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监警会国际专家小组害你还是爱你

监警会国际专家小组最近有成员声言“劈砲”,不再处理因修例风波触发示威的报告,对准备在明年初提交首阶段报告的《独立监察警方处理投诉委员会》(监警会)做成一定冲击。

尽管表面上是害苦了监警会,但却为监警会制造强而有力的落台阶,争取更多资源和时间再作进一步调查。

早在专家小组发表“劈砲”声明全文之前,便已曾在11月初发表声明,指监警会在架构上有限制,欠缺足够权力和独立调查能力,难以建立具有条理及代表性的证据,而且以现时示威的规模而言,监警会现阶段根本不足以就事态发展提供具有决定性的建议,改善警队的行事政策。

在上周又有外国报导指,国际专家小组“劈砲”声明,指评估现时监警会搜集的资料和分析,认为监警会严重欠缺权力及独立调查的能力。考虑到现时事件的规模及复杂性,最少要增加监警会的调查权力,才能初步满足公众的标准,所以五名专家决定退出。

有关言论,其实都是重复上月声明的内容,强调以现时示威的规模及复杂性,监警会没有足够资源、权力和能力处理。专家小组声言离开,反对派便大做文章,批评是对特区政府的不满。

监警会主席梁定邦。资料图片

监警会主席梁定邦。资料图片

然而,从另一个角度看,监警会主席梁定邦早已说明,同意专家小组的说法,监警会没有足够权力搜证。最近回应专家小组的退出声明时,他亦说,警监警会目前接获约500宗投诉,首份报告会基于事实,提供一个“大场景”,令公众明白投诉内容,但并不包含太多建议及主观看法。

按梁定邦的说法,已可以估计,监警会已预期,公众不会接受首份报告,专家小组的批评,正好成为他们的“挡箭牌”,没有强力的后盾,以他们的权力和资源,不单是处理投诉那么简单,更难以处理海量由公众提交的资料,包括视频等讯息。

单是一个监警会秘书处,及兼职的委员们,正如专家小组所言,在没有独立调查权力和足够资源之下,只是寻找事实,并核实事实真象,相信都有难度。

要满足外界的要求,要赋予监警会更多调查权力,便要修改《独立监察警方处理投诉委员会条例》,同时也可以争取更多时间,为进一步调查修例风波引发的事件铺路。或者至少要调拨更多资源,支持监警会的工作。这样对监警会而言,不一定是坏事。

Ariel

** 博客文章文责自负,不代表本公司立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