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丰臣秀吉出兵朝鲜 努尔哈赤主动援朝多番遭拒

外患,朝鲜敏感度比明朝为高。

明朝万历二十年(公元1592年),日本太阁丰臣秀吉出兵15万,渡海征讨朝鲜,是为“壬辰战争”。朝鲜由于长期的朋党之争致军备废弛,根本无力抵抗,日军很快席卷整个朝鲜半岛。朝鲜宣祖李昖逃到鸭绿江的义州,向明朝求援。

丰臣秀吉坐像 (网上图片)

明朝派大将李如松率军援朝,明军先后与多次击退日军,挫其锐气。可是,日军数量很多,又长年作战,战斗力惊人,相反明军在一系列战斗后陷入疲惫,朝鲜军队更不堪一击。在明军与朝鲜军之外,有另一方主动建议出兵朝鲜抗日-努尔哈赤。

努尔哈赤当时基本统一建州女真,人强马壮,但他还是明朝册封的建州左卫都督、龙虎将军,还未反明。努尔哈赤非常恭顺明朝,多次亲往北京朝贡,所以明朝对他的印像很好。

壬辰战争爆发后,努尔哈赤得到消息,他的驻地与朝鲜相邻,于是努尔哈赤直接上书明朝兵部尚书,主动率军赶朝参战。明朝朝廷对此非常欢迎,不过朝鲜君臣非不高兴,反而惊恐万分,据《李朝实录》记载:“有建州卫老乙可赤(即努尔哈赤)来救之言。若然,则我国灭亡矣。”

描绘日军在釜山登陆情形的朝鲜画卷 (网上图片)

然而,他们认为努尔哈赤出兵朝鲜,名为援助,实有所图,朝鲜户曹判书李诚中建议,“老乙可赤出来之事,不可不速拒。”结果,朝鲜宣祖上书万历皇帝,表示不愿意接受努尔哈赤的援兵。

可是,努尔哈赤并不甘心,他趁到明朝朝贡时,以“今朝鲜既被倭奴侵夺,日后必犯建州”为由,提出“原有马兵三四万、步兵四五万,皆精勇惯战……待严冬冰合,即便渡江征杀倭奴,报效皇朝”朝鲜君臣闻讯后更恐慌,赶紧接连上书,陈述自己与女真有积怨,认为女真军队一旦进入朝鲜,则“先墓不保,忧愤成疾,益无以自效。”

日人屏风描绘朝鲜与日本海战图 (网上图片)

由于朝鲜方面态度坚决,明朝也只得拒绝努尔哈赤的要求。不过很快三方议和失败,再度爆发战争。万历二十六年(公元1598年),努尔哈赤致书明朝总督邢玠,表示愿意亲率两万军队,入朝支援明军。邢玠对此表示欢迎,然而又一次遭到朝鲜方面的强烈抵制,朝鲜官员梁布政以若许鞑子征倭,则天朝兵马多少,朝鲜兵强弱,山川险易,无不详知,所关非细,决难听从”的理由加以拒绝。

总督邢玠对此非常不解,事后他与朝鲜方面负责接洽事务的官员李元翼交谈,曾论及此事。李元翼解释道:“此亦一倭子也,调鞑子而杀倭子,是又添一倭也。小邦闻之,不胜惊骇,岂有肯许之理乎!”

也就是说,在朝鲜君臣看来,努尔哈赤和丰臣秀吉一样,况且他们和女真一直存在积怨,多次发生边境冲突(壬辰战争期间,女真族确实有“趁火打劫”,但被朝鲜击退)。一旦努尔哈赤入朝,他可能会借此了解朝鲜虚实,甚至遭他们控制。因此,朝鲜君臣才感恐慌,一致拒绝努尔哈赤出兵请求。

朝鲜描绘“北关大捷”,为壬辰战争期间,朝鲜军队抗击日本侵略及北方女真族入侵的战争 (网上图片)

其实努尔哈赤请求出兵的目的很多,一方面以此继续向明朝表示忠心,然后扩展自己的实力,另一方面他还可以借机了解朝鲜境内情况,以及明朝军队、朝鲜军队的战斗力。努尔哈赤有野心,朝鲜较为敏感,早已察觉,而明朝对此依然蒙在鼓里。二十年后,也就是万历四十六年(公元1618年),建国称汗后的努尔哈赤七大恨誓师,正式剑指明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