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香港逆行者】系列3 朱姑娘:相士话我无咁早死

在沙士时她身处深切治疗部,不少同僚及病人相继倒下,朱姑娘一直屹立不倒。

当年对沙士一无所知,尽管家人不太担心朱姑娘的工作,但朋友总会“搞笑”地问候:“你死得未?”她总会回应:“相士话我无咁早死。”

凭借乐观和积极心态,朱姑娘走过沙士的死门关。(本网记者摄)

朱姑娘话自己又是“导游”、又是“补习老师”,向来积极乐观的她这样形容自己的工作。朱姑娘1998年在玛嘉烈医院毕业,在沙士时便担任“导游”,在沙士外科病房担任所谓“导游”,即安排床位分配工作,是抗疫之旅的导游;如今她是前线姑娘的心灵导师,为她们排难解纷的“补习老师”。

在沙士时期不容许探病,朱姑娘记得曾有一位很担忧、很害怕的病人,向她表示“谂到痴线”。朱姑娘明白病人的惊慌及担心,便捉着她的双手,答应她整晚会留守,会陪着她。她认为,只是一句说话,一个安慰的手势,都会令病人安心,所以她都把病患者当家人和朋友,不离不弃。

只是一句说话,一个安慰的手势,朱姑娘认为,都会令病人安心。(本网记者摄)

一位长期病患的婆婆在沙士病房离世,朱姑娘称,晚上只有3位同事上班,于是跟另一位负责康健服务的阿姐说,怕不怕只有两个人负责运送遗体时,那个阿姐二话不说:“你叫我做乜便估乜”,朱姑娘十分感动,即时想颁一个英雄奖给她。

而朱姑娘和阿姐也不是孤军作战,因为每一个在医院里工作的人,除医护、保安、甚至接载医护人员的小巴司机,都是一个团队,大家互相支持,默默耕耘,婆婆离世,沙士病房的外科部护士长,便令朱姑娘体会到团队的支持。

朱姑娘表示,不论是医护、阿姐、还是保安,大家都是一个团队,互相支持大家的工作。(本网记者摄)

心想少一个人有感染风险便少一个好,所以当婆婆去世时,朱姑娘向护士长说:“sister(护士长)我ok,顶得住”,谁知护士长却说:“咁点得,我来是support(支持)你,我们一起去”,朱姑娘心想:“我不是一个人,是一队team work(团队工作)。”

回到现实生活之中,这位“补习老师”除了是新众新毕业护士的心灵老师之外,在新冠肺炎之下,她亦负责教如何穿着PPE保护装备,原来要正确穿着一套保护装备要约20分钟,为免走到外边及去洗手间又再更换一套,所有医护都好“忍”得,以免浪费保护装备。

朱姑娘负责辅导新入职的护士,经常往返医院及教学楼。(本网记者摄)

穿戴正确正是保护医护的重要武器,所以这位补习老师经常都与新入职议士讲,只要按医院指引,做足防疫的控制,便不用担忧,她便是以过来人,个人经验向护士们作讲解。

她说,新入行的白衣天使都很有能力,很有创意,只是有时不太爱与上司沟通,对医院为何实施一些措施,亦不理解,也不查问,可能因此而产生不同的误解。她便充作桥梁,向她们讲解,也会向管理层反映她们的意见。

朱姑娘相信,只要不分彼此,互相关怀,团结一致,定能战胜今次疫症。(本网记者摄)

朱姑娘相信,只要不分彼此,互相关怀,团结一致,才能战胜令次疫症,只要大家齐心,位位都是英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