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霍文逊醉心研疫苗 为“香港制造”出力

霍文逊期望港府支持本港研发。

霍文逊顶着霍英东之子与著名外科医生的衔头,早为公众熟悉,最近他在理大研究发布会上喊话,批评港府对研发“零”资助,更成为城中热话。原来他在多年前,已集合包括传染病专家袁国勇在内的本港精英,探求本地医疗健康问题的解决方案,研发疫苗、抗菌布、消毒机器人,甚至是抗癌药,但香港生产此路不通,他唯有移师深圳设厂。要在产品贴上“Made in China(中国制造)”,他纵有不甘,但慨叹深港两地的支援相差太远,唯有期望港府在新冠肺炎一役痛定思痛,支持本港研发,“否则下次流感大爆发,香港可能连疫苗都无!”

霍文逊最近在理大研究发布会上喊话,批评港府对研发“零”资助,更成为城中热话。资料图片

霍文逊身兼多职,他除了是澳门科技大学医学院院长,亦是尚至医疗集团主席,集团在中环核心地段租用15层商厦,18年成立时已是城中焦点。相比之下,他在13年成立铠耀生物医药科技,并担任公司主席一职,则较少获公众关注。

原本是外科医生的霍文逊,以外行人身分走入生物科技行业,正是不甘于“救人太少”,“我做外科手术,每次只可以帮一个人,但很多癌症病人来到见我的时候,已经做不到手术,亦有很多病人的需要,不是外科手术可以解决得到。”身为医生,他可以选择接受现实,救他救得到的人,但他决定走另一条路,为这些医学难题寻找解决方案,“与其等其他人,不如用我们的能力想办法解决。”

13年成立的铠耀生物医药科技,邀来不少有志从事研发的港人加入。 受访者提供

在思考解决方法之际,霍文逊在机缘巧合下,撮合袁国勇及抗癌药企Athenex主席刘耀南两位本港医学界猛人,结果欲罢不能,“他们两个构思了很多新念头,我的角色是组合不同的人才,实现他们的梦想。”

最近理大研发的全自动快速测试系统就是其中一例,霍文逊笑言研发概念是“将袁教授实验室入面的设备,放在一个盒入面”,并以自动化工序,避免人手接触病毒带来的感染风险,未来更可于诊所内,以大众化价钱使用。研究团队5年前曾申请政府创新科技基金,但他忆述申请过程“连见都未见过就失败”,无奈下只好寻求商界资助,过程艰辛,令原定2年完成的计画,延长至4年多才见成果,“原本想请更多人手,最后要靠几个人完成。”

最近新冠肺炎引发全城抢口罩,背后反映香港倚赖外国进口物资的做法,难以抵御疫症冲击。AP图片

快速测试系统得不到政府资助的原因已不可考,不过,霍文逊承认外国有类似的仪器,可同时检测十多种疾病,但不少疾病于华人身上罕见,“香港需要的是测试流感、肺结核、登隔热、冠状病毒的仪器,我想做一部符合东南亚地区需要,测试多种上呼吸道疾病的仪器。”

最近新冠肺炎引发全城抢口罩,背后反映香港倚赖外国进口物资的做法,难以抵御疫症冲击。霍文逊及袁国勇早在15年提倡香港建立疫苗生产厂房,正是预视流感大爆发随时发生,“美国法例列明,如果有流感大爆发,当地药厂制造的疫苗要给美国人优先使用,所以流感大爆发一旦发生,香港随时连疫苗都无,到时会死很多人。”

著名外科医生霍文逊近年醉心科研,期望为现有医学难题寻求解决方法。

事隔5年,疫苗厂的想法将会与快速测试系统一样,Made in China。霍文逊过程中看到深港两地对科研的支持,差天共地,“他们(深圳)见到产品已临近完成阶段,在找地方、设厂及资金上都有支持,疫苗厂有望最快半年后可以做到。”

既然是香港人的研发成果,霍文逊当然最想看到产品贴着“香港制造”四字,“但我至今未见到香港有大力支持,我们只可以用最快最容易的方法,达成我们的目标。”他直言在记者会高调提及此事,正是想强调香港拥有不少优秀科研人才。他以拍档刘耀南为例,其公司Athenex于美国上市,其中3名科学家所研发的6种抗癌药物,价值估计达10亿美元,“最重要的是,他们都是香港人,如果有政府支持,他们回到香港同样可以有发展。”

霍文逊忆述,昔日成立生物科技公司时,发现香港不少有心人跟他有同样想法,希望从事研发工作,“好多读生物科技的人,原本在药厂从事销售工作,听到香港有人想做药,减三成人工都愿意过来,他们跟我说,当年读生物科技,就是想做研发,他们很开心终于有香港人愿意做这件事。”

目前,霍文逊的研发方向,集中于传染病及癌症,前者包括喷鼻式流感疫苗、可为车厢消灭微菌病毒的自动消毒机器人,以及可多次清洗重用的杀菌医疗布料,解决公众对传染病的恐惧;至于癌症方面,团队正研发将化疗药物紫杉醇,由注射式改为口服,大大减低药物副作用,缓解病人的痛苦。

经历多年发展,霍文逊支持的多项科研项目陆续迎来收成期,谦称自己读书成绩平平、资质平庸的他,笑言自己最大的功劳是撮合不同有志之士,“我们的团队是正能量与正能量的人走在一起,说‘不’很容易,坚持下去才会见到成绩。”

与其等其他人,不如用我们的能力想办法解决。