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嘉靖年“打行”猖獗 官府打击反遭暴动未能根绝

“打行”都是恶少、地痞无赖,恃强凌弱,敲诈勒索,无视官府。

明嘉靖三十八年(1559年),苏州展开一场声势浩大扫黑除恶行动,对象为当地“打行”,但这一行动却引发了大暴动。“打行”对于明代来说是新事物,成为明代一大社会治安问题,大臣朱国桢更在《皇明大事记》中,将“打行”与甘州兵变、大同兵变、南京兵变等并列为“大而新”的事件。

明仇英《清明上河图》局部 (网上图片)

据《苏州府志·卷一百四十五》载:“市井恶少,恃其拳勇,死党相结,名曰‘打行’”。“打行”即是一些恶少及地痞无赖,受雇于人,主要帮雇主摆平仇家。“打行”依仗着人多势众还自找财路,以斗殴寻舋为业,每天浪荡逞拳脚之勇,恃强凌弱,行抢诈骗,还多番向民众敲诈勒索,稍有不遂意就闹大。“打行”还会替人挨打-犯事者,如有钱就找打行,请人代为挨打,据指打一板两钱,计板收费。

在江南各地,要数苏州“打行”最为凶残,无恶不作,成为危害社会一股黑恶势力。朝廷为了打击“打行”歪风,调山东布政使翁大立以右副都御史巡抚应天、苏州诸府。翁大立为浙江余姚人,嘉靖十七年(1538年)的进士。上任伊始,翁大立就听到许多江南“打行”如何“威风”的传言,决意严肃整治。

明仇英《清明上河图》局部 (网上图片)

翁大立到任后,立即下文督催各府县官员速速搜捕,掀起“扫黑除恶大行动”。然而地方上却不作为,因为地方官员清楚苏州“打行”作恶已久,势力强大,不能惹。于是便拖了一些打行爪牙上报,草草了事。地方官目的很明显,希望翁大立能好交差。等过了风头后回复“正常”。

翁大立其后见行动收效甚微,就携家眷由南京前往苏州巡视,督促地方进一步加强打击。“打行”认为这样下去会影响“生计”,于是各“打行”联合密谋一次针对翁大立的行动-事先派人打探了翁大立行迹,打手埋伏,最终翁大立被赏了两个耳光后速逃。

明仇英《清明上河图》局部 (网上图片)

“打行”公然挑舋官府,翁大立极为愤怒,他赶到衙门召集各地方长官,誓要剿灭这伙凶徒。这次地方长官大既也怕影响仕途,借机讨好巡抚,这次官府动真章,动员几乎所有力量缉捕,一批批“打行”打手被捕,多县监狱人满为患。

面对政府大行动,苏州各“打行”很快便认为反击或许还有生路,商定计划暴动。各“打行”夜间聚集大批打手手持武器劫狱,被放出匪徒随即也加入了暴动队伍,“打行”队伍迅速扩大,直冲县衙,脚踏牌匾。衙门面对突如其来的混战,非为凶徒的对手,其中长洲县县令柳东伯被亲丁家人救出,但夫人却遭凶徒强暴。接着暴徒又烧掉县衙。

明仇英《清明上河图》局部,描绘城防机关和守卫 (网上图片)

同时,暴动蔓延至吴县、苏州。更一举攻破了翁大立的御史行辕。翁大立仓卒带妻儿跳墙逃走。暴徒闯入行辕,将之付诸一炬。之后苏州城防营以及苏州府署也遭打砸破坏,最终火光一片。天光后,“打行”暴徒不再恋战,按预定计划逃到太湖,做起湖上强盗。

消息传到京城,震惊朝廷。一帮乌合之众烧毁府衙、打杀官吏、奸淫命官家眷。嘉靖皇帝龙颜大怒,即命翁大立戴罪立功,剿灭贼匪,以绝后患。翁大立返回苏州,又从各地衙门调集精锐衙役兵丁,在附近各地地毯式搜捕,结果只抓了几十个,大多数暴乱分子早已逃之夭夭。

不久,翁大立因此事被革职。为祸一方的江南“打行”,到了明朝末年,遍布城乡,官府也无法管束。到了清代,在江南各地,仍可以看到“打行”恶少们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