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香港智者太少

香港的暴力示威活动最近略为收敛,有外地朋友问我原因为何。我估主要有两方面的因素。第一是台湾的总统选举结束,外力搞乱香港以捞取政治利益的动机略减;第二是警队新一哥邓炳强上场,在理大事件中,围捕了过千示威者,对打击暴力示威收到一定的效果。

在这场超过半年的暴力示威中,警方拘捕了超过7000人,虽然暂时未有标志性的个案审结,但据悉只有百多人重复犯案再被警方拘捕。由于重复犯案的数字如此低,显示拘捕行动有很大的阻吓作用。曾被捕者就算再走出来示威,再不敢冲在前线做违法的事情。单从这个数字可以证明,暴乱在6月爆发之初,政府对暴力示威者采取容让的态度,警察采取只驱散不拘捕的做法,客观上鼓励了暴力示威。

但我对外地朋友说,香港的暴力示威虽然稍为平静,但千万不要以为香港已经“康复”,因为超过半年的暴力示威,已令香港病根深种,以后一有机会便会复发。其中关键是很多假消息已经深深植入反对者的脑中,例如他们深信8.31警方在太子站内打死了六个人,网上言之凿凿,说太子站死者的百多名家属亦都被警方杀人灭口,接着每逢有自杀的案件,都被网上渲染为“黑警杀人”。民调显示香港有48%的人相信警察在太子站杀人,只有29%的人不相信。那48%深信“黑警杀人”的市民,自然对警察非常仇视,遂成为这些人参与往后的各种政治行动的重要驱动因素。

政府面对“太子站警察杀人”这些虚假消息,过去基本上是采取一个“你睇我唔到”的态度,只让警队孤军作战去澄清。早于去年7月,我已向政府反映了这个问题,认为政府应该针对虚假消息,即时大力澄清,以免假消息影响了市民的思想。但当时有政府高官私下说:“谣言止于智者,政府不断恶形恶相地出来澄清,反而会激起民愤,谣言很快便会过去,低调处理会更好。”我听完这个讲法,即时有“跌在地上”的感觉,觉得政府有这种鸵鸟心态,整体社会必受其害。

谣言的确会止于智者,可惜香港智者太少。政府高官这种心态,背后有害怕“枪打出头鸟”的担忧,怕高调出来澄清,自己成为众矢之的,令民望受损。另外他们也是延续平日和平时候的心态,不知香港已经变成战场。

如果相信假消息的人不多,而政府却高调澄清,确实有无事生非、惹人注目的反效果。但过去几个月香港陷入战争状态,假消息疯传,背后有人存心散播,主题又集中于仇警这个焦点上,在公众之间形成一种“黑警杀人”的深刻印象,政府当时无全力澄清,已造成严重后果,包括激发更加多示威者自以为正义对抗“杀人黑警”,并在11月24日的区议会选举中投下抗议票。假新闻,造出真政治后果。

在这个“后真相”的时代,假消息对政治产生重大影响,举世皆然。据美国网媒BuzzFeed对2016年美国总统选举的调查,发现在选举前的最后三个月,Facebook流量最高的20篇有关虚假的选举报道,当中有17篇都是亲特朗普的。另外,德国霍恩海姆大学的研究成果,极右翼人士特别偏好转载假新闻。

在新一届区议会中,18个区有17个由反对派控制。按政府高官过去的思维,都会避开冲突场面,尽量不会去区议会。不过,警队新一哥邓炳强却反其道而行,周四披甲上阵,出席中西区区议会,并大力反驳民主党区议会主席郑丽琼对警察强奸示威者的指控,并强调会循报假案的方式侦查案件。邓炳强不怕咒骂,落区打仗,目的就是要澄清谣言。

若一个社会以假为真,群众相信假消息激进行事,这个社会不会有前途。 谣言不能止于智者,因为智者太少。

卢永雄

卢永雄

** 博客文章文责自负,不代表本公司立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