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其他文章
设中央厨房培训工作态度 “星星堂”以耐心母爱助自闭症学员就业
upload_article_image

【香港逆行者】系列1:退休白衣天使重回前线 大危难无法放弃病人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已退休7年的陈姑娘决定重披白衣,对抗新型肺炎。

现时65岁的陈姑娘当年沙士时,便在现时处理隔离疫症病人的玛嘉烈医院,负责管理儿科的病房。她坦言,若非因为新型肺炎,即使旧同事请她“出山”帮忙,她都会婉拒。今次响应呼吁,只是有一个信念,前线有大危难的时候,无法袖手旁观,放弃病人,因为每位病人都把他们的生命托付给医护人员,绝对无理由离弃他们。

陈姑娘说, 前线有大危难的时候, 无法袖手旁观, 放弃病人, 所以退休也重披白衣上阵。(本网记者摄)

在渡过沙士一役生死关口,陈姑娘回想沙士时记忆犹新,当时无探病时间,医院外都水尽鹅飞,很少车会经过,严如死城,上下班也不分昼夜,深夜离开坐的士时,司机都怕接触她的金钱,着她放于胶盒之内,生怕受到沙士感染。

不过,当年的医护都是无畏无惧地进入“Dirty Zone”(感染区)工作,负责调派护士到不同区域工作的陈姑娘说,从来无人会质疑,为何被派到感染区,即使有人感到害怕,加以解释也愿意进入。

当年担任护士调配工作, 陈姑娘说, 从来无人会质疑,为何被派到感染区。(本网记者摄)

事实上,不同的医护只要有在ICU(深切治疗部)工作的经验,都被征召到这个重灾区工作,轮流负责内里的病人,而陈姑娘眼见自己也有经验,在欠缺人手之下,她也自原到深切治疗部工作。

然而其上司认为,她是负责调配人手,实不宜进入深切治疗部,所以陈姑娘虽然在感染区工作,最终也没有入重灾区。从来没有想过会否被感染沙士、甚至会犠牲的陈姑娘说,由于当年是不知名的病毒,大家不知如何处理,食饭时是面壁,人与人之间的交流减到最少。

重返玛嘉烈医院, 陈姑娘遇上当年沙士期间的战友, 如今战友又接受训练,准备入传染病中心照顾新型肺炎病人。(本网记者摄)

陈姑娘指,当时同事所想所思都是照顾好病人,整家医院装备充足,更有感染控制负责巡逻的护士,看看各人穿着装备、洗手等方法是否正确,确保不会影响病人。

为免家人受影响,陈姑娘说,妹妹煲汤给她都是坐在车上,隔着一只窗递给她以交收汤水。因为当时人人自危,担心把病菌带回家中,很多人会在家门前用漂白水毛巾,全身抺过,才会踏入家中。

自愿请缨走上抗疫路, 陈姑娘哥哥再三叮嘱要她已不是17年前沙士时的护士, 不要太拼命。(本网记者摄)

走过一个沙士的“死门关”,又想自投罗网照顾新型肺炎的病患者,她丈夫虽已离世管不了她,但陈姑娘的哥哥还是禁不住对她说:“不要太拼命,要尽量休息,沙士已经是17年前的事。”暗示陈姑娘已不再是当年年青力壮的白衣天使。

尽管不再年青,但救人的心依然如昔,陈姑娘相信,如今的装备及医学知识更胜从前,只要团结,香港人定能战胜疫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