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其他文章
设中央厨房培训工作态度 “星星堂”以耐心母爱助自闭症学员就业
upload_article_image

【香港逆行者】糸列4 张医生:天职太伟大化 只想医好病人

抗疫路迂回难行,张医生(化名)认为,若能一条心,自可专心抗疫。

能医不自医,医生也可感染新冠肺炎,一样有机会殉职。非常贴地、担任急症室工作的张医生坦言:“每一个人都会怕死,都是一个正常人,只要做到保护措施,也不担心感染。”

抗疫路迂回难行,张医生认为,大家若能一条心,自可专心抗疫。(本网记者摄)

张医生形容这只是他人生的看法及专业精神,仿如消防员要入火场,怕便不要做消防员;警员捉贼也有受偒危险,怕便不要做了,而医生的使命是救人,自然也有机会被感染,最重要是做足保护措施,努力做好救人工作。

他不想以“天职”来形容其职业,因为太伟大化,“我不是医好国家,是医好病人,本着初心医好病人。”而在急症室工作,他说,如今第一件事是要考虑病人有否新冠肺炎,才可以保护病人和医护人员。

张医生认为,以天职来形容其工作是太伟大化,他只想医好病人。(本网记者摄)

犹记得实习时遇上沙士,张医生说,当年好混乱,也没有警觉性,不知疫情如何处理,有时更掉以轻心,就连保护衣也没有太多,也无配戴外科口罩,更遑论N95。他指,初时确实很惶恐,不过,即使有前线医护人员“中招”而失去生命,但都是万众一心抗疫。

相比如今的新冠肺炎,张医生说,沙士好可怕,“中招”便很快病逝,新冠肺炎仍有待观察,但有了沙士经验,在抗疫、配套各方面都较以往好,市民的抗疫意识也更强,个人并不觉得可怕。

张医生唯一最担心是自己感染家人。(本网记者摄)

他又补充:“这个世界永远不会百分百保证,如果受感染我会不会担心,因为我暂时见到疫情情况……就算我真的受到感染,可能我都不会说很担心。”

不过,张医生唯一最担心是自己感染家人,由于仍未完全掌握疫情,而“隐型病人”未有征状都有传染性,只怕在不知情下触摸到病毒带回家中,感染家人,定令到自己极不高兴,感到内疚,但有时也不能想太多,忧虑太多。

张医生在医院内有两双鞋,一双在医院穿,回家又换另一双,以确保家人安全。(本网记者摄)

如今张医生在医院有两双鞋,一双鞋专用来入高危区,一双以作更换,往返家中。他说,放工后会更换一套干净衣服,洗净双手换掉口罩,返家途中尽量避免接触其他人及东西,回家后会即时洗澡、更换衣物和洗手,最后才会与家人接触。

张医生甜丝丝地说,家人虽没有刻意表达什么,但知道很支持,对他是无微不致,好细心,经常有汤水侍候,又确保家里清洁,而且从来没有要求他离开公立医院,到私家医院工作。

张医生期望大家齐心抗疫, 战胜新冠肺炎疫症。(本网记者摄)

对新疫情不了解,民众都很徬徨,张医生说因为有很多不同的消息,有些哗众取竉,令到市民害怕和恐慌,四出囤积买厕纸买米,最终大家也买不了,甚至有些年纪轻没有经验的医护人员,都会恐慌。

要战胜这场疫症,张医生形容:“抗疫之路是迂回难行,大家不够一条心,令事件更复杂。”他希望大家一条心,不要太多分歧,互相指骂,要齐心,才可专心抗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