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瘟疫下的文明

新型肺炎病毒爆发大型疫情,我们需要加强卫生防疫知识,很多科普题材也要推广,重温历史更重要。1665-1666年,伦敦爆发一场夺走该市人口五分之一、共10万人的大瘟疫,不过,市长罗伦斯(Sir John Lawrence)没有选择当逃兵——不似最应留下来领导市民抗疫的英王查理二世,竟带同家人走出伦敦到牛津郡避疫——他以超凡的智慧和勇气,在整场瘟疫中,从零开始摸索并建立出一套危急疫控之策。当时只有少数品格高尚的医生、药剂师、宗教人士跟他一起抗疫,还有文职人员留下来作详细纪录,其中一位是《鲁滨逊漂流记》作者狄福的舅父。据悉,狄福1722年推出纪实小说《大疫年纪事》(A Journal of the Plague Year)是源自舅父当日抗疫的手稿。

酷似黑死病流行时穿戴的鸟嘴口罩,现成为欧洲嘉年华妆扮。(AP图片)

酷似黑死病流行时穿戴的鸟嘴口罩,现成为欧洲嘉年华面具。(AP图片)

小说值得重新发行。现在只能上网看到节录精华︰市长实行疫情通报、家居隔离、社区排查等措施,连出租马车夫都列入管制范围。马车夫运送传染病人之后,需安排到通风地方整休5到6天才可继续工作。市长还明令禁止聚众的娱乐节目、竞技比赛,连大吃大喝的活动也在被禁之列。

伦敦大瘟疫是人类文明的转捩点,罗伦斯市长开启现代卫生防疫制度,也教晓大家在疫情中如何应付棘手的问题,包括谣言与虚假消息散播、物资屯积和抢购、大量失业问题等。355年前伦敦抗疫情节跟今天的武汉一模一样,而伦敦市做得十分到位,值得我们学习。然而,伦敦比起武汉有一点不足之处,就是伦敦市长办不到封城这一步。连英王都要跑出去,区区市长也挡不住要逃亡的地主、商人和贵族。伦敦封不了城,其实大有可能把疫情迅速扩散出去,回顾14世纪那场横扫欧洲的黑死病,合共死了7500万人,可见封城对于抗疫是何等关键。

西方有过辉煌的抗疫史,为文明作出了贡献,不过,在中国封城抗疫之际,有欧美舆论批评我们的做法,说这是国家权威的表现,还表示中国人不出来上街抗议,是有点奇怪。其实只要上维基找找资料,都可以大概知道伦敦大瘟疫的情况,用心思考都知道封城防疫,不是中国标榜自我牺牲以换取世界感激的庸俗姿态。总的而言,西方论者对中国存在偏见问题不大,最怕是误导了世界防疫意识,让其他人走错路。

趁今次疫情,加强大家的卫生防疫知识,都是有益的。

黄秉华

** 博客文章文责自负,不代表本公司立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