团的队伍退下来了!

毛泽东焦急地皱起眉头:“无论如何要抵抗啊,不抵抗不行哪!”他说著坐在田埂上,语气严肃、沉重:“这一仗无论如何要打好,不打好,我们以后就很不好办!”

这时,一个青年军官提着枪退下来,毛委员一眼认出,呼地立起身,大声喝道:

“林彪,你为什么不抵抗,你跑到哪儿去?”

林彪收住脚步,脖子一梗,反问道:“还有什么好抵抗的!”

站在毛委员身边的陈毅火了:“你是团长,总要打几个反冲锋把敌人压下去!不然收不拢队伍!”

林彪有时就是这样固执,不听别人劝告。突然,近处又是一阵密集的枪声,树上积雪纷纷落下。林彪浑身一颤,提起枪,呼地一下子从毛泽东与陈毅之间冲过去,跑向他们身后一块怪石陡立的安全地带。

陈毅愤愤喝道:“林彪,你怎么跑了!毛委员还没有走,你为什么走?你回来!你是怎么搞的!”

林彪头也不回,爬过陡石,往山坳坳里一蹲,再没露头!

群龙无首,部队纷纷后退,情况危急万分!

毛泽东问:“陈毅,你有什么办法?”

陈毅没说话,他迎面拦住一个刚退下来的大个子排长,指著山顶上一个小石堡,厉声命令道:“你立即带部队冲上去,无论如何坚守住小石堡,在那里打排枪,掩护大部队撤退!你看,毛委员还在这里,你要是怕死,你要退下来,我就枪毙你!”

大个子排长看看毛委员,稳住神,用力地点点头。他一马当先,领着部队拼力反冲锋,终于攻上山头,在小石堡附近巩固了阵地。

天渐渐黑了,敌人不敢在山林中过夜,主动后撤了。枪声渐稀,部队开始安全转移。陈毅站在小路边,在最后撤下的部队里细细寻找,他要找到刚才临危受命的排长,他要代表军部和全体红军战士,当场嘉奖他的英勇精神!可是,部队过完了,也没找到他。

陈毅后来才从一名战士那里听说:排长在完成了阻击任务,掩护其他同志撤离时,被一颗子弹射中了胸脯……

就在当天深夜,部队到达扬眉。为了迅速摆脱敌人,部队稍事休息,就要开拔。这时,陈毅得到报告,说二十八团党代表何挺颖受了伤,他急忙前来探望。何挺颖的伤口虽经包扎,血仍从里面渗了出来,人也神志不清。陈毅立即向毛泽东作了汇报。

毛泽东对陈毅说:“你到二十八团团部跟林彪讲:何挺颖同志刚从三十一团调到二十八团,没得好久就负了重伤,无论如何,要用担架把他抬走。这不仅是救人一命的问题,这对两个团的团结有直接影响。”

陈毅在团部找到林彪,向他转述的毛泽东的话,并且叮嘱他:“这是毛委员的指示,你要负责落实!”

林彪倒是很快答应。

部队经过急行军,达到龙南,陈毅没顾上休息,就赶到二十八团来看何挺颖。可是转了大半个连竟没有找到。他有些纳闷,问林彪:“何党代表哪里去了?”

林彪说得很轻松,就像丢了一枚子弹,或是几张纸:“丢了。”

陈毅大吃一惊:“怎么丢的?会不会被敌发现?伤口流不流血?身边有没有人照顾?”

林彪还在专心地看他的地图,随口回答:“哪个管得了那么多。”

陈毅气得叉腰怒斥道:“你身为团长,竟将党代表弃之不管,是何阶级感情?!”

林彪最大的本事就是你发火时,他不说话,弄得心直口快的陈毅几乎要流泪。

林彪这次在战场上举动,毛泽东并没放在心里,可是却给陈毅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1929年2月,红军暂时摆脱追兵,来到寻邬境内的罗幅嶂,歇脚一天,决定将红四军所属部队分成两个有独立机动作战能力的单位,一纵队由二十八团、特务营编成,党代表陈毅,纵队长林彪。林彪从此走了重要的领导岗位,与陈毅也有过并肩作战的历史。陈毅、林彪率一纵队取道兴国向东固进发。行至葛坳,遭众多敌军截击。林彪指挥果断,迅速突围,得以脱离。

长征前分手,解放后再见面时,林彪已是赫赫有名的四野司令,与陈毅又是平起平坐;可是越到后来,林彪的地位不断攀升,把那些老帅们抛到了身后。1959年林彪当上国防部长,并主持军委日常工作;“文革”开始后,又成了副统帅,接班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