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沙士”超级播毒者前车可鉴

在武汉发现的新型冠状病毒疫情来势汹汹,确认人传人之后警戒级别急速提升。以中国传染病学权威钟南山为首、包括港大微生物学教授袁国勇的一个专家组,周二抵达武汉了解疫情和提出防疫的指导建议。

从钟南山教授的汇报,可以总结出这次的新型冠状病毒的传播情况。第一,已确定病毒可以人传人,原因是已有15名医护人员受到感染,其中一名危殆;第二,疫情扩散但未至失控。截至周二,中国境内有224个确诊病例,另有4个在越南、泰国和韩国,相信主要是由来自武汉的游客传播;第三,专家认为关键是要防止出现“超级播毒者”。对付这场防疫战争,要早发现、早诊断、早治疗和早隔离,是最基本和最有效的方法。

内地戒备快速提升,武汉已停止组织旅行团外出,另外,任何人若瞒报新型流感可被严厉罚款15万元。内地农历年前是春运高峰,如何在数亿人流流动时防止疫症散播,是极富挑战性的难题。

2003年的“沙士事件”,香港亲历其境,经历惨痛教训。在2003年5月“沙士”在香港大爆发之前的半年,2002年11月,“沙士”开始在广东顺德爆发。我有一位朋友的母亲是广州中山医院的前任院长,当年12月朋友告诉我,广州出现不明情况的肺炎,搞到当地的医院逼爆,那时并未确认是什么类型病毒,怀疑是一种新型的“退伍军人症”病毒(一种通常通过通风系统水雾传播的病毒)。

2002年的12月,我在报章写了一篇头版头条的独家故事,首次讲述广州出现不明的肺炎,医院爆满。可惜的是,这篇独家报导未有引起社会太大的重视。结果5个多月之后,“沙士”在香港大爆发,而关键在于一名“超级播毒者”。

这名播毒者是广州中山大学附属第二医院的退休教授刘剑伦,他在参加抗疫工作时受到感染,出现肺炎病征,服药之后情况有好转。他在2003年2月21日,带同妻子来港参加外甥的婚宴(有一说他想顺道来港就医),他入住京华国际酒店。病毒透过酒店的冷气系统,传播到其他房间的5名酒店住客。这些住客其后回到去多伦多、温哥华、新加坡等地之后再传播给其他人,疫情全球扩散。

刘剑伦在入住酒店的第二天,病情恶化,走到广华医院急症室求诊,随即被送入深切治疗病房。广华医院的防控做得较好,并没有大爆发。但一名与刘剑伦同居于京华酒店的26岁男子,后来就成为威院爆发的源头。

假如当年一早对沙士疫情有认识,在口岸加强防疫检控,由于刘剑伦过关时已发烧,有机会被发现就直送医院,避免了京华酒店的感染过程,可以阻止病毒在社区爆发。

如今针对武汉的疫情,钟南山等五位专家认为,要控制出现这类“超级播毒者”,以免造成大规模感染。

看这次武汉肺炎的爆发状况而言,从发现到现在,大约历时一个月左右,若对比香港“沙士”的状况,大约是2002年12月,当年由于对这种新型的病毒毫无认识,恐怕亦有人瞒报,没有及时做隔离措施,才把病毒散播到世界各地。如今,疫情爆发了两个星期,便已确认了这种新型冠状病毒,虽然目前仍未有快速测试和特效药,但外界较了解情况,严加预防,对控制病毒的散播有很大的帮助。

对抗这次的疫情,关键第一是若发现感染个案,便要把病者与其他人隔离,避免病毒的散播;第二就是要大力加强口岸的检疫,避免让有发高烧的流感病人出入境,到处播毒。当然,个人也要足防护措施,例如勤洗手、有病要戴口罩、避免进食生肉等等。

遇到新型的疫症,千万不要“当无事”,武汉的疫症已出现人传人的状况,要做好疫情扩散的准备,从严处理,不能再让沙士的灾难重演。

卢永雄

卢永雄

** 博客文章文责自负,不代表本公司立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