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没有现代沐浴系统和肥皂 古人如何洗澡?

古人沐浴不易,更珍而重之。

中国历史文化源远流长,洗澡也是文化一部分,沐浴也有不少神话故事提及,如《山海经》的“羲和浴日”、“常羲浴月”及“帝俊在从渊沐浴”等:“从渊,舜之所浴也。”通过沐浴,能孕育日月星辰及太阳。

在现实中,古人喜爱洗澡,在那些没有自来水及肥皂等现代配备的年代,早在先秦,富裕人家已有三天一洗头,五天一沐浴的习惯。而秦始皇就经常在骊山沐浴,用的是天然骊山温泉水。到了汉代,朝廷甚至为官员设定“洗澡假”,东汉应劭《汉宫仪》载,“五日以假洗沐,亦曰休沐。”就是说官员上五天班后,能休假一天洗澡。汉朝首次为沐浴制定法定假日,可见如何重视沐浴。

网上图片

在现代,洗澡、沐浴成为生活中最为平常的一部分。然而,沐浴在古代却被视为一件礼仪大事,甚至还被纳入“孝”的一部分。早于西周,王朝对待“沐浴”最为虔诚,为沐浴增加许多新功能,例如祭祀和朝见天子前必须“沐浴净身”,以示内心洁净虔诚。史载,西周时期每逢重大祭祀活动,先要进行两次斋戒:祭前十日或三日,叫“戒”,祭前三日或一日,叫做“宿”,均有专职官员主持。除沐浴更衣,还必须屏息一切活动,以防“失正”、“散思”。沐浴被赋与成礼仪一部分,古人更发现它对人体健康有实际效用,《黄帝内经·素问》:“其有邪者,渍形以为汗。”,即是用热水洗浴能预防疾病,具有保健作用。

明代仇英《贵妃出浴图》(网上图片)

沐浴历经魏晋和盛唐时期继续发展,甚至有君主因喜欢洗澡而著书立说,为南朝梁简文帝萧纲的《沐浴经》,可惜已散佚。唐玄宗与杨贵妃爱华清池沐浴,妇孺皆知。到了宋代沐浴文化更高度发展,真正意义上的公共沐浴场所普及。在《清明上河图》上就可见公共澡堂。在宋代诗词中也有很多有关描述,大文豪苏东坡更喜爱沐浴,《如梦令·水垢何曾相受》:“水垢何曾相受,细看两俱无有,寄语揩背人,尽日劳君挥肘……”相反他的政敌王安石就不好洗沐,身上长蝨,史上出了名。好友吴充为改变他不良习惯,决定与韩维一起组成“冲凉会”,定期去公共浴堂沐浴更衣。王安石一改旧习,个人卫生有了很大的改善。

《清明上河图》中的公共澡堂 (网上图片)

公共澡堂在明清更得到长足发展,明清洗浴业十分发达,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使得商人在澡堂边泡澡边聊天谈生意等成为时尚。

古代没有现代香皂,但有有智慧与办法。他们一般用淘米水、皂荚、肥皂团(动物脂肪)加上一些香料、皂角等天然材料制作类似于今天的香皂。它们纯天然,更有益健康。另一方面,古代没有自来水及现代淋浴系统,不同阶层洗澡方式也不一样:稍微富裕的人家会用木桶洗澡,用水舀或木盆盛水往身上倒;大户人家或皇宫,洗澡用工具更刁钻,甚至有原始沐浴系统,有类似水龙头或者喷头东西。

清代的公共浴场 (网上图片)

在夏季,尤其是华南地区,古人直接到山涧或河里洗澡。至于在蒙古高原和东北地区,当地人并不习惯洗澡,甚至终年不洗澡。

古代生产水平低下,在蒙古高原水成为珍贵资源,有时只能一年洗一次,特别是在极端缺水之地,据说当地人一生只洗三次澡,出生、结婚、死后下葬前,皆因蒙古人太珍视水,视之为纯洁神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