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向华盛兄撑运输公司接我生意 肥佬黎计唔掂数最后无哂下文

在佐敦圣地牙哥酒店,桑拿部洗干净,将黎智英老板,存在我身上,的不安及所有一切冲走,按完摩回家,一睡无梦,安睡香甜。

翌日回到公司,与同仁商讨。怎样减人减开支,怎样应对,减低将来失去壹传媒生意,带来的冲击。隔了个多月,有一间与壹传媒香港合作的运输公司,远赴台湾,查核如何代替我的发行台湾业务。

我台湾员工,紧张地向我汇报。我从容地说,我没本事,再为壹传媒工作。有一天台湾公司关门,我卖清车辆,若不够遣散费,我再从香港汇钱过去,给够钱台湾员工离开,不会欠台湾同仁,一毛钱工资,及离职遣散费用。

向华盛大哥忽然约食饭有少少意外。

向华盛大哥忽然约食饭有少少意外。

回到香港不久,认识很久的向华盛先生,给我电话,说:“德强啊,我系向华盛呀,好耐冇见面,几时吃饭哪。”认识向家几兄弟,他与华强兄,都是我在江湖,极之尊重的人物。但是极小来往,忽然来电话,我想一定,有要事要谈,答谓“好呀,随时都可以㗎。”

我坐在半山苏豪,我自己开的“辣挞挞”法国餐厅。向华盛带住,一个中年生意人,与我吃饭。华盛兄介绍这位生意人,予我认识。一说,原来就是壹传媒,其中一间重要的运输服务商老板。我心想,这位中年仁兄,想用华盛兄,话给我知,他会接我壹传媒,发行生意,怕我发难,找华盛兄出面,给我摆龙头,担心我搞他。我心想,我绝不做,搞衰自己名誉,拆毁自己招牌,咁抵庄事情,胡乱给他们招呼一顿,送客了事。

我与港台澳公司同仁说,壹传媒新发行公司,即将登场。想起当时我心情,真是五味纷陈,百感交错。由开始怎样,从壹周刊,到壹本便利,至苹果日报,又出版忽然一周,更出版饮食男女。我真是人生非常丰足。可能虽然没钱赚,又可能更要陪本?但是这个舞台,真是飓风暴雨,雷电交加不断。令我人生,充满磨练,真是蜕变出非凡人生。

由接下我二伯父遗下的华侨日报发行权,到名马评人一哥,介绍我认识,潘怀伟老师。得尔老师,找我一起,接管天天日报,更有幸参与期间,天天日报销量超逾26万多份的发行,这是第一起的高峰。在天天日报,因工作认识了,何国辉兄。从而接到了,壹传媒生意。人生有了,第二个更高峰。这样香港,所有传媒,都肯定我能力。由没有人及出版公司,认识我能力,到绝大多数,找我做生意。更有国际,猎头公司,找出版行政总裁时,都给我打电话,问我意见。我当时感觉,真是风流。

其后,这么多传媒机构,给我生意。最盛况时候,除了一至二间之外,差不多全香港,所有传媒机构,我们都有服务过。今天执笔,想起想起,真是荣幸,又好兴奋。

等吓等吓,过了两个多月,都不见华盛兄,介绍的运输公司,来开工,来接发行工作。当时紧张又八挂,问壹传媒兄弟,你们运输公司,几时来接管呀?答案是“好似价钱,谈来谈去,谈不拢。”

我想,单是发行一间壹传媒产品,尤其是台湾,就很难计到数。台湾生意比香港更难计,因为我的台湾公司从2000年开始,到2019年执笠。18年内,我从没在台湾发行公司,赚到一毛钱。

我心想,肥佬黎,真利害。可以不要面子,要银纸。这个老板,好犀利超超犀利 。可能为了银纸,计唔掂数,暂时不炒我鱿鱼?这种行为与他的著作,表里合一。面子,不是成本。但是我又怎样,打圆场,可以令他,易有下台阶呢?

小强

** 博客文章文责自负,不代表本公司立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